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张文宏“最艰难的时刻”说开去

字体大小: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东平

“人类与奥密克戎的搏斗还处于最艰难的时刻。”1月13日上午,张文宏在微博写下长文,作出了这一判断。

“最艰难的时刻”,这听起来是严肃的、凝重的。的确,环顾我们四周,此时此刻,“艰难”可能是最无奈但又最准确的形容词。截至1月9日的一周内,全球新增确诊病例1500万,死亡病例高达4.8万人;而国内,多个省份和地区都处在艰难的战疫过程中。

张文宏做出这个判断,当然也给出了很详实的解释。

一是,应对奥密克戎,本身就是艰难的考验。

张文宏文中的几处表述,可以拎出来看,“与德尔塔相比,奥密克戎更快、更隐蔽,仍然具备不容忽视的杀伤力”“疫苗针对奥密克戎的保护力出现了下降”“奥密克戎在社区的传播速度比德尔塔要快,会导致住院人数激增,给卫生系统和其他相关部门带来严重后果和负担。”

世卫组织更是针对奥密克戎发表了新的科学总结:奥密克戎变异株毫无悬念地在进化中取代了新冠世界的老霸主德尔塔。

最近一段时间,舆论场有人将奥密克戎视作“大号流感”,对此张文宏已经给予反驳,并形象地形容奥密克戎“会咬人”,指明一个国家和地区需要强大的免疫屏障和医疗资源,才能抵御奥密克戎的威胁。

奥密克戎就好比一个法师,一对一的攻击或许不是最强的,但它的强项在传播能力上,最终攻击的是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的医疗体系。毫无疑问,相比一些自媒体的“流感说”,张文宏以及世卫组织的判断,才是更加清醒、科学的意见。而所有与防疫有关的政策,都必须以科学为主导。

科幻作家王晋康在《逃出母宇宙》中,描绘了一个“科学主政”的人类时代,因为地球面临着宇宙湮灭的威胁。当下,人类面临的疫情虽未到达那个地步,但是让科学主导决策,应该成为共识。

二是,一线防疫人员的身心,普遍面临极限挑战。

张文宏形容各地的防疫力量用了两个成语:如履薄冰,枕戈待旦。这是一种高压状态,长期防疫挑战的不仅是人的体能,更是心力。

我们通过身边处于一线岗位的亲友,也可以清晰地观察和感知到:平日没有疫情时,一线的防疫人员是弓在手、箭在弦;而一旦有本土感染者出现,他们便要立即投入高强度的战斗中。

就在1月6日凌晨,河南周口市第一人民医院120急救指挥中心主任王新华,连续13个小时运转医护人员和核酸检测物资,因劳累过度离世;上个月,浙江乐清民警陈源凯突发疾病,也牺牲在了防疫第一线,年仅30岁。

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常常直抵人心,让我们痛惜。防疫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一线工作人员的体能、精力和心理承受,也都面临着艰难的考验。这个时候,他们最需要我们的理解和支持,而关爱和保障,不能缺席。

三是,普通人看待疫情的心态,也达到了一个极限。 

社交平台上,不乏吐槽、抱怨、沮丧的声音,一些人流露出消极的防疫观,这都是正常的现象;也是疫情走进第三个年头,在长期的受限和压力之下,普通人很容易出现的心理反应。但是我们依然需要坚强,需要信心,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最近,郑州又在经历一轮疫情,朋友圈流传着“在核酸检测方面,郑州人熟练的样子令人心疼”的调侃,这既是在释放复杂的情绪,也是在安慰柔软的内心。疲惫当然是有的,对病毒的厌烦和痛恨也是有的,但我们依然要选择和病毒搏斗,尤其是在最艰难的时刻。

张文宏说,这场疫情以来,目前的现象是充分接种过疫苗的年轻人绝大多数可以安然度过,而住院患者中大多是未接种疫苗者,同时年老、体弱、与免疫低下的高危人群则是重症新冠的主要对象。

这也告诉我们,在身体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尽快接种疫苗依然是必要的防疫手段;而任何时候,我们对待老弱病残的态度,都是不抛弃、不放弃。

四是,春节临近,决策的定力和智慧面临艰难考验。

当下,我们即将迎来疫情以来的第三个春节。这对于出行政策的制定,同样是一场考验。包括防疫部门、交通部门、末端社区管理部门等,都需要更加周全的考量,制定更加科学、人性的政策,采取更加细密的措施来保障春运的安稳。

而具体到个体,不同地方的不同人群,依然面临着回家过年和就地过年的选择,这同样很艰难。但我们需要坚信,那些配合、牺牲和付出,终将兑换成一个光明的未来。

正如张文宏所说,“中国此时最佳的策略是保持战略定力与耐心,维持强化疫苗接种与公共卫生防控策略两手抓的策略,以时间换空间,最终在最合适的时间节点,以极低新冠死亡率顺利度过大流行期,逐步实现生活的正常化。”

我们当下所做的一切,无不都是为了回归正常的、美好的生活。一个社会的承压,是由全体民众共同撑起的。在最艰难的时刻,我们守住了,就能挺过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