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大龄男”致信市政府 呼唤社会正视职场年龄挤压

字体大小: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朱昌俊

如何看待不同年龄群体的价值,如何构建更开放的就业观、年龄观,这是值得全社会深思的问题,也关系到每个人的中年乃至老年的生活境况。

日前,一位48岁男子写给上海市政府的失业求助信引发热议。写信者王先生(化名)自称高学历,曾任职外企高管,但失业三年求职无门。

这则“失落大龄职场男”求职记,在网上引发较多关注,不只是因为他的高学历与“就业难”形成的反差,也更是因为中年人的职场失落,的确触发了不少人的共鸣。

按照目前社会的平均寿命以及老龄化水平,“4050”人员无论之于家庭,还是社会,都是绝对的中坚群体。他们的就业状况,关系到无数家庭的稳定,也攸关社会的就业质量和劳动力资源的利用效率。不过,这些年,无论是互联网人的“35岁危机”,还是公务员、事业单位招聘中显现的“35岁门槛”,都真实地反映出当前职场上的年龄“挤出效应”可能比以往更为剧烈。

年龄增大,在职场的劣势也逐渐显现,这种现象形成的背后有其必然性,可以说全球都是如此。但这并不意味着,年龄大就必然应该被淘汰,更何况目前的退休年龄也将延迟。就拿“35岁门槛 ”来说,它的形成与人口红利充裕下的社会年龄偏好有着直接关系。但在当前的社会年龄结构下,这种“约定俗成”的做法对于公平就业的阻碍其实越来越大。因此,像公务员、事业单位等招聘首先就应该带头减少年龄限制,增进就业市场对于不同年龄群体的包容性。

值得一提的是,在现实中,中年人的就业难问题似乎一直处于“低能见度”的状态。如我们日常的就业服务体系,也更侧重对高校毕业生、农民工等就业重点人群的帮助。我们似乎默认了年龄对人的淘汰,而中年群体可能也自觉承受了这种社会偏见而选择沉默或采取“降维”的方式应对。这样一种状况,置于老龄社会不断加深的背景下,的确需要予以重视与改善。它也应该是应对老龄化社会,必须要做好的准备之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