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野生东北虎数量出现回升

字体大小:

来源:华尔街日报

作者:Jonathan Cheng

一个世纪前,在中国东北与俄罗斯及朝鲜接壤的广阔平原上,曾经生活着大约500只老虎。经过数十年的经济扩张、盗猎以及人类活动的侵蚀,到1998年时,这一种群的已知个体数量降至寥寥七只——在中国这个长久以来都对大型猫科动物倍加尊崇的国家,东北虎实际上已陷入功能性灭绝。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却成为了野生动物保护史上一个罕见的成功故事。过去20年间,越南、老挝、柬埔寨以及中国华南地区的老虎纷纷灭绝,但作为中国最后一个仍有野生老虎出没的地区,中国东北的野生虎数量增加到了55只。根据中国科学家、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及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近期的一项研究,野生东北虎的种群数量出现了令人瞩目的恢复。

这既要归功于中国民众日渐增强的环保意识,也得益于政府部门采取的一系列新举措。如今的中国政府已不再像几十年前那样,将经济增长置于一切考量之上,它开始关注空气污染、碳排放以及环境退化问题。东北虎(也称西伯利亚虎)受益于反盗猎工作的加强,数千个捕虎陷阱被清除,东北虎栖息地的保护力度也有所加大。

早前,中国主办了其第一场重要的联合国环境会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了主旨讲话。习近平曾提出要保护中国的“绿水青山”,这也成为他的标志性口号之一。虽然受新冠疫情影响,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U.N. Biodiversity Conference)的会议被移至线上举行,但明年4月,各国代表将聚首中国西南城市昆明,完成第二阶段会议。

此前,中国在一份政策文件中表示,中国“坚持尊重自然、保护优先”,它已划定276.3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作为“生物多样性保护陆域优先区域”。

本月晚些时候,各国领导人将前往格拉斯哥,就气候变化问题进行讨论,而中国仍是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这一问题也将成为届时的重点讨论内容。

此外,中国对于棕榈油、大豆、木材等大宗商品的强烈需求已间接造成印尼、巴西等国的森林被毁,这也是环保人士关心的问题。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还提供资金,帮助其他国家建造燃煤发电厂及其他基础设施项目,有人认为这也对环保不利。此外,来自中国的需求也是全球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的最大驱动因素之一。

随着中国变得愈加富强,它开始关注改善国民生活质量的问题。近年来政府部门通过一系列举措,显著缓解了许多大城市的空气污染问题,与此同时,在为人所熟知的大熊猫的保护措施之外,一度濒危的藏羚羊和亚洲象数量也有回升。

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是一家总部位于芝加哥专注于建立美中关系的智库,其自然和环境保护项目总监牛红卫(Rose Niu)说,中国还采取了保护滨海湿地和红树林的行动,恢复了候鸟种群的多样性。

从老虎的命运变迁中可以看出中国对自然保护的重视。自古以来,老虎就在中国拥有非同一般的文化象征意义——但也因其身体部位据称有药用价值,故而遭到严重盗猎。

据估计,目前全世界大约生活着4,000只野生老虎,一个世纪前,这一数字约为10万只。其中超过一半生活在印度,而一些亚种,如华南虎,如今只生活在人类圈养环境中。

1998年,美国环保人士戴尔·麦奎尔(Dale Miquelle)对中国东北地区的东北虎种群进行了首次调查,当时他和同事们得出结论,认为“老虎在中国已基本消失。”

麦奎尔最近说,由于中国政府在环保问题上的态度发生转变,推出了一系列相应举措,包括限制伐木、加大力度打击偷猎,这些让他对老虎种群数量持续增长充满了希望。

“这是一个经济和政治以非常积极的方式与自然保护优先事项实现协调发展的例子,”麦奎尔说,目前他在距离中俄边境不远的俄罗斯捷尔涅伊(Terney)村,负责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下属的老虎保护项目。他说,2017年时,中俄边境一带建立了一个虎豹公园(这也是全球最大的老虎保护区),为这类大型猫科动物提供了更加自由的活动空间。

麦奎尔等人指出,要保证东北虎能够在中国继续生存,其种群数量至少需达到300只,而这一目标能否实现,则取决于一系列因素。首先得划出足够范围的栖息地,并且要有充足的猎物(马鹿和野猪),以此维持快速增长的老虎种群,同时保护人类与老虎不受彼此伤害。

眼下,中国公众的环保意识正在增强。今年,一群野象的行踪就吸引了中国民众的注意:它们离开了昆明附近它们栖息已久的家乡,在外游荡数月,引发了人们的担忧。科学家和中国官方媒体解释,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象群此前的栖息地遭到了破坏。

停止盗猎、抑制对老虎身体部位的市场需求,这两点对于保护老虎种群同样至关重要。据联合国估计,全球每年的野生动物贸易额高达100亿美元。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虎骨市场,也是虎牙、虎眼、虎须等老虎其他身体器官的头号市场,一些人认为这些东西可以治疗一系列身体疾病,再加上其稀缺性和价值,它们变得日益受追捧。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下属中国环境论坛(China Environment Forum)负责人詹妮弗·特纳(Jennifer Turner)说,中国政府之所以将盗猎作为打击目标,部分原因是它常常与有组织犯罪存在关联,许多毒贩、人口贩子和走私贩与野生动物贸易有关。

她说,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中国的野生动物交易受到高度关注,这促使中国政府收紧了对野生动物养殖的限制,尽管围绕新冠病毒起源的地缘政治紧张关系阻碍了这些努力。

虽然中国的老虎种群数量最近出现增加,但《永远的老虎:拯救世界上最濒危的大型猫科动物》(Tigers Forever: Saving the World’s Most Endangered Big Cat)一书作者莎伦·盖纳普(Sharon Guynup)说,“这些动物仍处于灭绝边缘。”

“无需吹灰之力……一次灾害,一场流行病,一次飓风,一场大火。”她说,“无论是七只还是55只,都可能在瞬间消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