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不化也烧不化的钟薛高 能吃吗

字体大小: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余源

继晒不化后,钟薛高又烧不化了。

近日,有网友尝试用打火机点燃钟薛高雪糕疑似烧不化的视频引发热议。有网友留言调侃道:“新型耐高温防火建筑材料”。

而就在不久前,钟薛高因“31度室温下放1小时不化”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对此,钟薛高回应称“公司所有雪糕产品均合法合规生产”,同时表示“用烤雪糕、晒雪糕或者加热雪糕的方式,来评断雪糕品质的好坏并不科学”。

作为一款售价动辄几十元的高端雪糕,除了产品质量,消费者的担忧更多来自它是否物有所值、它的品质究竟对不对得起价格。

那么,钟薛高为何“晒不化”也“烧不化”,这样的雪糕能吃吗?

7月5日,一段火烧钟薛高雪糕的视频引发关注。视频中,有网友用打火机尝试燃烧钟薛高海盐椰椰口味的雪糕,雪糕上已经显示有黑焦但是并没有大量液体滴落,反而有冒烟现象。很快,该新闻成为社交平台热搜。

事实上,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钟薛高还因“31℃室温下放1小时不化”引发关注。

据悉,有网友选取了市面上的多款雪糕,就融化度进行实验测试。在31摄氏度室温下,钟薛高海盐椰椰口味的雪糕静置一小时后仍然呈现块状,仅在搅拌时才能看到糕体软化。

7月6日上午,钟薛高就雪糕烧不化公开回应称,公司所有雪糕产品均按照中国国家标准GB/T 31119-2014《冷冻饮品雪糕》合法合规生产,并于检测合格后出厂。其中,钟薛高海盐椰椰雪糕配方中主要成分为牛奶(35.8%)、稀奶油(19.2%)、椰浆(11.2%)、加糖炼乳(7.4%)、全脂乳粉(6.0%)等。产品中蛋白质含量为6.3克/100克,固形物含量约40%,高于国家标准GB/T 31119-2014《冷冻饮品雪糕》中对清型雪糕蛋白质含量≥0.8克/100克,及固形物含量≥20%的要求。

钟薛高还就消费者关心的卡拉胶做出说明:其来源于红藻类植物,广泛使用于冰淇淋、雪糕和饮品中,适量的卡拉胶有助于雪糕中乳蛋白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平均每支78克钟薛高海盐椰椰雪糕中卡拉胶添加量约为0.032克,符合国家标准GB 2760-2014 《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中,卡拉胶可在冷冻饮品中“按生产需要适量添加”的规定。

此外,钟薛高还称,用烤雪糕、晒雪糕或者加热雪糕的方式,来评断雪糕品质的好坏并不科学。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网友担心:烧都烧不化,吃了真的没事吗?

中国中华预防医学会健康传播分会常委钟凯日前发文称,雪糕、冰淇淋的融化速度不是判别产品好坏的标准。影响雪糕融化速度的因素有很多,主要和配料成分有关。比如钟薛高海盐雪糕中的产品配料表显示,其干物质(蛋白质、脂肪、碳水等)大概有40%左右,“化得慢正常”。如果没有什么干物质,反而会化得快,比如用糖精、香精、色素等做的冰棍。

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专家成员阮光锋也发文指出,雪糕没融化成水样,是因为蛋白质含量高,而水含量低跟增稠剂关系不大。增稠剂作用是在凝冻的过程中改变水的结晶形态,也能让融化的雪糕仍然黏附在表面。

据阮光锋介绍,乳化剂能提高雪糕的均匀性和稳定性,这样在凝冻的时候才不会形成不均匀的冰碴。它还能抓住原料中的脂肪小颗粒,锁住微小的气泡,最终形成柔软细腻的口感。增稠剂可让原料显得更黏稠,常用的包括黄原胶、卡拉胶、瓜尔胶等。它的作用是在凝冻的过程中改变水的结晶形态,也能使融化的雪糕仍然黏附在表面,而不是滴得到处都是。

公开资料显示,钟薛高诞生于2018年,一出世就以独特的瓦片型雪糕造型和超高的价格从众多冰淇淋品牌中脱颖而出。

2018年天猫“双十一”,钟薛高凭借一款售价高达66元(人民币,下同)的“厄瓜多尔粉钻”雪糕,一举战胜哈根达斯,荣登冰品类销售第一的宝座。经此一役,钟薛高也一炮而红,并被称为“雪糕界的爱马仕”。

事实上,66元的价格已经是钟薛高的过去时了。去年4月,钟薛高在其店铺上线了两款新品“杏余年”和“芝玫龙荔”,一份280g,售价分别为68元和88元,不仅价格创下品牌历史新高,而且只以“系列”套餐形式售卖。而在官方渠道售罄后,电商平台上甚至还出现了超过200元的代购价。据其官网标注的数据显示,2020年钟薛高全年雪糕的出库数超4800万。

不止钟薛高,整个雪糕市场近年来都在往高端化转型。中国新闻周刊走访北京一家罗森便利店发现,在售的45款雪糕中,售价超过10元的多达27款,价格最高为24.9元,最便宜的也有4.4元。欧睿国际咨询公布过一组数据,2015-2020年间,中国整体冷饮的平均单价上涨了30%。

更有甚者,有消费者在购买雪糕时,由于部分商家不在冰柜上标示价格,导致在结账时才发现雪糕的贵。有网友吐槽称其为“雪糕刺客”,甚至还总结出规律——“雪糕冰淇淋不要随便拿,否则付账时在你心口上刺上一剑”。还有人戏谑,还没开吃,就已经透心凉。

实质上,雪糕也成为了资本关注的热点。数据显示,近五年来(2017-2021年),中国每年均有超5000家冰淇淋相关企业成立。今年以来,中国已新增3000余家冰淇淋相关企业。

近期,包括茅台、恒顺醋业等不少企业纷纷跨界做高端雪糕,各大景区也相继推出文创雪糕。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5年到2021年,雪糕冰淇淋行业的市场规模,由不足900亿元增长至1600亿元,六年间累计上涨超90%。

那么,雪糕为什么越卖越贵呢?

北京国际商贸中心研究基地首席专家赖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近期消费者感觉雪糕变贵,并不是因为低价雪糕价格上涨,更多是因为高端产品占比增加。

一方面是因为生产成本上涨。“从客观上来讲,原材料、劳动力以及冷链物流运输等成本的不断攀升,成为推高雪糕价格的重要因素。”赖阳具体分析道。

艾媒咨询调研数据显示,2008-2020年,牛奶、淡奶油等原料成本上涨了大约80%。另据伊利股份财报显示,2021年公司冷饮产品主营业务成本42.77亿元,较上期增加6.37亿元,同比增长17.48%。其中,因销量上升增加成本3.10亿元;因材料价格变动、产品结构调整增加成本2.86亿元;装卸运输增加成本0.41亿元。

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消费升级后,消费者更加追求产品品质。而此前部分雪糕品牌通过推高端产品获得了成功,所以引来大量企业跟进。

更重要的是,雪糕作为低频消费品,通过较高的定价能得到更高的利润。

益民食品一厂是上海知名的雪糕企业,盐水棒冰、白熊冰砖、三色杯等,零售价多年保持着1元一支。然而在2018年,该厂被光明食品以1.43亿元的价格收购。根据披露出的财务数据显示,益民一厂2018年前三季度的收入是1.11亿元,而净利润只有59万元。

另据齐鲁晚报消息,常年卖5毛钱一袋的雪莲雪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雪莲一包的利润是5分钱左右,带来的利润也不足以去研发其他的产品。”

乳业分析师宋亮还补充道,高价雪糕实际上就是用高价格建立品牌壁垒。

雪糕市场同质化竞争非常激烈,仅仅依靠产品本身很难建立护城河。钟薛高创始人林盛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任何基于产品本身的竞争壁垒,其实都不高。特别是对于冰品来说,“你不是高科技产品,你不是人造卫星,你不是火箭发射,你能做到的事情其他品牌都做得到。这种都做得到的情况下,大家比拼的是传播能力。”

不过对于雪糕过度高端化可能带来的行业影响,宋亮也表示担忧。“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都是建立在销量明显增长的基础上,一味去推所谓高端、超高端产品,可能会扰乱雪糕的正常价格体系,让整个中国雪糕市场最终面临价格畸形、销量下降的趋势,最终必然造成销售额下滑、总量萎缩。”

著名营销专家、全食展组委会主任王海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雪糕不是刚需,更不是必需品,其竞争对手不是本品类,而是奶茶、茶饮这样的跨界品类。18元的雪糕和20元的奶茶,相信消费者会选择后者。

实际上,近年来高价雪糕的日子并不好过。宋亮表示,疫情过后,年轻人纷纷捂紧钱袋子,因此消费更加理性。据艾媒咨询2022年的数据显示,网友对单个雪糕的接受价位大多在3-5元的价格区间,占到所有比重的37%;能接受5-10元价格区间的网友占比为33.9%;还有11%的网友可以接受1-3元的价格区间,而可以接受10-15元价格区间雪糕的网友为12.3%,再往上随着价格的不断攀升,可以接受的网友占比越来越少。

宋亮表示,网红能够带来一时的关注和销量,但是长久下来还是要过渡到品牌本身。“在这个千亿级冰淇淋市场,最终还得靠口味和规模胜出。”

不止雪糕,近期不少商品都被指暗藏“刺客”,让人防不胜防。7月1日起,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明码标价和禁止价格欺诈规定》开始施行。其中规定:经营者应当以显著方式进行明码标价,明确标示价格所对应的商品或者服务。

这也意味着,“雪糕刺客”们将无处遁形。靠遮掩价格去“刺”消费者的钱包,将面临法律或行政法规的处罚。

据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消息,连日来,上海市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近期热议的“雪糕刺客”现象,全面开展相关价格专项检查,重点检查小卖部、超市、冷饮批发店等市场主体在销售雪糕过程中不按规定明码标价、价格欺诈等价格违法行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