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课 其他国家的孩子们在玩什么?

字体大小: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中国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双减”)政策落地之后的首个新学期刚刚拉开帷幕,各地教育主管部门都在督促中小学秋季学期全面落实“双减”政策。在全社会都对“双减”政策高度认可的大背景下,“西洋镜”从上周开始推出系列版面,分三期约各国家长聚焦国外中小学课业学习、课外活动,以及托管服务三个最受关注的热点话题撰文,介绍各国在教育“减负”道路上的积极探索,以开眼界、拓视野、启思路。此为系列之二。

瑞士

课外活动只是让孩子傻玩

贾淑芬

瑞士人对在户外活动有“执念”,只要天气好,孩子就会被父母“发配”到外面玩

入秋之前,瑞士迎来最后几天的炎夏。我居住的安静小村,一天有三个热闹的时段,都跟学校的时间段契合。早上上学、中午学校午休这两个时间大家都匆匆忙忙,直到下午3点半放学到晚饭之间这段时间,整个村子都会变得热闹起来。孩子们在外面玩耍,爸爸妈妈们带着孩子到超市采购,带小小孩的家长在村里的沙坑和儿童游乐设施旁和其他家长社交,孩子们在村里的图书馆阅读、上网,或者在运动场上参加各种球类运动训练,路上也有背着乐器去上课的孩子。老人院的老人也出来喝咖啡、散步,或者坐在游乐场旁边看着孩子们玩闹。社区气氛温暖又舒服。

在瑞士,孩子们放学以后基本是轻松的自由活动时间,很多孩子都没有参加固定的有组织的课外活动或者课程,只是和朋友约着一起玩——这个玩是真正的玩耍。瑞士人对在户外活动有“执念”,只要天气好,孩子就会被父母“发配”到外面玩,不管是下河游泳、挖沙爬树、到球场蹦蹦跳跳、骑自行车和踩滑板都可以。到了外面,孩子自然而然主要以肢体运动为主。只要是孩子发脾气心情不好,瑞士家长的第一个反应经常是“今天没有足够的室外活动”。

除了漫无目的的疯玩之外,热爱体育运动的瑞士人最喜欢参与的课外活动就是体育俱乐部的训练了。瑞士人觉得体育是训练钢铁意志和竞争意识的最佳途径,基本上孩子参加的体育课程都比较经济实惠。指导训练的老师和教练有很多是义务的体育爱好者,不少俱乐部也有财政补贴,伯尔尼市还为市民提供了几十个不同项目的免费体育课程。孩子们如果加入俱乐部,只需支付年费,每周可以参加一次课程,也可以多次训练。但是一般来说,就算是天天都有训练机会,孩子们也不会每天都去,因为普通孩子把玩看得更重要,只有特别有天赋的孩子才会经常训练或者去参加专业的比赛。

体育运动之外,音乐是课外学习的另一个热门选项。瑞士基本每个行政区都有对口的本地公立音乐学校,这些音乐学校得到当地教育单位的补贴,学费相对低廉(是私人课程的三到五折),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学费还可以更优惠。如果是一个多子女低收入家庭,学习乐器基本可以免费。一般这些音乐学校提供的是乐器的一对一或者两三个学生的课程,授课地点就在本村或者学校里,孩子们不用长途跋涉去上课。如果本村音乐学校不能提供某种乐器课程,孩子需要跨行政区去学习,就需要提供本地音乐学校的证明信,但孩子跨行政区学习可以得到学费折扣。瑞士孩子学习乐器不用考级考证,主要是陶冶情操为主。老师规定的练习时间是每天5到15分钟,每年一次的公开表演也都是很随便的,穿着平时的服装,演奏的也不是复杂的曲目。

视觉艺术的课程选择相对比体育和音乐要少,一般是博物馆、美术馆的家庭活动日,或者是艺校的青少年课程。这些公共机构提供的课程价格相对低廉,但是可能需要孩子到较远的地方去上课。

瑞士有四分之一的婚姻是跨国婚姻,再加上有一些居民是外来移民,不少孩子都有外籍家长,所以母语语言班也是各州给孩子们提供补助的课外课程,鼓励孩子们除了学校提供的德语、法语课程之外,学习自己家长的母语听说读写。这些母语学习成绩会登记进入学校成绩单,作为升学时学生学习能力的参考指标。

在所有的课外学习课程中,成本最高的要算是舞蹈和形体类,学习舞蹈特别是芭蕾舞之类的课程需要投入很多的时间和金钱。在芭蕾舞学校主要是女孩子比较多,但完全瑞士裔的孩子比例很少,主要是来自日本裔、俄罗斯裔、华裔和犹太裔这些相对“刻苦”家庭的女孩们。在瑞士,课外活动一般只是让孩子傻玩,学习体育、音乐、美术既不是训练能力或才艺,也没有阶层跃升的目的,主要为了开心和社交。但是也有少部分例外,相对来说,芭蕾舞童父母算是瑞士最累、投入最多、期待也最严苛的“虎妈”族群了。

加拿大

32%的家庭借钱支付课外活动成本

方也

加拿大才艺兴趣班种类繁多,有烹饪、急救、缝纫、庭院种植、织毛衣等诸多生活技能类,孩子们有充分机会发现兴趣和天赋所在

加拿大的教育理念是全面发展,课外活动被看作是孩子成长的重要组成部分。很多教育专家指出,课堂以外的兴趣爱好,不仅可以培养孩子对世界的好奇心,激发创新能力,还可以锻炼社交能力,增强对社会的认同感和幸福感,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

无论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基本上都是早上8点半或者9点上学,下午3点左右放学。由于功课负担不重,孩子们的很多时间都是在课外活动中度过。学科补习只是在亚裔群体内比较流行,才艺是课外活动的主流,而其中最热门的自然是体育,加拿大的孩子几乎人人都会游泳、滑冰、滑雪。

加拿大的才艺兴趣班种类繁多,分类细致,不仅涵盖了音、体、美各领域,而且还有烹饪、急救、缝纫、庭院种植、织毛衣等诸多生活技能类,孩子们有充分的机会来发现兴趣和天赋所在。可以说,只要你能想到的兴趣爱好,都能在这里找得到。

多伦多的一所服装设计学校,专门有为孩子开设的课外兴趣班,可以学习服装、包、家居布艺的设计和制作。我女儿曾经在六年级的时候学习了一年,自己可以独立做很多衣服和包,之后还开了个小网店,出售自己制作的产品。

才艺的学习是需要天赋和兴趣的,尤其是对年龄较小的孩子来说,兴趣和天赋的发现需要一个适应和选择的过程,所以加拿大小学阶段的兴趣班注重趣味性,主要是让孩子们玩得开心,避免让才艺学习成为孩子痛苦的负担,这样孩子才能找到自己喜欢的方向。进入中学后,孩子们会选择自己擅长的和感兴趣的项目,进入俱乐部进行专业训练,还要常常参加比赛,兴趣爱好就不再只是为了好玩了。

课外活动的费用不菲,尤其是学习的级别越高越专业,费用越来越高,对加拿大的普通家庭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以加拿大最流行的冰球为例,每年的训练费、俱乐部的年费、五花八门昂贵的装备、比赛费用会在几万加元,这不是普通人能支付得起的。

加拿大政府非常重视课外活动,为体现教育机会公平,政府不仅拨款开办兴趣班,还为低收入家庭提供资助。多伦多市政府资助的“多伦多兴趣”,不仅种类齐全,而且价格低廉,针对低收入家庭还有每年几百加元不等的资助。

但是,政府的兴趣班无论是师资、场地条件,还是上课时间都无法与私人机构开设的兴趣班或者俱乐部相提并论,其功能就是才艺的普及性教育,如果要想深入学习,家庭不得不承担可观的费用。根据Ipsos2018年的调查,加拿大55%的家庭因课外活动而感到精疲力尽,有32%的家庭甚至借钱来支付课外活动成本。

虽然课外兴趣班给家庭支出带来压力,加拿大父母还是不遗余力地培养孩子的才艺。根据最新的家长调查,有45%的家庭让孩子参加一种课外活动,25%的家庭让孩子参加两种课外活动,30%的家庭让孩子参加至少三个课外兴趣班。

新西兰

家长是课外运动俱乐部的组织者

袁玮

每个学校各种团体多达几十种,如音乐类团体,一个学校可能有10个以上的乐队,从大型的管弦乐队到小型的摇滚乐队都有

新西兰中小学统一下午3点放学,较长的课余时间给课外培训提供了空间。首先,学校内部都会提供丰富的课余时间学习课程。学科类的学习主要集中在各种语言学习,目前开展比较多的是毛利语、中文、法语、西班牙语的学习。学习方式生动,多通过一些游戏、音乐、戏剧表演的形式,启发学生对不同语言的兴趣和运用。教学一般利用学校的教室,学生放学后可以直接去固定教室学习,每个课程每周提供1-2次一小时的学习时间。

校内的非学科类课外学习课程丰富多彩,主要包括孩子们喜欢的课程,如乐高、艺术、戏剧表演、棋类、烘焙等,还有很多运动类课程可选,如篮球、足球、网球等,一般取决于各学校拥有的硬件设施。非学科类培训的教师一般由校外培训机构统一调配,学校只提供场地,一般为每周一次,一次时间为1-1.5小时。

初中和高中阶段培养和发展学生的兴趣和特长成为学校的主要任务,多以各种小型团体的形式,利用中午课间或下午放学之后的时间,或要求学生早上提前到学校进行训练和学习。每个学校各种团体多达几十种,如音乐类团体,一个学校可能有10个以上的乐队,从大型的管弦乐队到小型的摇滚乐队都有。学校通过校内专职音乐老师和聘请校外培训机构老师共同授课,为对音乐有兴趣的学生提供更多的学习和表演机会。校内的各项学习课程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并在网上公开预订和支付,费用较校外培训机构的价格低很多。

新西兰中小学学生的课余时间除了参加学校和社会培训机构的各种课程外,参加俱乐部是另一个主要选择,特别是运动相关的俱乐部是中小学生开展运动的重要方式,俱乐部的组织和教练工作都由学生家长承担。就拿我6岁小儿子刚刚加入的橄榄球俱乐部来说,每个年龄段的俱乐部成员都有名额限制,我们是等了很久才加入这个俱乐部的。俱乐部每周三下午训练一个小时,周六上午9点实战比赛一个小时。记得第一天到比赛现场时,热情的家长和孩子们将我们团团围住,欢迎新成员,好像一个大家庭。俱乐部教练和组织者都是这些孩子的家长,中场休息的时候还有很多水果,每周轮流由一个家庭负责带一些食物和大家分享。我儿子参加的是6-7岁组,不分男女,新西兰的女孩子可是从来不示弱的。我已经上高中的大儿子参加了学校的网球俱乐部,俱乐部主要负责安排学校内部和不同学校间的比赛,无论球技如何都能安排实力相当的对手,提倡在实战中相互学习。比赛地点不固定,记得上个赛季,每个周六早上8点都要到开车半小时外的球场,能坚持下来也是需要热情的。教练和组织者依然是学生家长,真是佩服他们的执着。

另外,新西兰政府为学生提供了丰富的免费线上学习资源,从小学到高中,有各阶段配套的辅助学习软件,特别是有关阅读的资源,不但有大量的有声书籍,也有对应的互动习题。我很喜欢一个真人读书的网站,舒适的环境中邀请电影明星来为孩子们读书,真正体现了明星的社会价值。学校平时都会利用这些关于阅读、数学、语言等的软件布置作业,特别是在新冠疫情环境下封城的日子里,更突显了线上学习的重要性。

荷兰

课后运动一直陪伴孩子们长大

李婷婷

每个社区都有叫Logopedie(语言治疗)的组织,专门针对儿童语言表达进行引导和纠正

荷兰人不太热衷于学科方面的课后补习,他们认为学习应该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学习进度要符合人的大脑发育和学习能力。如果孩子的学习完全符合其智力水平,就没有必要补课。

学校对学习进度慢、学习能力差,以及特殊原因导致学业落后的学生,有相应的帮扶措施;同时,对于学习能力较强的学生也会有特殊的应对方案。政府每年会给各个学校额外拨款来帮助解决不同学生的差异化需求,比如有的学生学习进度比同班同学慢,学校会给他增加一对一的课后辅导;对于高智商的学生,学校则会专门聘请有经验的老师给他上课,而这些来自学校的补习是全部免费的。

除去学校的课后补习,每个社区都有一个叫Logopedie(语言治疗)的组织,专门针对儿童语言表达进行引导和纠正,包括阅读理解能力的提高、说话时的发音、与人谈话时的姿态与表述方式等等。荷兰很多孩子在儿童时期都经历过Logopedie在不同方面的训练,母语不是荷兰语的孩子,更是他们重点培训和关注的对象。这项培训的费用由医疗保险全额支付。

在荷兰补习班不流行,但它仍存在。荷兰的教育非常注重因材施教,所以补习公司和老师也比较偏爱一对一的补习方式,一托几的培训班在他们看来并不能有效地帮助学生。补习一旦开始,补习老师会与学生在学校的老师取得联系并不定期沟通,以便双方共同帮助学生达到补习目标。

说到课后兴趣班,荷兰各个城市都有政府创办的青少年活动组织所主办的美术、音乐、科学等各种课外兴趣班,因为是政府的半公益项目,所以费用也比较便宜。

值得一提的是,运动对每一个荷兰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生大事,所以学生课后的运动时间会占非常大的比例。作为最基础的生存技能,游泳是必须学会的运动,所以在荷兰几乎找不到不会游泳的人。荷兰人通常从四五岁开始学习游泳,按照国家游泳等级考核标准分A、B、C三个等级。

除了游泳,每个荷兰人也会从四五岁开始选择学习一项运动并参加相应的俱乐部,曲棍球、网球、足球、自行车骑行、划船划桨、马术等在荷兰学生中都非常流行,随便问一个学生,一定在课后有体育俱乐部的训练或比赛,这种课后运动一直陪伴着他们长大。而每类运动在每个城市、乡村都有自己的俱乐部,不管俱乐部大小,都会有商家赞助、正规的训练和周末俱乐部之间的比赛。

而在众多的运动项目中,团体类项目更是重中之重,比如曲棍球或是足球,荷兰人认为这是培养孩子社交技能的最佳手段,所以选择运动项目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团队运动项目。

日本

同时参加两三个课外兴趣班非常普遍

黄文炜

日本家长亦是望子成龙,希望孩子考上名牌中学和大学,因此需要到私塾充电

日本中小学生课余时间上私塾比较普遍。据文部科学省公布的数据,公立学校37.8%的学生和私立学校69.1%的学生上过私塾,私塾有集体上课和个别上课指导两种形式。

据统计,东京大学、庆应义塾大学、一桥大学等名牌大学的学生九成以上曾在中学时期上过私塾。部分私塾完全采用一对一辅导方式,费用相对高一些。日本家长亦是望子成龙,希望孩子考上名牌中学和大学,公立中小学校的课业比较轻松,小孩即使小学和初中在公立学校上学,多数家长也希望孩子能上一个有利于考上好大学的高中,因此需要到私塾充电。

日本的小孩还参加各种课外兴趣学习,比如游泳、英语会话、芭蕾、钢琴、绘画、书法、音乐、体操、足球、棒球、算盘、IT电脑技术等等,同时参加两三个课外兴趣班的学习是很普遍的事。一周学习一次,每月费用5000至8000日元。

但是,课外兴趣学习,也有让家长烦恼的要素。比如小孩只是一时感兴趣,过一段时间热度褪去就不想学了。比如学芭蕾和游泳,有些小孩觉得自己老是没有进步,比不上别人,就想放弃。还有的小孩跟教自己的老师合不来,觉得老师太严厉了。有些小孩与周边的人合不来,因为竞争容易引起争执。兴趣班与学校不同,老师基本上不协调小孩之间的不合,因此人际关系不好,容易给小孩带来负担,甚至带来身心的伤害。一些家长千方百计让孩子多一些兴趣爱好,可是小孩特别是小学生只想多出去玩,难免对父母的要求有所抗拒。

日本学校里也普遍有课外兴趣小组活动,日语叫作“部活”,包括各种体育、文艺、文学等小组活动。这方面学校是不收费的,只有购买体育行头、到外地比赛住宿之类的需要家庭负担。足球等体育团队,以及乐团的练习较为频繁,晨练通常从早上7点到8点进行,下课后再进行两三个小时的练习。另一方面,文化兴趣小组则没有太多的练习,亦很少有晨练。去年以来因为疫情,课外活动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当授课转为线上时,课外活动自然也无法开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