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助浴”悄然兴起 守护失能老人的清洁与尊严

字体大小:

来源:成都商报

“我遇到过时间最长的是一年多没洗过澡,老人因为患病长期卧床,近一年来都是擦浴。”严频回忆起今年6月一次上门助浴的经历时这样说。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老年人口规模庞大,60岁及以上人口有2.6亿人,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1.9亿人。

伴随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失能老人数量也正逐年攀升。国家卫健委老龄健康司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中国失能、半失能和失智老人已达4500万。

针对这些失能、半失能和失智老人,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上门助浴”服务悄然兴起——助浴师自带工具,上门提供洗头、泡澡、理发、剪指甲、床上杀菌除螨消臭等“一条龙”服务。

上门助浴的途径有很多,有通过长护险申请居家上门服务的,有社区与养老机构合作为困难家庭服务的,有公益机构提供服务的,也有家属自行购买的……助浴师的出现,为失能老人带去了体面,以及生存的尊严。

上门助浴约200元一次

“有老人一年没洗过澡了”

味道,是助浴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成都颐家健康护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燕虎还记得几个月前去成都市金牛区一位老人家中时的情形。那位老人一年多没洗过澡,燕虎戴着口罩也能闻到那股刺鼻的味道。那是一种排泄物、汗臭味、垃圾味混合的味道,难以名状。

但燕虎面不改色。“老人也有自尊心,即使他躺在那里无法动弹,他依然不希望窘迫的一面被陌生人看见。”燕虎说,“干我们这一行,尊重老人非常重要。”

这位老人是一名偏瘫患者,因病情导致大小便失禁,床铺上、身体上、屁股上都有黑色污渍,因为时间过长,已经干燥起壳。

燕虎没有多看那些黑色污渍,他笑着和老人打着招呼,然后抱起老人,将老人放到轮椅上,推到浴室,转移到经过适老化改造的洗浴椅上。洗浴椅椅脚有吸盘,坐垫有排水孔,中间还可拆卸——便于清洗隐私部位。

这样的情况在助浴师中早已习惯。成都阳和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季小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在和社区的合作项目中,上门摸排需要上门照护、上门洗澡的家庭时,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

“一进去,就闻到了身体的异味、潮湿的闷臭以及环境的臭味。”季小榕分享起其中的一次经历,同样,她也没表现出任何不适。“卧床的老人七十多岁了,她的姐姐在照顾她。我和她姐姐聊着聊着,她姐姐就哭了。她可以照顾妹妹吃饭,但是很难把妹妹搀扶到浴室,所以平时只能用毛巾帮她擦擦身体。”季小榕说,“她非常希望有人能帮忙解决妹妹的洗澡问题。”

上门助浴,通常是助浴师三人一组,抬着一张长约1.8米、宽1米、可对半拆开的折叠式或充气式浴缸上门,然后在合适的位置铺上防水布装好浴缸,再接上上下水管,灌入38~40℃的热水,为老人进行“泡澡”服务。也有公司由助浴师带洗浴椅去浴室给老人洗澡。

成都地区浴缸洗浴200元左右一次,洗浴椅洗浴100元左右一次。“每次助浴都涵盖理发、修脚、泡澡搓澡、局部护理按摩等服务。成都的收费从全国来说已经很低了,主要是市场还没完全打开,现在还在用优惠价打开市场。”四川孝之馨养老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雷亮说。

一些人觉得不就洗个澡嘛

保姆也能做

正如雷亮所说:“市场还没完全打开”。

四川孝之馨养老服务有限公司的核心业务是上门助浴,平均每个月在六七十单。在雷亮看来,远远没达到预期。“成都从事这一服务的比较少,以为需求会多些。”

成都颐家健康护理有限公司则是一家养老照护机构,算上康复理疗、上门助浴的套餐,每个月的单量在60单左右;但单纯上门助浴,每个月就只有两三单。“主要是观念不同。一些人觉得就是洗个澡,还花这么多钱。”成都颐家健康护理有限公司运营负责人严频说。“还有些人觉得,不需要洗澡,平时擦一擦就好了,忽略了卧床老人的感受和舒适度。”

“一般是子女或孙辈购买产品。”雷亮告诉记者,两个月前他们接到来自西安的订单,购买者的父亲住在成都,因为中风长期卧床,只有年迈的母亲照顾。

雷亮告诉记者,他们上门后,发现老人的老伴非常抵触助浴这件事。“她觉得只是洗个澡,我们冲一下就把钱赚了。洗澡的过程中也一直在旁边提意见。”患者是北方人,以前有搓澡的习惯,“她觉得我们洗得太轻了,还过来自己上手给丈夫搓,把丈夫的皮肤搓得特别红。”

“其实这就是为什么病患需要专业的护士和助浴师,因为助浴师会从专业的角度评估老人的身体状况。比如这位老人是一名糖尿病患者,搓澡极易导致皮肤破损,引发感染。可老人不懂,就觉得没搓澡,不干净。”

直到洗完澡,为老人擦好润肤露和爽身粉,老伴还是不太满意。“但过了段时间,她女儿直接打电话来咨询办卡的事。”雷亮笑着说,“现在我们已经去服务了四次了,老人的老伴从第一次要在旁边指导、干预,第二次全程观摩,到后面就直接在旁边看电视,她已经完全适应这项服务了。”

严频称,“还有的阻力来自老人本身,他们会觉得,你连洗个澡都不愿意给父母洗,你是嫌弃妈老汉儿好脏?”

“还有些人把这件事归为家政领域,觉得保姆也可以做。但专业的照护和洗澡,是需要持证上岗的,会为老人进行压疮处理、四肢僵化等情况的护理,为老人做功能维护,监测老人的生命体征。这种专业的照护内容是家庭或家政替代不了的。”

除了清洁身体

还得维护老人的体面和尊严

不能表现出异样,是助浴师共同的认知。“有异味,皮肤有破损,甚至疮里有蛆,都要面不改色。”雷亮说,“要维护老人的体面与尊严。”

还有一些高级知识分子,子女为其购买助浴服务,“老人会有一种脱光了‘任人鱼肉’的感觉,会有些抵触”。雷亮说,针对这种情况,助浴师会先为老人按摩,慢慢让老人放下戒备,“洗的时候也会用浴巾遮盖身体,让老人感觉不那么赤裸。”

同性助浴师也是解决尴尬的方式。严频告诉记者,根据从业经验,一般女性老人会排斥男性助浴师,但男性老人不太会排斥女性助浴师,“所以公司助浴师以女性居多”。

居家照护、上门助浴,除了注意身体的清洁舒适,还会注重对老人心灵的照护。

上个月,季小榕接触到一名年轻时有一定身份地位的老人。“以前他走在外面,总有人打招呼。老了以后,打招呼的人没了,叱咤风云的感觉没了,心理落差很大,脾气变得非常古怪,也不和老伴交流,经常在家里发脾气。”

这样的老人其实不少。遇到这种情况,季小榕都会特别注重疏解他们内心的苦闷。“要去了解他的生平,听他讲当年的故事。这些事他其实很想和别人分享,这时有人去倾听,就能够让他舒缓情绪。”季小榕还会恰当地对老人进行开导,教他们去开拓新的身份寻找新的乐趣,从而让老人接受现状,最后看开。

燕虎则分享起一名退伍老人的故事。“他是一位失智老人,因病导致下肢蜷缩。他记不清人和事,就记得红歌,特别爱唱红歌。”那个下午,老人为燕虎唱了一下午的红歌,“你给他鼓掌,给他竖大拇指,他就会很高兴,像个小孩子一样,唱得更洪亮了”。

“照顾老人就像照顾小孩子一样。你要顺着他、夸奖他、尊重他,他就会愿意亲近你,接受你的护理。”燕虎说。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