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富显摆可以休矣?

字体大小:

来源:明报

作者:谭经洋

近日香港蔚为奇观的,乃是富三代锺培生与富二代林作的拳击战,赛事筹备过程里却处处展现扭曲的价值观,以炫富为乐事,平素的公众形象也渲染美女豪车美食的奢华生活。但这一年内,不论是中国内地,还是香港,都着重处理严重的阶级矛盾、土地问题。中国内地近来打出“共同富裕”、“第三次分配”的旗号,意指富豪在积累财富的时候,依然要不忘取之社会、用之社会,更要注意品德,避免社会观感反弹,才能使社会持盈保泰,相关观念并非中国独有,美国富豪、社会贤达同样以注重社会责任,以谦虚踏实,方能成为受各方尊重的人物。

散播“有钱大晒”的拳赛

香港具有一国两制的特殊优势,不在“共同富裕”的政策范围之列,但香港士绅精英素来都有捐助社会、改善社会的愿景。从英国殖民年代的东华三院、“保赤安良”的保良局说起,就有维持良好社会和谐的默契、造福人群之己任。锺培生先生素有“香港王思聪”的浑名,但内地的王姓二代早已声名狼藉,生意失败,其人及其公司被法院多次列为“被执行人”、“失信人”,更涉及与网红暧昧的“孙一宁事件”,如今也如同过街老鼠。锺先生及林先生已到三十而立之龄、学历过人;两人长期更以能力、学识自矜,应当有识见注意到“共同富裕”的国策。过分出格的行为,不止代表个人、影响家族名声,更会在当下香港加深社会大众对商人后代的失望。当国内正在果断扭转歪风邪气,“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即使内地部门触手不及,但绝不会对香港无甚影响。

作为商贾之后,除了享受现成祖荫的福气、社会发展的成果,还应当有更多社会精英的责任、知识分子的承担;动辄在公众场合发言,流于酒色财气,委实是教人惋惜,更是教内地同龄人侧目。两位已是公众人物,对社会大众有社教化作用。整个赛事准备过程中一直在散播“有钱大晒”、扭曲的金钱观念;与教人定个小目标是“一亿”的狂言狂语几近无异。不仅不利于社会的良善风气,即使视之为一般大众娱乐,同样与国家对娱乐事业的整顿方针背道而驰。曾经有内地文化界朋友对香港持续半年讨论这场“盛事”大惑不解;笔者试图为筹办方对活动的用心之处作解说。但当该晚赛事,某个环节用之展现“龙的传人”的形象及气魄,结果实在让人尴尬。

别在伤口上撒盐

早在两位富二代的炫富拳赛前,有一桩新闻与之相映成趣。近千名当然选委、自动当选的选委在全港各区设置超过1000个街站,向公众宣传理念、倾听市民意见,这更包括了新鸿基地产主席兼董事总经理郭炳联,亦有政协常委唐英年,堂堂香港的顶级富豪,仍然像民选议员一样站立街头,派发单张,接地气与市民聊天、沟通,与市民同呼吸、共步伐,急民所急。

就在唐英年、郭炳联落区后仅约一个星期,却出现了锺培生、林作的炫富拳赛,这教人情何以堪?究竟香港社会的阶级问题还不够深重,需要富三代来提醒年轻人,一辈子永远都追赶不到富豪们财富继承的速度吗?

锺先生祖父是人称“工厦大王”的锺江海,以祖辈馀荫,人生得以顺风顺遂,家族生意基本上是靠租金为生,也就是全球闻名的“超级地租”,本质上没有为社会创造更多财富,只享用别人的劳动成果。近来香港各大地产商都盛传被约谈,要求承担更多建房、增加社会房屋供应的社会责任。香港的望族后人,大概不可能对上述几项视若无睹、置若罔闻;自顾自的搞低俗娱乐事业,拉开财阀与寒门的生活距离,让人更感到社会阶级的分化,证明“有钱万能”的扭曲价值。

当身处的社会,穷人居所漏雨透风,富人所住的广宅华厦也不会安然无碍,历史上已无数次证明这不变道理。因此不论在任何社会,受尊重的社会贤达,必然有更高的道德要求,克己复礼;不论是英国绅士或中国的士大夫,作为道德、文化先锋,为社会带来正气;有起着带头作用、敢为天下先的正本清源精神。

“一国两制”非“超级地租”保护伞

《经济学人》在2014年的统计,香港的裙带资本主义指数稳居世界第一位,一骑绝尘,大幅领先榜单里次席的俄罗斯。这意味着香港本身已经是靠关係、识人胜于识字的“裙带社会”,代际分配不光没有财富的公正分配,甚至连发展机会的均等,都付之阙如。在这个社会情境下,继续以炫富为乐,若在内地,恐怕早已被有关部门约谈、训话,甚至写下悔过书。“一国两制”并非“超级地租”的保护伞,而是确保两种生活方式的并行不悖,更是要有利于国家发展大局的初心教条。

任何人执意要破坏社会风俗、扼杀“机会平等”、消灭青年的未来盼望,破坏香港200年来“济弱扶倾”、“保赤安良”的精英商贾关怀社会的良好印象,最终天理循环,必然自食其果。香港传媒及大众应当鼓励高贵的精神追求,拒绝及遏止吸引眼球、娱乐八卦杂志的曝光;鼓励香港望族后代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立己立人,用好手上的福荫,让香港社会变得更公平、谦逊和友爱。

作者是旅居香港的内地传媒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