大湾区新知

大湾区对港青还有吸引力吗?

资金和市场是受访的100名“北上”港青选择落户大湾区内地城市的最大理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提供)
资金和市场是受访的100名“北上”港青选择落户大湾区内地城市的最大理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提供)

字体大小:

在英国攻读半导体博士的卢晓枫在粤港澳大湾区接触到生鲜电商项目后,判断未来五至十年是进口水产行业的改革机遇,毅然辞掉香港的工作,到佛山试试身手。

在他看来,香港人的基因里有开创、拼搏的精神,而大湾区内地城市正是大家追求事业上升的机会所在,不妨跳离舒适圈挑战自我。

在深圳一家自动化生产机器人企业工作的郑嘉伟(23岁)有同感,当年在学校听了前海的宣讲后,决定到深圳试水:“在香港工作起薪开始会高些,但我更喜欢和小伙伴一起拼搏,一起成长,未来无限的感觉。”

另一边厢,在大陆求学的港青,不一定接受得了内地的“内卷”压力,扛不住回流返港。

华侨大学毕业后,90后甘宝(化名)过去数月在香港频投简历无回音,靠父母维持生计:“这不是愿不愿意‘捱’的问题,也不是政府给少少补贴就能提升港青的竞争力,对‘废青’来说大湾区梦只是发梦。” 

南方报业传媒采访100名“北上”港青

粤港澳大湾区对于年轻人来说,机遇和挑战并存。

港府2019年的一份民调显示,大多数受调者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有意愿走出香港,到其他地方生活的却只占很少数。年纪越轻,到内地大湾区城市生活的意愿越低。

该项民调进行时,香港尚在修例风波中,也经受着冠病疫情影响带来的经济冲击。

同一时空下,粤港澳大湾区在努力释放“北上”吸引力。目前,广东省已成立22间港澳青年创新创业基地,聚集600个港澳创业团队,雇员超过4000人。

冠病疫情全球爆发一年多后,随着国安法落实,香港政治环境趋向稳定,南方报业传媒集团采访了100名“北上”港青,从他们的故事中一窥他们在大湾区内地城市的真实就业、创业、求学和生活情况。

他们中有职业体育运动员,有互联网从业者,有影视行业的创业者,有需要每天照顾菜场、茶场的“新农夫”,也有设计师、律师、大学教授等,100人在100个产业中找到了各自的赛道。 

有政策有市场也要靠自身主动

创业成本、市场潜力和人才是创业者最关注的因素,“寻求生意拓展”“创业容易”“扶持政策多”是他们在采访中提到的高频词。

和香港更激烈的竞争及更大生活压力相比,在佛山开创意餐吧的香港拍档李国铭和叶伟俊说,内地城市给予创业者更大的空间和关怀。

在佛山,300至400平方米的近六位数铺租仅是香港的三分之一,但是佛山年轻人的消费水准感觉已超越香港同龄人。

大湾区较完备的供应链、制造业水准和优秀的人才,对在东莞从事扫地机器人研发的张峻彬来说是吸引人才和做产业转化的关键条件。 

在珠海做无人艇研发的张云飞直言,虽然港澳大学的科研前沿性很强,但本土产业支持不够:“大湾区刚好把科研和市场转化衔接起来,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当然,有了政策扶持和资源对接,自身努力同样不可忽视。

陈嘉瑞在临毕业时与六名港澳同学在广州共同成立影视公司,在广州创业基地的扶持下,慢慢从管理“小白”到业务拓展能手,打开政企市场,还有内地公安部门主动找他们合作,拍摄反贪反诈题材微电影。
 
大湾区“小”城市是一片蓝海

近年来,粤港澳大湾区加速交通基建,“一小时生活圈”焕发出更多活力。

东莞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之一,惠州拥有天然优良深水港,是重要的进出口口岸……除了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大湾区不少小城市受到港青青睐。

1999年在深圳创业、过去20多年定居内地城市的港人郑伯渠去年12月到肇庆后,有感这里是投资洼地,投资回报未来可期。

前年高铁开通后,从肇庆新区到香港九龙只需80分钟。港青梁鉴坤和唐震宇说,肇庆的交通非常便利,创业成本更低,市场潜力大,相信随着香港城、香港公开大学等配套相继落地,这里将吸引多多大型企业入驻。

香港理工大学工程学博士冯威棠初到江门创业时,既没产品实物也没模型样板,员工也没招聘到位,但是江门的博士后创新示范中心蓬江分中心很快把他和八家医院对接起来,其共享药盒项目入选“2018年度中国留学人员回国创业启动支持计划”。

如今,公司已获得200万元人民币(41万4800新元)天使投资,冯威棠还计划在珠三角和长三角推广服药系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