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嫦娥五号预计2017年发射 实现自动采样

字体大小:

规划为“绕、落、回”三期的中国探月工程,已经圆满完成二期工程,转入三期。

全国政协委员、嫦娥二号和三号总指挥顾问、总设计师顾问叶培建1日在京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谈探月工程最新进展及嫦娥卫星现状。

嫦娥五号将带回月球样品

探月三期任务将主要实现无人自动采样返回,嫦娥五号将是任务执行者。

叶培建说,嫦娥五号作为三期工程“主打星”,将于2017年左右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中心发射,完成探月工程的重大跨越——带回月球样品。

届时,中国科学家手头上将首次拥有我们的飞行器带回来的月球样品。“那是历史性时刻。”他说。

和嫦娥三号由着陆器、巡视器组成不同,嫦娥五号由上升器、着陆器、轨道器、返回器组成。嫦娥五号的任务也“难多了”。

叶培建说,在月面取样完成后要封装,要求不能有任何可能引起的污染;要在月面上起飞升空,这将是中国飞行器第一次在地外天体起飞上升;还要在月球轨道交会对接——与神舟飞船和天宫一号交会对接不同,月球轨道交会对接测控技术难度大、精度高。

嫦娥五号还要以接近第二宇宙速度(11.2公里/秒),返回地球上的中国可控范围。“这是我们要突破的关键技术之一。”叶培建说。

当前,嫦娥五号研制进展良好,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

叶培建透露,为确保“返回”任务的精确完成,中国将在2014年发射一个嫦娥五号试验器,飞行到月球附近,绕月球后,从月球返回。

“返回轨道和嫦娥五号一样,返回器也是一样。”叶培建说,这将验证中国是否掌握从月球返回的技术。

嫦娥二号刷新深空探测距离

2029年回归

已成为中国首个太阳系人造小行星的嫦娥二号卫星,日前再次刷新中国深空探测最远距离,达到7000万公里。

谈及嫦娥二号价值,叶培建认为,它可以测试国产元器件寿命,可以验证中国测控通信系统的传输能力。

“也不排除飞行过程中有新的科学发现。”叶培建说,深空探测中,元器件使用寿命和测控通信能力的验证对我们今后工作十分重要。

嫦娥二号预计将于2014年7月突破1亿公里。叶培建说,由于嫦娥二号已经是围绕太阳飞行的小行星,最远可飞行到离地球3亿公里处;2029年前后将回归到距离地球700多万公里的近地点。

嫦娥三号圆满“落月”

四号将用来做“更创新”的事情

嫦娥三号着陆器和巡视器在月球上安全度过首个月夜,标志中国圆满完成探月二期工程。

叶培建评价,嫦娥三号在月球轨道安全降落,精准、漂亮;实现自主避障,创造了落月航天“第一次”的纪录。此外,中国把巡视器“月球车”安全从着陆器上分离,在月球上行走,成功突破探测器月夜生存技术;还有,嫦娥三号上的科学载荷,获取了很多新成果。

“由此,中国对月球环境有了比过去更加清楚的认识。”他说。

随着探月二期的落幕,原本打算用作嫦娥三号备份星的嫦娥四号将发挥什么作用呢?

叶培建认为,不应该让嫦娥四号再做与嫦娥三号重复的事情,而应该去做更有创新、更有意义的事情。

链接

中国已具备开展火星探测的条件

叶培建1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探索月球,中国已经具备开展火星探测的条件。

叶培建表示,深空探测,必须要走到比月球更远的地方,中国航天人在嫦娥一号完成后就设想探测火星。经过多年发展,中国航天事业已比较成体系。尤其是探月工程二期后,中国建立完善了地面站,解决了测控通信等难题。“目前,我们已经具备开展火星探测的条件,包括可以发射一个火星探测器,围绕着火星‘转’起来进行探测星球,也可以设法‘落’下去,测控通信等都没有问题。但什么时候去,取决于国家财力和决策。”

据了解,火星作为太阳系内的一颗行星,跟地球的相似程度非常高,有稀薄的大气层,四季分明,是被科学家认为“有望被改造为适合人类居住的行星”。按照目前人类所掌握的技术,从地球上发射的探测器到达火星要用10个月,一次探测要用500天到800天。

截至目前,人类共进行了40多次火星探测,半数以上以失败告终。所有任务中包括13次着陆,其中只有7架探测器在着陆后成功发回信号。2011年,搭载中国首个火星探测器“萤火一号”的俄罗斯探测器出现故障,中国首次火星探测行动流产。

“宇宙浩瀚,终有一天我们要走出地球。航天人将致力于探索太空,加深国人对宇宙的探索和理解,提高中国航天进入太空的能力。”

相关新闻

“玉兔”完成“既定动作”

“玉兔”是中国首辆月球车,2013年12月15日抵达月球表面。它在月球的生存与健康状况牵动着亿万国人的心。叶培建1日在京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最初任务计划,“玉兔”已完成“既定动作”。对“玉兔”出现的故障,科学家仍然在努力修复。

据介绍,在安然度过第一月夜后,“玉兔”迎来“难熬”的第二个月昼。叶培建说,驱动机构的控制电路出问题,导致它不能按照正常程序进入第二次休眠。

“正常休眠需要做一些动作,收起桅杆,盖起太阳帆板,‘玉兔’机构空间出现异常,驱动不能正常运行,就无法做这些动作。”叶培建说,这意味着它要在严酷的低温条件下度过下一个月夜。

经过工作人员努力,“玉兔”在第二个月昼终于苏醒。据介绍,现在各个设备都趋于正常,大部分荷载也能正常工作。

“按照最初定义的完成任务标准,‘玉兔’已经圆满完成它的任务了。”叶培建说,它经历了从地球发射到月球,着陆在月球,驶离着陆器,并进行了科学探测。

他认为,嫦娥三号着陆器和巡视器在月球上安全度过首个月夜,标志着中国已经成功突破探测器月夜生存技术。

2月23日,嫦娥三号再次进入月夜休眠。叶培建说,着陆器正常,但巡视器“玉兔”状态不那么让人兴奋。“我们盼望它再次醒来。”

对于玉兔遭遇的“技术故障”,叶培建说,作为航天人,我们有很大的歉意;航天探索有很多未知数需要人类探索,很多问题要重新认识。比如,月球环境之恶劣。“人类对月球复杂的地形和地貌、辐射、月尘、温差等认知尚少,这些可能导致通信中断、方向迷失、车体无法动弹等病症。”

未来玉兔会否“回家”?叶培建说,不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