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S和在龙飞直播间哭诉的女性

字体大小: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王芊霓

今天看到一个女性博主是这么写大S的:

“大S在离婚事件中的两点表现,让我真的感到狠。一点是,她可以一点倾诉欲都没有,那些痛苦和委屈,她真的可以做到闭口不谈。然后,她能精准抓住对方人性的弱点,趁着对方理亏和愧疚的时候,争取到自己最大的利益。表面好话说尽,拿不到钱就直接告上法庭……她把孩子当筹码,来挟制汪小菲乖乖付钱,可能是真的。”

这位博主的潜台词是:首先,一个女人怎么能这么有手段;其次,你都当妈了竟然不把孩子利益放在第一位?

一时有点恍惚,这位不是我一直关注的女性媒体人吗,妥妥的大女主剧本咋还挑三拣四道德审判起来了呢?

之前只知道徐汪二人历经十年婚姻和平离婚,通过这两天的微博热搜我才知道,两人的离婚协议是充分保全了女方的财产利益的,面对婚内外遇,能抓住男方的愧疚心态签下有利于自己和孩子的离婚协议,能把赡养费牢牢抓住,这不就是妥妥大女主吗?我们一直在影视剧中期待大女主的形象,这现实中真的有了,为什么都容忍不了呢?

大S和汪小菲的离婚热搜里关于财产分配、赡养费、婚内外遇等的细节,让我不禁想到抖音有着800多万粉丝的龙飞律师直播间,大S的潇洒转身和直播间里那些女性的无助和绝望,对比太强烈了,这些现实中的女性都在咨询律师什么问题呢:

“我老公做事从不跟我商量,还背着我抵押了房子,我该离婚吗?”

“老公出轨但我离不起婚,我该怎么保证自己的权益?”

“我要结婚之后放弃自己年薪两三百万的工作吗?”

“我该怎样知道我老公到底有多少收入?”

你没有听错,现实中年薪两百万(人民币,下同,约38.47万新元)的女性也在考虑是不是要因为结婚而放弃自己的工作,太多的女性面临老公出轨却离不起婚......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了这些女生声泪俱下的倾吐,我还以为我们中国女性都已经人均大女主,都能毫发无伤地离掉婚,或者都在婚姻中把另一半拿捏得死死的,才来对大S进行女德审判和母职审判呢。

我只是突然很恍惚,那些在微博评论里心疼着汪小菲,用带女字旁的脏话谩骂大S的女用户们,是不是把情况搞错了。我们越是急着给这些女性当道德警察,用贞节牌坊来打量她们,难道不意味着给自己挖坑?

其实我揣摩过这些评论背后的女性心理。我家里曾有一位钟点工阿姨,她出身安徽农村,来苏州做家政工近十年,靠自己的勤劳努力在苏州买房安家并供儿子考上了高中,因为她特别勤快麻利,积攒了不少忠实客户,我粗略算了下,阿姨时薪40元,她每天去三户家庭工作,每户3-4小时,月工资过万,而她老公在苏州一家工厂务工,工资据说是6000元。而她在我家工作时跟我抱怨的是什么呢?她说,我老公为什么总是找我要钱,他还查我的支付宝怕我有其他收入瞒着他,又或者是,我老公不愿意给孩子付辅导班的钱,都是我付的;我老公为了找我要钱故意在家里摆烂,每天瘫在沙发上什么事也不做;我老公不愿意请我家人吃饭,每次一起吃完饭,会再把钱要回去。

而这位阿姨,也在跟我熟络之后,突然某天意味深长地说:“你老公挺好的,因为我做家政这行,见过的家庭多,大部分男的都如何如何……”还有一次,她问我:“你是怎么培养你老公的?他怎么那么听你的?”

这位阿姨几次三番表达过对我老公做家务和参与育儿的新奇,我发现,她只有把我的家庭我老公做家务并且深度参与育儿的情况当成一个异类去猎奇,当成特殊和例外,她才觉得安心。

今天众多微博评论对大S离婚后赡养费情况的猎奇,就像我请的钟点工阿姨对我老公的“顾家行为”的猎奇一样,为什么要猎奇?因为这和社会现实的大多数恰恰相反。大部分人对男女现实处境的常态和预期是:男人不顾家正常,女人离婚吃亏正常……这种“异类”和常态的区分能让他们感到安心,维护了他们内心的秩序,能让他们继续把自己不舒服的日子过下去。所以出现了很有意思的情况,很多女用户甚至共情大S的婆婆:你看她怎么当妈的,她都不接孩子,她太不正常了。

可为什么女人吃亏才正常?女人遭遇出轨只能忍着或者哭诉才正常?为什么爸爸不能接孩子?为什么女人一旦生育后,母亲的身份就高于了她自己的身份?

不赞同那么多评论对大S的谩骂,但这并不代表我主张女人都要学她,也不代表我要宣扬她的做法,我只是想说,2022年了,我们的社会对这样的女性应该有一种“允许”的态度了吧,我刚看了一眼微博热搜,已经掀起了新一轮的荡妇羞辱,先是羞辱大S的妈妈年轻时疑似是交际花,再是把大小S的隐疾堂而皇之公之于众,这不是上野千鹤子口中的厌女症的集中展示是什么呢?

只有当大家都觉得女性在离婚时争夺赡养费保护自己利益无可厚非,女性离异后带娃再婚时机也无可厚非的时候,这个社会才是真正实现了女性友好,难道不是吗?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