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DJ时是老大 文鸿电影界低声下气

字体大小:

当DJ是老大、当制片人帮人拿鞋!电台UFM100.3“一哥”文鸿笑指当DJ能“为所欲为”,在电影的世界却得“低声下气”,仍感谢电影给予他的磨炼跟机会。

《联合晚报》推出的单元《下午茶星闻》,本期邀请到电台UFM100.3“一哥”文鸿与听众聊天喝茶,50多岁的公务员黄丽晶全最初有些紧张,但随着文鸿的妙语如珠、调侃揶揄,她渐渐开始放轻松、发问,现场笑声不断。文鸿2014年宣布与本地导演陈哲艺成立“长景路电影工作室”,跨界电影,丽晶问他喜欢当DJ还是拍电影?文鸿妙回说,在电台待久了可能会“为所欲为”:“我在电影里等于低声下气,所以我有时候觉得我虽然不那么喜欢电影,但我要感谢电影给我磨炼跟机会。”

文鸿表示,在电影的领域里,自己的工作是“producer”,“不同国家不同翻译,有的人翻译‘制作人’,有的翻译‘制片人’,我基本上做电影就是找东西的:找钱、找人、找资源。”

他开玩笑说,制片人就是骗制作人把钱投进电影,“我当DJ每天都在‘骗’你们,其实差不多一样!所谓的‘骗’,是把你的想法呈现给那个人,如果他认同你的理念(就投资)。”

在电台的领域,文鸿毫无疑问是“一哥”,他也坦言,做广播比较得心应手,可是在电影的世界里是一张白纸。

“我举个例子,我当DJ时,我是老大,别人帮我拿东西,我像明星一样被照顾。做电影时,我是帮他们拿鞋的。”

20190321_showbiz-huang-02_Medium.jpg
文鸿感谢电影给他磨炼跟机会。(谢智扬摄)

他说,像是接下来要到台北参加电影发布会,邀请方却只有一张商务舱的机票给演员,自己坐的是经济舱;去到国外,他还得帮忙安排服装。

不过,文鸿视这些为很好的磨炼,他指:“这些我可能在电台比较没有机会经历……这种感觉,你在一个领域待久,可能就找不回来了。”

帮女同事挡酒发现自己好酒量

帮女同事挡酒才发现自己好酒量,文鸿曾在做节目时给蔡澜斟酒:等他喝醉了就问犀利的问题!

受工作影响,文鸿以前跟朋友聚餐总会想控制场面,全程讲不停,后来发觉自己蛮累的,现在尽量避免人多的场合。

“我比较喜欢一对一(吃饭),所以有一个非常糟糕的情况,就是我一周要吃很多顿饭!朋友之间虽然都认识,但都分开约。”

他偶尔也会跟朋友小酌,但强调自己不是酒鬼,“我开始喝酒,是因为在前公司时跟一群女同事到中国公干,那个年代要懂得应酬,因为都是女同事,所以我帮忙挡酒。挡一挡,发现自己酒量还不错。”

20190321_showbiz-huang-03_Medium.jpg
文鸿曾帮女同事挡酒,挡一挡,发现自己好酒量。(谢智扬摄)

他忆起,一次蔡澜带了两名港姐上节目,他知道蔡澜好爱杯中物,为了让节目访问顺利于是现场斟酒,蔡澜边喝边说“我回去一定要跟香港人讲!谁说新加坡管很严?新加坡多么开放自由啊。”

他笑指,蔡澜微醺时,就开始发文犀利的问题,但他也补充:“我觉得在工作场所,适可而止……酒品是很重要的。”

承诺安排粉丝到电台实习

还未与丽晶碰面时,记者告诉文鸿,这名听众是听古典音乐的,他当下的反应是:“完蛋了,没有什么话题!”

他说,早期在台湾做广播时,曾买一堆古典音乐的杂志、书籍和唱片,但都没听,最近一次听古典乐是晚上临睡前,因为睡不着,笑言听说听巴哈(Bach)有助眠功效!

他还预先准备了一份小礼物送丽晶:是他第一次去西藏时“请”回来的小金轮。他贴心说:“但我担心她有其他宗教信仰,所以出门之前拿了一罐卸妆水,因为去年买的时候要买两罐,我用到过期都用不完,所以想说可以送她。”丽晶则回赠文鸿从台湾带回来的凤梨干;为了隆重其事,她当天还特找来曾为她化新娘妆的星级化妆师李嵩(Andy Lee)为她化妆呢。

谈到能与偶像的近距离互动,丽晶说,很荣幸能跟文鸿一起喝下午茶,“等待期间很紧张,一直冒汗……我准备的话题都忘光光!很感谢有机会会偶像。”

得悉丽晶从小有个广播梦,文鸿为她完成心愿,承诺会安排带她到电台当实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