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下午察:那些闯入国会的特粉们

昨天闯入美国国会大厦的各路特朗普支持者们以其独特造型和荒诞行为令人印象深刻。(互联网)

字体大小: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支持者因不满大选结果昨天(1月7日)闯入正在进行辩论的国会,并与执法人员爆发冲突,至今导致五人死亡,引起全球政界和舆论一片哗然。

其中,第一个倒在血泊中,也是目前唯一一个确认其身份的示威者,是一名在美国空军效力14年的退伍女兵阿什莉·巴比特(Ashli Babbitt)。

2021-01-07t023525z_858418205_rc2p2l93om2v_rtrmadp_3_usa-election-death_Medium.jpg
闯入国会的示威者巴比特当场倒在血泊中。(视频截图)

特朗普铁粉巴比特

ba_shi_te__Medium.jpg
一名在美国空军效力14年的退伍女兵阿什莉·巴比特在昨天的示威中死亡。(推特截图)

根据《纽约时报》的一篇详细报道,自称“退役美军”且爱国的巴比特闯入国会前一天(1月6日),在一则推特回复中写道:“没什么能阻挡我们……他们可以一试再试,但风暴已然到来,将在24小时内降临华府……从黑暗到光明!”

20210107115447949_Medium.jpg
巴比特在出发去华盛顿前晚的最后回复。(推特截图)

当示威份子冲破通往国会议长大厅的门时,身材娇小、穿着雪地靴和牛仔裤、脖子上围着特朗普旗帜的巴比特是站在最前面的那一个,但也是最快倒下的一个。

巴比特一面喊着“冲啊”一面被两个大汉抬到窗口,正当她把头探向窗户时,一名身着便衣的国会警察开枪击中了她。她在送院数小时后伤重死去。

巴比特32岁的弟弟威特瑟夫特(Roger Witthoeft)说,虽然并不知道姐姐打算去华盛顿抗议,但他对姐姐作出此举并不惊讶。

威特瑟夫特还剖析说,姐姐35年的生命中有14年在服役,这等于是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如果你感觉你把人生的大部分都奉献给了国家,声音却没有被倾听,那是难以下咽的苦药。这就是她心烦意乱的原因。”

_116390322_ehvtwcwucaabzsu_Medium.jpg
巴比特(右)经常出现在支持特朗普的场合。(互联网)

失意的退伍生活

2016年,作为一名级别相对较低的空军军人,曾经派驻阿富汗与伊拉克的巴比特离开了军队,而如果她可以迟几年退役,便有资格领取养老金和其他福利。

之后她在马里兰州核电站从事了两年安保工作。

随后她和第二任丈夫搬回加州,在她出生的地方——圣地亚哥经营一家游泳池维修和服务公司。

然而她的创业之路步履维艰。她申请了一笔成本高昂的短期商业贷款,但公司生意并不足以支付高额利息,导致她很快被贷款人起诉。

men_pai__Medium.jpg
巴比特经营的泳池服务公司门上贴着一张海报,真实反映了她的政治主张(路透社)

不过,这家泳池服务公司门上贴着一张海报,真实反映了老板的政治主张。巨幅海报的标题是“无口罩自治区——更为人所知的美国”,下面还写着:“(在这里)我们像男人一样握手,像兄弟一样互击拳头”“如果你在外边需要戴口罩,我不肯定能帮得了你什么,但我们会为你祈祷,因为我们相信上帝!”“我们将捍卫我们的领地!”

威特瑟夫特说,退役后,姐姐终于可以真正说出自己想说的话,而不必憋在心里。威特瑟夫特还透露,姐姐对圣地亚哥许多无家可归者和经营小企业面临的困难感到沮丧。

谁是“匿名者Q”(QAnon)?

巴比特的社交媒体上有大量与QAnon有关的信息。事实上许多特朗普铁粉同时也是QAnon的追随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QAnon的理念是他们支持特朗普的基础。

qlu_tou__Medium.jpg
许多特朗普铁粉同时也是QAnon的追随者(法新社)

QAnon被视为一个广泛传播的、没有任何根据的阴谋论团体,其核心是特朗普正在对政府、商界和媒体中崇拜撒旦的恋童癖精英发动一场秘密战争。

这个在2017年10月冒出来的阴谋论团体将自己描述为了解特朗普和“深层政府”之间秘密权力斗争真相的政府内部人士,还宣称知道一个由特朗普主导的秘密计划。

而冠病疫情让QAnon的理论传播得更加广泛。根据美国民调和智库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去年9月的一项研究结果,近一半的美国人听说过QAnon,比六个月前增加了一倍。在听说过的人中,竟有五分之一的人对其持正面看法。

QAnon的追随者们相信一些离奇的理论,比如“冠病病毒是假的”“(被白人警察压颈而死的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是一场骗局,只为了策划一场种族对立战争”等。

特朗普曾形容QAnon的支持者是“热爱我们国家的人”。而在去年8月19日,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说:“我对这个运动(QAnon)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们非常喜欢我,这一点我很感激。”

事实上,巴比特并不是唯一来自QAnon的抗议者。当天有大量QAnon的支持者涌入国会大厦。还有人穿着带有QAnon标志的卫衣,上面印着该组织的口号“相信计划”。

野蛮人安吉利

ye_man_ren_bloomberg_Medium.jpg
特朗普铁粉、示威者安吉利头戴牛角皮帽,脸上涂着红、蓝、白三色,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彭博社)

          

_116385602_gettyimages-1294949487_Medium.jpg
(互联网)

这名头戴牛角皮帽,脸上涂着红、蓝、白三色,挂着银链赤膊上阵,手中还举着一支挂有美国国旗长矛的男子也是QAnon的忠实拥趸。

他是去年亚利桑那州亲特朗普集会的常客安吉利(Jake Angeli),自称“QAnon萨满”。

作为特朗普铁粉,过去的一年里,他经常这样“盛装打扮”出现在全国各地的示威活动中。去年11月,他被拍到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发表演讲,就选举存在欺诈的说法发表演讲。

他的个人面簿主页也充满了各种极端想法和阴谋论的图片和表情包。

坐在佩洛西座椅上的男人

noter_fa_xin__Medium.jpg
闯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办公室的巴内特还给议长留了个纸条。(路透社)

当天闯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办公室的巴内特(Richard Barnett)可能早就憧憬这么一天:一屁股坐在佩洛西的座椅,还把脚放到办公桌上,看起来十分惬意。

7-1_Medium.jpg
(法新社)

他还给议长留了个纸条,上面写道:“我们不会退缩!”

60岁的巴内特被警察赶出国会大厦后,激动地向周围的人炫耀自己从佩洛西办公室“顺”出来的“纪念品”:一个印有佩洛西名字的专属信封,里面装着写给一名共和党议员的信。

但巴内特否认偷窃,因为他称在佩洛西办公桌上留了一枚25分硬币。

巴内特去年11月曾多次参加指控美国大选欺诈的抗议活动。上周六他还在社交媒体上批评佩洛西,认为她不该说“白人民族主义”是不好的,也曾发帖反对加强枪支管制,以及参加“匿名者Q”组织的活动。

右翼组织“骄傲男孩”

另一个被发现参与国会大厦袭击的群体是极右翼组织“骄傲男孩”(Proud Boys)的成员。

ji_you_yi_zu_zhi_jiao_ao_nan_hai_de_cheng_yuan_zuo_chu_okde_shou_shi_biao_shi_bai_ren_de_li_liang_kang_yi_guo_hui_ren_zheng_2020nian_da_xuan_jie_guo__Medium.jpg
极右翼组织“骄傲男孩”的成员做出“OK”的手势,表示“白人的力量”,抗议国会认证2020年大选结果。(路透社)

这个成立于2016年的组织是一个反移民、反穆斯林、反变性、和反犹太且成员均为男性的组织。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与当选总统拜登在去年11月的选前辩论中提到了“骄傲男孩”,使这个自称是“西方沙文主义者”港湾的组织名声大噪。

当时,特朗普说:“骄傲男孩,退后一步,做好准备。”但他之后为自己辩护称,他并不知道他们是谁。

enrique_tarrio_fa_xin__Medium.jpg
“骄傲男孩”领导人塔里奥(Enrique Tarrio)(互联网)

就在袭击国会前两天,“骄傲男孩”领导人塔里奥(Enrique Tarrio)还因在一个以非裔美国人为主的教堂里破坏财物被捕。

除了上述这些颇具代表性的示威者,还有一些“籍籍无名”的特朗普铁粉们为世人留下了一幅幅同样荒诞的画面。

说中文的“特粉”

当天冲入国会的特朗普支持者中,至少还有一人是会讲中文的“川粉”。

网上热传的这段视频除了显示出当天的混乱场面,还能清晰的听到拍摄者用字正腔圆的中文喊到:“我们已经占领了国会,但是没有看到国会参议员、众议员”。

这名特朗普支持者在社交媒体视频中展示着示威者在国会内走动的画面,随即高喊,“We the people(我们就是人民)!Great people(伟大的人民)!”

扛起讲台的特粉

_116385604_gettyimages-1294949346_Medium.jpg
一名戴着特朗普帽的男子从红色的导游绳之间走过,他举着印有众议院议长印章的讲台摆出姿势。(路透社)

举战旗的特粉

flagerx_Medium.jpg
一名特朗普支持者在突破安全防线后,在参议院入口附近的美国国会大厦二楼举着联邦战旗。(路透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