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DJ忆 狮城何处最有感觉?

今天,8月9日,新加坡54岁生日。

在岛国生活,每天东南西北中穿梭,是否对那一个地方那个角落最有感觉、最有印象呢?

趁着国庆,找来老中青三代艺人、DJ来说说他们对狮城最有感觉的地方。

陈建彬难忘中峇鲁巴刹

“50多年前,当我还是个小学生,我家在中峇鲁巴刹开了个小档口卖衣服。我在那里卖了几年的女装衣服,包括‘六角形’的内衣裤,我还记得是中国梅花牌。因为那时我爸爸是在侨兴国货当管理员,所以跟他们拿货。”

建彬大哥笑说,那时“练就”出用目测就能准确选出适合购买者的尺寸。

20180723_1532334238114_2659857796237677_0_am9uehc_zuann-horz_09082019_Medium.jpg
黄俊雄怀念西部头龙游乐场。(档案照)

黄俊雄怀念西部头龙游乐场

“我的小学到中学时期的住家是在西部的一间店屋,住了大概有十年吧。店屋旁有个大头龙的游乐场,我常跟弟妹及朋友在那里玩乐,玩捉迷藏及‘goh li’(玻璃弹珠),也会跟弟妹各自骑着脚踏车在周围骑游。那是我非常无忧无虑、快乐的日子,所以记忆很深刻。”

cty_4413-horz_09082019_Medium.jpg
陈罗密欧钟情樟宜机场。(档案照)

陈罗密欧钟情樟宜机场

“从小住在东部,小时候父亲常在星期天带我们一家出外用餐,然后就去樟宜机场看飞机起降。我以前念书时也常跟同学去机场温课,因为那里很安静。”

jer_0689-horz_09082019_Medium.jpg
蔡淳佳不舍70年代的金文泰。(档案照)

蔡淳佳不舍金文泰

“我在金文泰住了41年,常去的地方是熟食中心。不过,今年终于搬迁了,有些舍不得,但回忆是永恒的。其实相较之下,我更活跃在荷兰村,因为我在那里经营自己的眼镜行。”

leo_9421-horz_09082019_Medium.jpg
庄米雪回味昔日大巴窑公园海鲜馆。(档案照)

庄米雪回味大巴窑公园海鲜馆

“小时候我父母常带我和亲戚去大巴窑公园的海鲜餐馆用餐,去庆祝一些喜事。那里的辣椒螃蟹很美味,但现在我再也吃不到相同的味道。用餐后,我们还会到公园的池边散步。另一个令她难忘的地方是唐城,至少有25年前,当时她巧遇正在拍戏的曾慧芬(已息影),还和她合影呢。”

11100000u-horz_09082019_Medium.jpg
吴刚怀念前国家剧场。(档案照)

吴刚怀念前国家剧场

“我最怀念的是福康宁山下的国家剧场,那是当年我们经常表演或看表演的一个美丽、富有特色的剧场,而且是由全民一人一块磗筹钱建成,是人民汗水与爱国热情的结晶。可惜后来被拆了,每次经过都感觉心酸。”

20181023_1540283266014_1318766015802790_10_5lbw_zuann-horz_09082019_Medium.jpg
洪凌留恋三巴旺夜间钓虾场。(档案照)

洪凌留恋三巴旺夜间钓虾场

“我最难忘的是滨海三巴旺夜间钓虾场,每次晚上睡不着就会约朋友一起去那里。坐在星空下等着大虾上钩,然后开始烧烤虾,真的又好吃又好玩。”

dj_jingyun-horz_0908209_Medium.jpg
洪菁云品味三巴旺黑白屋。(档案照)

洪菁云品味三巴旺黑白屋

“我很喜欢新加坡殖民地时期留下的‘黑白屋’。小时候爸爸带我们去游泳时,总会经过海军港和三巴旺公园一带的那些很大的房子。现在我特别喜欢到实里达航空园那里去喝咖啡,很喜欢一家名为wildseed cafe的咖啡馆,就开在黑白屋里。那里有很好喝的咖啡喝之外,环境也充满绿意,很棒。”

png_dj_solo_weilong-horz_09082019_Medium.jpg
刘伟龙昔日银座广场溜达。(档案照)

刘伟龙银座广场溜达

“我念南华中学时,放学后几乎每天都会和同学到西海岸广场溜达,翻新前名为银座广场。我记得那里有一家泡泡茶店是我和死党的‘基地’,我们有很多心事都在那里和朋友分享、畅谈。楼下还有一间面馆是我们常去庆祝生日的地方。虽然现在那里翻新后比较宽敞,但我还是喜欢银座广场时那种‘旧旧’的感觉,令人感到温暖窝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