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女子运动比赛 为什么要管人家穿比基尼?

字体大小:

来源:译言

近日,挪威女子沙滩手球队由于选择穿短裤出赛而不是比基尼被罚款,消息一出,引发国际社会的愤怒和对性别歧视的指责。

紧身露肤的女性运动服是为了赛事营销吗?如何理解女性运动赛事中的男性凝视?媒体在其中又起到怎样推波助澜的作用?

01 女性运动服演变史

事实上,女性职业运动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见证了运动服逐步减少多余衣料的过程。在1900年奥运会上,奥运史上首批22位女运动员穿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长袖长裙——保持端庄得体必须摆在首位,能否追求卓越反而是其次。到了1912年奥运会,美国女游泳运动员甚至不被允许参赛,因为当时的丝质泳衣湿水后容易变透明,可能会暴露皮肤。

因此,在许多运动项目中,女性运动员的服装标准得以逐步改变,得以在追求流线型设计和更出色表现的过程中不畏裸露肌肤,不得不说是女性主义的胜利。(不过,运动服仍然存在明显的性别歧视,职业女子网球运动员必须穿裙子而不能穿短裤就是佐证。)但这并不能说明一切。今天的奥运会上,不同运动项目的对应服装种类繁多。紧身衣对于部分运动员来说可能是如虎添翼,对于其他运动员来说却可能是诸多不便。服饰更清凉的运动项目是不是就一定更吸引观众眼球?媒体乐此不疲地展示女性运动员穿着暴露地高速旋转,算不算性别歧视?

02 越是紧身,越是性别歧视?

针对媒体对紧身衣运动项目的关注,坊间有不同解释。有说法认为,运动服越繁复,器材越多,运动规则就越复杂,比如运动员从头武装到脚趾头的剑术项目,还有必须穿柔道服的柔道项目。也就是说,非专业观众难以对服饰繁杂的运动项目提起兴趣。

这种说法挺有意思,但经不起推敲——剑术项目如此深奥,也不及奥运体操规则繁复。服装是否简洁与规则是否复杂无关。表面上看,女性运动员穿着紧身服装的竞技项目更受欢迎,田径运动就吸引了大量观众,也获得了媒体最广泛的报道。然而,实情要更为微妙一些。针对女性体育项目的报道不仅仅是为了迎合男性的目光,更是糅和了对女性特质、攻击性以及女性身体的潜在观念。

03 媒体报道女性运动员的双重标准

一个必须承认的事实是,即使是同样穿着贴身运动服的女性运动员,体育媒体也倾向于关注其中体型更窈窕的运动项目。举重冠军穿着的也是紧身连体衣,但鲜少能像排球运动员那样登上头版。两者都是才华横溢的运动员,媒体却默认观众更青睐女性特质更突出的类型。

对女性特质的青睐也影响到我们对女性运动员行为的认可。关注女子体育的人都深知,女性体育冠军可以获胜,但不能显得“太男性化”,否则就会受到谴责,甚至会被质疑性别。2015年就有男网友评论称小威廉姆斯看起来“像个男人”,幸好JK罗琳挺身而出反呛男网友。2016里约奥运会,《华盛顿邮报》将游泳选手凯蒂·莱德基横扫千军的现象级胜利归因为她“像个男人一样游泳”,将去性别化带入奥运会舆论场。女性运动员一旦在性别范畴内取得耀眼成绩,就必然惹恼男性至上主义。这是一种男性视角的心理困境。迈克尔·菲尔普斯赛前准备时一副圣诞怪杰的模样也没关系,但女运动员就必须时刻保持优雅。里约奥运会上,游泳选手莉莉·金战胜曾因兴奋剂问题被禁赛的俄罗斯选手尤利娅•埃菲莫娃,其后发表的感言就被打上“挖苦”“揶揄”“呛声”的标签。美国媒体最后没有咬住莉莉·金不放,是因为在兴奋剂问题上大家拥有潜在一致的是非观念,但若是在另一个语境下,媒体不见得会对她宽容。

顶尖运动员要保持竞争力,就必须具备心理上的攻击性,这放在女性运动员身上却成为了备受鄙夷的攻击对象。格外刺耳的是,里约奥运会上,媒体盛赞获得金牌的美国体操队“看起来就像在购物中心闲逛”,只字不提她们的专注和狠劲。

04 女性厮杀不会出现在电视上

非常有趣的是,美国曾在里约奥运会前对1,000多名成年人进行民意调查,发现他们最感兴趣的体育项目并非一对一的金牌争夺赛。我们将奥运会运动项目分为两类:一类是团队或个人在比赛中以身体接触的方式进行对决,如篮球或水球;另一类是运动员独立作赛,不进行技术上的互动的,如游泳、体操、田径或跳水。

美国观众喜欢看的是非对决性的项目,最感兴趣的是体操,其次是游泳、划船等水上运动以及田径赛。至于对决性项目,最受关注的是排球。这种兴趣的分类很有意思。对决性运动可能场面较混乱,也不易随时关注。相比之下,在非对决性项目中,观众更容易关注到心仪的选手并为其打气。但其中似乎还隐含了另一个问题——女性公开对决的比赛项目并不受欢迎。运动员之间的接触越多,观众的兴趣就越低。七人橄榄球就在民调中垫底,仅比柔道等格斗项目高分一点点。

这表明,在媒体和性别预期的影响下,女性运动员之间的近身肉搏在屏幕上不受待见。赛事可以进行,但观众似乎压根不想看,即使看也是看排球赛这种展示女性身体线条的项目。

05 底线

我们似乎都愿意看到女性运动员卓越拔群,却不愿意看到她们在比赛过程中厮杀——“那太不淑女了!”媒体可以辩称自己只是“给观众看他们想看的东西”,但观众对女性运动员和比赛项目的期待是一项复杂的议题,而其中媒体的影响不容小觑。媒体对女性运动员身上“女性化”特质的标榜会对我们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对那些不符合个钟特质的女性运动员来说更是是巨大的伤害。

若只关注那些展现女性身体的体育项目,将忽视运动的多样性和女性追求卓越的可能性。换句话说,女子体操很好看,但你也可以考虑看看柔道。

原文链接:https://www.bustle.com/articles/177855-is-the-focus-on-body-baring-sports-at-the-olympics-sexist (有删节)

原作者:JR Thorpe

译者:Claire

译言原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