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个冠军是社交媒体带来的

字体大小:

来源:工人日报

作者:刘颖余

社交媒体不是天使,也不是恶魔,效用如何,完全取决于个人使用。用得好,就是锦上添花,用得不好,徒增烦恼和寂寞。

运动员的人生奋斗,归根到底是要靠艰苦和科学的训练,这世上没有一个冠军是社交媒体可以带来的。

36岁的朱挺大概不会想到,在自己的职业暮年,还能再“火”,而且是因为一张红牌。

因为在对山东队的中超比赛中踩踏宋龙,替补出场的朱挺只踢了5分钟,便被当值裁判请出了场。

红牌是足球比赛的一部分,几乎没有哪个足球运动员职业生涯与其绝缘。问题是,得完红牌后,倔脾气的朱挺来了一大波操作,迅速把自己推向舆论漩涡。

急了眼的朱挺本能选择了社交媒体,他连发两篇微博,以证清白,“我跟宋龙道歉,不小心踩到他了,如果这球我一点点心思是故意要去伤害宋龙,我现在父亲还在医院准备手术,一定出事…… ”“我不删,我觉得自己如果这个委屈也受,大不了我退了(退役)……你们这些脏嘴,也是嚯嚯足球的一群脏人,你们赢了今天躲不过明天! ”

总而言之委屈得很,甚至不惜以老父亲的安危发毒咒,以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相要挟,可惜的是,效果都不好。

大多数球迷并不买账,说他“太狠了”算客气的,有人干脆斥之“荒唐”,责之“不孝”。至于说大不了退役的话,更像是一种无力的“撒娇”。有球迷就说,没多少人会在意一个36岁的球员是否继续踢下去。

我相信朱挺是真诚的,他可能也是逼急了,不知道如何自证清白。但他的“危机公关”显然糟糕透顶,疯狂攻击所有批评他的人为“脏人”,更是败笔中的败笔。

事后球迷的反应和足协的迅速处罚(追加停赛3场,罚款3万元),都说明了一切。

另一方面,我其实也佩服朱挺的坚持。去年一年没比赛,他始终坚持训练,很多球迷看到他在大连海边默默跑步。本场比赛,他可能是太想表现自己了,以致失去了理智和平常心。

其实,朱挺并非泛泛之辈。2005年,他曾代表国青队参加土耳其世青赛,并有过漂亮进球;2008年他入选国奥参加过北京奥运会……但朱挺能力不错,脾气也不小,在国青和国奥,他都有红牌记录。在俱乐部层面,有人统计,朱挺仅因为红牌禁赛就累计达到19场,一共被罚了11万元。

翻出这些陈年旧账,不是跟朱挺过不去。我想,他一定是想赢球的,想好好踢球的,否则他也不会那么坚持。某种程度上,朱挺也是孤独的,除了借助社交媒体,他似乎没有别的出口。

生长在一个社交媒体蓬勃发展的年代,如今的运动员们是幸运的。社交媒体让他们有了个性表达的机会,也让他们的人生有了更多可能。傅园慧在里约奥运会一金未得,却照样能成为网红,这在没有社交媒体的年代,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社交媒体是一把双刃剑。过度沉迷其中,有时也会加重运动员的焦虑。网络舆论形成的压力,公众对于某些恶趣味的追捧,均有可能影响运动员的心态。

最新科学研究报告指出,每天用社交媒体超过2个小时,会使一个人的社会隔离感增加一倍。

这并不奇怪,世事多半如此:身边越热闹,内心越孤独。选择越多,你越不能做出正确选择。

还记得那个自称姓“嚣张的张”的张国伟吗?他就是一个社交媒体狂热的爱好者,2016年6月18日至8月18日两个月时间里,张国伟竟然发了126条微博,可是这并不能带给他什么。里约奥运会他连决赛都没进,后来早早就退役了。耿直的队友胡麟鹏认为是社交媒体害了他,并非没有一点道理。

社交媒体不是天使,也不是恶魔,效用如何,完全取决于个人使用。用得好,就是锦上添花,用得不好,徒增烦恼和寂寞。

运动员的人生奋斗,归根到底是要靠艰苦和科学的训练,这世上没有一个冠军是社交媒体可以带来的。也千万不要说美国篮球巨星詹姆斯有多么热爱社交媒体,因为你终究不是詹姆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