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红衣小女孩2》 杨丞琳荣升“外婆”

许玮宁(左)在《红衣小女孩2》演出一个失踪已久即将临盆的女子。右为演出社工的杨丞琳。(剧照/邵氏)

字体大小:

33岁的台湾偶像杨丞琳在惊悚鬼片《红衣小女孩2》荣升“外祖母”,杨丞琳在接受《联合早报》长途电访时表明不介意当年轻阿嫲,她说:“我在《红2》有个15岁的女儿是有原因的。”她表明今后接到演出阿嫲的角色,不会立刻拒绝,主要看剧情是不是需要,有得发挥吗,只要不是太荒谬与刻意的,都可以尝试。

《红2》另一女星许玮宁则说,只要角色有得发挥,可以演出妈妈与祖母。她说:“现在有很多好莱坞片是那种最辣外祖母,最辣阿嫲。最近Juliette- Binoche(茱丽叶毕诺许)在《辣妈好孕到》不就与片中的女儿同时怀孕,就很好玩。她要当外婆但同时又要当妈,这样的戏超酷的,谁不会想接?”

杨丞琳许玮宁 戴护身符拍片

《红2》刻画工作忙碌的社工李淑芬(杨丞琳饰),忽略了对15岁女儿李雅婷的关心,直到雅婷怀孕继而失踪,淑芬才发现自己心里有个未解的结。她想尽办法要找雅婷,却接连遇上怪事,她遇到一个把女儿囚禁在符咒中的母亲林美华(高慧君饰),以及一个失踪已久即将临盆的女子沈怡君(许玮宁饰)。三个母亲怀抱着对孩子的爱而走进红色森林,最终,淑芬才发现,原来一切都肇因于红衣小女孩的身世之谜,所有的恐惧背后都包含着爱。

影片在荒山野外,以及废弃建筑取景。杨丞琳坦承拍摄时有戴护身符:“就是一个简单的符而已,在特殊的场景,就有烧纸钱与过火去掉当天不好的东西。

杨丞琳说:“拍摄时心理不是很舒服,到了某些场景有头涨涨与晕晕的感觉,除此之外,并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许玮宁说:“我与杨丞琳一样会准备护身符,因为拍戏不能挂在脖子上,我把它缝在内衣里,让它最贴近身体。回到家以后,妈妈会帮我准备除霉包,里头有各种药材如艾草,我用来洗头洗身体,每天都会做。”

问杨丞琳如果现实中真的有“阿飘”,她遇到阿飘会有什么本能的反应,杨丞琳说:“应该会觉得是人吧!我之前看到过一个影子,当下不会觉得它是鬼,会觉得为什么有个人在那里。可是事后才会觉得不可能是人,那边明明没有路。当下你不会想太多,只是觉得他是人而已。”

杨丞琳配音被画面吓 许玮宁半眉扮相吓人

杨丞琳片中和红衣小女孩对戏,事后独自在录音室配音时,被画面中跳出来的小女孩吓到放声尖叫,她说自己吓得喘到不行。许玮宁片中剃半眉的素颜也相当惊悚,她透露开拍前一晚凌晨和经纪人视讯连线剃眉过程,原本她打算全剃光,立马被经纪人阻止,没想到半眉扮相吓人效果竟更惊人。

《红2》感动多于恐怖

怕鬼片的杨丞琳原本没有看第一集,后来看了,她说:“用快转的方式,我感觉到会有惊悚的画面,就快转,看到有人的画面,就放开快转。”她说第二集该吓人的地方有,该感人的也有。“一开始就让观众颇紧绷的。”许玮宁觉得第二集故事内容比第一集丰富,也复杂很多,情感强烈度也比第一集强烈。

她说:“第一集在讲每个人的执念与心魔,来到第二集,就讲要如何去化解它,最重要就是爱。第一集是个起头,这集把起头做个收尾,告诉大家在这个事件里应该要珍惜的是当下。”

杨丞琳觉得《红2》不是大家想象中的恐怖片,怕看恐怖片的人也可以看,因为以剧情为轴心的恐怖片,大家不必焦虑何时会被吓到。许玮宁认为《红2》感动多于恐怖,读者可以抱着欣赏一部好片的心情看戏,她促狭说:“看片时注意身边坐着的是谁,哈哈哈。”顿了顿说:“我真心推荐,因为我们全心全力付出,希望大家看到我们的表现。”

杨丞琳 靠药物及念力走出“阴影魔障”

杨丞琳说拍《红衣小女孩2》让她“身心受损”,会有莫名掉泪,情绪陷低谷,失眠到天亮等“不对劲”状态,她意识到自己像“疯子”,后来靠镇定剂及安眠药加上念力,甚至预约了催眠师,让自己走出“阴影魔障”。问她回想这段苦不堪言的日子,会后悔接下《红2》吗?她吐露拍摄时很专注,拍完才有反扑,当时情绪陷入低迷:“会觉得有好有坏,不太想要有这种身心受损体验,但又觉得有这种体验,好像也不是不好。”

许玮宁的角色延续自首集,片中在深山里的废弃医院被发现,孕肚超大,精神失常,披头散发,样子比鬼还恐怖。她表明不想再尝试沉重角色:“但演员都很难抗拒好剧本和有得发挥的角色。近期是不想拍这样沉重的戏,但程伟豪导演的戏应该不会拒绝,他有才华,有想法,知道自己要什么,并逼出演员极限,与他合作是成长,我希望一直这样成长下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