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巢半年闯中国成绩亮眼 童冰玉:人脉很重要

童冰玉到中国拍摄古装剧,感受大制作的震撼。(互联网)
童冰玉的老公在她今年生日时求婚。(互联网)

离巢半年闯荡中国市场,童冰玉感受不同的工作文化有了新体悟:“说到底,很多时候都要靠人脉和关系。”

童冰玉今年2月宣布约满离开新传媒,过去近半年她到中国发展成绩亮眼,拍了两部电视剧,还有机会客串武侠片《倚天屠龙记》,下半年更将演出制作费达三亿人民币的大制作《置生死于度外》,她也担任该片的联合出品人兼制片人。

她在接受《联合晚报》专访时畅谈她在中国拍戏的经历,坦言:“大开眼界”。

客串《倚天屠龙记》让她见识到大制作的气派,“它跟我过去10年的拍摄环境都不一样,比方说我的戏百分之八十是打戏,但我根本不需要打,因为我有替身。”

除了武替,演员还有文替,“不是因为我们大牌,而是为了省时间,有时候会分两组拍摄,我在拍武戏的时候,文替就会在另一组和另一个演员对戏。”

一个剧组有多达300人,也让童冰玉震撼不小,“但人太多、分工太细也是个问题,你一个头就有三个人负责,跟工作人员传达要求,他说:‘好,我会跟谁谁谁说’,但那个谁谁谁永远不知道是谁,因为人太多了。”

但让童冰玉感受更深刻的,是人脉的重要性,“说到底,很多时候都要靠人脉和关系。我常问自己,凭什么待遇比其他人好?坦白说很多演员都演过大制作中很好的角色,但他们还是每天自己扛凳子,拿包包。”

在中国大咖小咖分得很清楚,有没有“后台”待遇也不同,“我客串《倚天》一个角色,但因为是导演引荐进来的,待遇就不一样,镜头也特别多,可能收入也跟主演差不多。”

这让她有点心虚,“我何德何能?但这也让我看到一点,在新加坡我们很被动,都是公司说了算,演员只要在演技上有所表现就可以了。但在这里我看到另一条路,就是从商业角度来看,要如何建立自己的平台,让演艺事业走得很远?演员要突破很多不一样的瓶颈,这是我离开后领略到的,以前我把自己局限在小框框里,但原来除了演技,演员还要经营人脉、背景等等。”

她感叹已渐渐失去了当初单纯演戏的环境,“我以前没那么积极跟商家品牌配合的,但现在那似乎已经是工作的一部分,我开始意识到艺人需要与时并进,需要在品牌之间建立地位。”

中国拍戏酬劳翻倍

谈到大家都好奇的拍戏酬劳,童冰玉坦言:“酬劳是多的,我在那里拍的三部戏,都不是第一女主角,甚至一部还是客串性质,但一部就等于这里一年的酬劳。”

不过她解释:“但大家不要想得太夸张,因为你把市场放大来看,所有东西就会膨胀,就像为什么一个头发要10几个人做?因为他们人多,我们一个人做四个人的戏,他们四个人做一个人的工。”

她透露新加坡一个特约演员,一天的酬劳可能是500新元,但用13亿人口的比例来换算,中国一个特约拿10万元(约2万新元)也是正常的。

助理照顾起居饮食

童冰玉在中国拍戏,起居饮食都由助理照料,笑说:“我已经被训练到不懂得照顾自己的日常生活了。”

她说:“早上起来一定有一壶咖啡,一壶柠檬水,所以我连咖啡要去哪里买都不知道。助理会确保我一出酒店司机已经在等我,一上车就会有粥和小饼干吃。午餐时间还没到,助理就会拿菜单给我选,然后叫外卖。”

起居饮食被照顾得周全,但她却觉得人和人之间变得疏离了,“演员之间没那么熟悉,在新加坡拍戏是一家人的感觉,在那边大家有自己的休息室,感觉比较疏离。”

此外演员和导演的沟通也隔了一层,“我们都看不到导演,因为片场很大,导演通常都在控制室,跟演员讲戏的是副导或其他人。演员有东西要问导演,须通过工作人员用对讲机传话,你更不用想知道故事人、统筹是谁。”

与老公感情变牢固

童冰玉如今事业发展顺利,和经纪人老公纪凯伦的感情也渐入佳境。

她的老公在她今年6月生日的时候求婚,弥补当年“穷到没办法求婚”的遗憾,让她感动不已,“总算是把10年前的愿望达成了,也觉得当初的选择没有错。一开始很多人不看好我们,质疑我是不是选对了老公。后来他当我经纪人,也有很多人说我们一定有很多摩擦,但我们都一步一步克服了。”

两人的婚姻道路一开始并不顺利,“那时候聚少离多,彼此互不信任,常有摩擦。他刚开始当我的经纪人也蛮惨的,要放弃自己的工作,重新适应。”

但夫妻俩一起打拼事业,感情渐渐变得牢固,“我们的理想、目标和价值观是一致的。而我现在不管认识什么朋友,他都对我很有信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童冰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