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到饱的医疗文化

台湾是个很方便的国家,只要你愿意付费,几乎你要享受的服务都可以有「无限放题」(日译:无限制使用)的服务,如:电信服务的吃到饱专桉、各式中西餐厅的吃到饱、电子书阅读吃到饱服务等等。在医疗服务方面,台湾有全世界称赞的公办健保,民众也可以享有「看病吃到饱」的服务,只要你每月固定缴交健保费用,即可不受次数限制地到各大医院享受「超值」的医疗服务。

健保制度与药安问题

当然,好的健保制度让民众感到方便,但是其背后所带来的用药品质危机,正在台湾开始酝酿发生。在什么都不收费的背景下,健保实属一稳亏不赚的行业,但是这个其中产生的亏损,补偿策略有二:提升保费或调降药价。而健保最常做的也就是调降药价,来减少药费的支出,以达到损益的两平。

从市场运作机制观之,买卖方的订价是经过双方不断地议价,所产生的交易共识,而订价高低,端看买方与卖方各自议价力来决定,而议价力高低则决定了供应商与制造厂的利润空间。但在健保医疗市场,这个市场运作机制,供应商及制造商是议价力几乎为零,也就是说其市场订价,端由买方市场来决定。

这裡可以用一个情境来比喻;民众及健保局为医疗「付费者」,医院及诊所为「供应商」,药厂则为「制造商」。「付费者」告诉「供应商」:「现在我就给付这些钱,你一定要卖我这些药」,「供应商」为了利润,可以选择成本较低的药品卖给消费者,或者,再往上跟「制造厂」议价,若「制造厂」无法完成议价共识的时候,「供应商」可选用其他药品,而「制造厂」将失去利润。这样的市场机制,买方议价力量大,让「供应商」及「制造厂」都无法决定自己的利润。

因此,上游供应商为了增加自己的利润,只能发展其他医疗策略,如:开发自费医疗市场,或是非业内收入,如:护理之家或停车场收入等;若是「制造厂」,则选择使用低制造成本的原料,来增加其利润。更甚者,若是不肖的业者,则有可能使用非许可的原料,来进行药品制作,如:使用食品级原料「碳酸钙」或「碳酸镁」制作成胃药,冲击到洗肾患者,更害到普罗大众。

似乎,不管是食品、饮品、所有生活用品乃至医疗,台湾人都身受台湾人自己贪小便宜、比价的「恶习」所害。回归初衷,食品是良心事业,若无法以同理心行事,终究害人害己。

来源: 中时电子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