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小时家贫打过不少苦工 辉哥11岁当送面包小弟

左图:年轻时的程旭辉长得俊俏。右图:程旭辉的性格爽朗。(档案照)

字体大小:

本地知名喜剧艺人程旭辉(绰号Alamak)在当艺人前,做过的工包括送面包、清理大水沟,以及修理机器。

性格爽朗的辉哥接受《联合晚报》专访时笑着透露:“我苦过来,做过的工可不少。”他说家中有八兄弟姐妹:“爸爸是卖面的,我们小时候家里穷,我十一二岁就去当送面包小弟,送到很远的樟宜。”他说以前工作机会不多,连送面包都得抢来做。

他说,当年也会有承包商包下罗厘,然后到乡村去找临时工:“我们就去清理大水沟。”由于当时还小,他不记得清理哪一带的大水沟,但他却记得:“水沟很臭很臭。”

无师自通修机器

无师自通爱修理机器,70年代至80年代,他在裕廊的纺织厂当技术人员修理机器:“我很喜欢挑战螺丝,如果螺丝的头断了只剩下身体在里面,这时候就得用‘脑’去拿出来,很有挑战。”他记得工作是亲戚朋友介绍的,所以拿了第一个月薪水,妈妈还帮他买了一个礼蓝送给对方。他说当时薪水两百多块,他有补贴家用。

他先后在两家纺织厂工作共20年,纺织业没落他遭到裁员,用赔偿金娶了太太。

离开纺织业,他到加冷大道的电器厂修理喇叭等等,表现不错升做管工,因与里头另一名超严肃的管工合不来,做了10年的程旭辉选择离职。接着跑去修理电单车、罗厘与汽车,但只做了几个月:“太辛苦了,也危险,处理不好,罗厘的轮子会爆炸的。”

晚上当管工 白天兼职做‘咖喱菲’

20190829_showbiz-hui-02_Small.jpg
程旭辉(中)在“红星大奖98”获“十大最受欢迎男艺人”奖,一起获奖的李国煌给他一个兴奋的拥抱。(档案照)

他转到巴耶利峇的电子厂当管工:“长期做夜班,白天就兼职做“咖喱菲”。”他说会当临演,是因为电子厂里的同事觉得他讲话够幽默。晚上做电子厂白天当“咖喱菲”,他是钢铁人吗?他笑笑说:“咖喱菲都得一直等,等时我就睡觉啊!”

他说书念得不多,原是对演戏没信心,但90年代综艺节目《搞笑行动》让他爆红后,他信心大增:“就从45岁红到现在67岁咯!”程旭辉透露当年只念到中一,演出《搞》时根本不识字,看不懂剧本,梁志强还得讲给他听。他后来加紧努力,就读得懂中文:“有心学不怕迟。”

最爱当‘咖喱菲’ 因为没压力

程旭辉在纺织厂工作20年,电器厂与电子厂也是20年,演戏30多年,哪个工作是他的最爱?他打趣说:“当咖喱菲最好,没有压力。”他透露当年做咖喱菲一天约20元:“一个月大概500到600元。”他表明要离开电子厂而全心投入演艺工作时,家人没反对:“都是工作,我都有拿家用回家。”

程旭辉至今还热爱机器,不过已不动手修理:“不过家里的马桶漏水、电灯或是滑动门坏了,我都会自己修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