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

【我的父亲母亲】歌手郑可为 事业家庭皆如歌

订户
郑可为(左一)家庭事业皆顺心,父亲郑顺利(右一)和母亲陈柳莲都很欣慰,享受含饴弄孙之乐。(叶振忠摄)

字体大小:

本地歌手郑可为在音乐氛围浓郁的环境成长,念小一时,爸爸就教她拉二胡,约三四岁时父母已让她学钢琴和小提琴。

然而,一般人对她的认识,始于她在台湾歌手陶喆的巡演上担任和音及拉二胡,那个转捩点让父母卸下心防,接受她朝流行音乐发展,随之而来的邀约,更壮大她的决心。结婚四年,育有一子,她与同为歌手的丈夫因音乐结缘,几乎是父母当年的翻版。

郑可为从当歌手到成家,都有父母陪伴。
郑可为从当歌手到成家,都有父母陪伴。小时父母让她习钢琴、小提琴,也拉二胡接触中西乐,垫下良好的音乐基础。(叶振忠摄)

学音乐的小孩不会变坏,因为深信这个道理,本地歌手郑可为(36岁)的爸妈让她从小学钢琴、小提琴和二胡,却没想到女儿没有受到古典乐的熏陶,后来选择当流行歌手。

两老一开始不赞同女儿的决定,但后来看着她在舞台上慢慢发光发亮,终于释怀。

郑可为会从小接触华乐,原来郑爸爸郑顺利(66岁)和郑妈妈陈柳莲(62岁)都是学华乐的,郑爸爸吹笛子拉二胡,郑妈妈弹琵琶。

“我爸爸妈妈是因为华乐认识的,”郑可为开始爆父母的料。郑爸爸当年在义安工艺学院念书时,加入一个校外华乐团,郑妈妈在团里弹琵琶,郑可为笑说:“我爸爸假假跟我妈妈学琵琶,可是我妈跟我说,他们其实没有在学,都在聊天。”郑妈妈自己爆料:“他到手就停止(学习)了。”三人被自己的爆料逗得哈哈笑。

音乐与学业都顶呱呱

郑可为念小一时,爸爸就教她二胡,在她更小的时候,大概三四岁,爸妈也已经让她学钢琴和小提琴。

郑可为从小就学钢琴与小提琴。(受访者提供)
郑可为从小就学钢琴与小提琴。(受访者提供)

“她很有音乐天分,钢琴老师一直夸她,还叫她去考天才班。”郑爸爸说时,掩不住对女儿的骄傲。

郑可为从小就学小提琴。(受访者提供)
郑可为从小就学小提琴。(受访者提供)

除了有音乐天分,郑可为学业成绩也是顶呱呱,在卍慈小学,小一小二全班第一,小三到小五全校第一,小六时虽然得全校第八,但成绩还是很好,升上莱佛士女中,只是父母有些失望。她说:“因为小六全校第一,名字会刻在一个牌匾上。”

其实郑爸郑妈对这个女儿还是非常疼爱的,赞她从小就很乖,不用严格管教,她会自己看书做功课。郑妈妈说:“她学习能力强,我们从来不担心,也不给她压力。”

除了自己的用功和自律,郑可为也把好成绩归功于妈妈的付出。郑妈妈本来当书记,郑可为出世后,她就辞掉工作当全职家庭主妇,尽心尽力照顾女儿,也亲自教导和督促女儿的功课。

郑爸爸曾在巴士公司上班,后来转到国际轮胎公司当高级经理,50岁时提早退休。他说:“提早退休是因为我太喜欢华乐了,我工作时就在教华乐,退休后继续教。”郑爸爸现在每周一到六在本地多所中小学执教,他说:“这是我退休后的全职工作。”

上初院没参加华乐团

郑可为小学和中学都参加学校华乐团,问她当时是不是对华乐很有兴趣,这时候轮到郑妈妈爆料:“她小时候去看爸爸的表演,都是睡着的。”

郑可为承认幼时是爸爸要她学二胡,她就听话,但她小五小六开始喜欢听流行音乐,上华中初级学院后也不想继续参加华乐团。她说:“中学时,我开始比较喜欢个人演出,上初院后就到李伟菘老师的音乐学校学唱歌和乐器。”

父母都听民歌、华乐,看戏曲,不听流行歌曲,所以郑可为开始对流行歌手这个行业有兴趣时,妈妈并不开心。郑妈妈说:“我坚持她一定要大学毕业再做打算。”她坦承思想传统,担心娱乐圈是染缸,女儿会学坏。

郑可为毕业自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她在大三那年加入陶喆的巡回演唱会团队,担任和音及拉二胡,这成了她人生的一大转捩点——爸妈开始接受她朝流行音乐道路发展。

参与陶喆巡演打开门路

她大学时参加中文学会歌咏组,跟组员一起写歌,发表创作,因此认识了一些音乐人,后来经由介绍认识了本地音乐人吴庆隆。她听说吴庆隆在找和音,对方没说是谁的和音,只说除了能唱也要会乐器,而她会拉二胡,就去试镜。到了第二轮试镜,她才知道吴庆隆将为陶喆的巡演担任音乐总监,陶喆也亲自来新挑选和音。

郑可为在陶喆“就是爱你音乐惊奇之旅”巡回演唱会上与陶喆载歌载舞。(受访者提供)
郑可为在陶喆“就是爱你音乐惊奇之旅”巡回演唱会上与陶喆载歌载舞。(受访者提供)

郑可为顺利通过试镜,开始跟着陶喆跑巡演。陶喆在演唱会上让她有二胡独奏的机会,她也因此打开知名度,当时还上了《早报周刊》封面。

郑可为在陶喆“就是爱你音乐惊奇之旅”巡演上,以二胡独奏《月亮代表我的心》。 (档案照)
郑可为在陶喆“就是爱你音乐惊奇之旅”巡演上,以二胡独奏《月亮代表我的心》。 (档案照)

郑爸爸说:“她跟陶喆去北京时,我们特地飞过去看,觉得她能够跟这些出色的音乐人合作,得到认同,也算有成就。后来报章报道她是新加坡的骄傲,我们也很开心。”

郑妈妈则说:“我更开心是她有自己的创作,我看到她的努力。我去北京看陶喆的演唱会时,也发现吴庆隆的乐队非常好,我就放心了。”

郑可为(左)曾担任林俊杰演唱会和音。(受访者提供)
郑可为(左)曾担任林俊杰演唱会和音。(受访者提供)

陶喆的巡演结束后,郑可为本来打算找一份固定工作,但很快地就接到林俊杰巡演的和音工作,之后又有张惠妹、王力宏,然后又接了陶喆新的巡演。就这样,她做了六年演唱会和音。

歌手不是年年办演唱会,所以她还是决定找一份固定工作,让自己有稳定的收入。她决定当驻唱歌手,发了电邮给许多演出场地,后来也想当婚礼歌手,又发了电邮给每一家酒店毛遂自荐。

她说:“我不希望做音乐没有钱,因为很多人有这样的想法,我要让爸妈放心。我也创立自己的公司,提供婚礼歌手服务。其实我大学三年级就开始赚钱了,我会跟爸妈说我赚多少,让他们安心。”

郑妈妈欣慰地说:“她大三开始就没有跟我们拿零用钱了。”郑爸爸附和说:“我看到她收入不错,生活应该没问题,而且她有创业精神,有好好规划自己的事业。”

不过郑妈妈坦言女儿当驻唱歌手时,她有些心疼和担心。“因为都是晚上驻唱嘛,很晚才回到家。”她转头问女儿:“你记得那时候我都在等你回来吗?”郑可为笑说:“让我有了一种不必要的内疚和压力。”

音乐成了郑可为的全职工作,郑爸爸说:“我们也就接受了,让她继续,尊重她的选择。后来她多次代表新加坡到海外演出,我们感到很骄傲。”

郑可为2009年跟好友盈盈一起发行首张EP“KEEP!”,之后她也发了多张专辑和EP,并多次代表新加坡到上海、成都、北京、海南等地演出。

妹妹步姐后尘

郑爸郑妈好不容易释怀,没想到幼女郑可心也跟随姐姐的脚步,大学毕业后跟爸妈说,不要朝九晚五的工作,要唱歌。

郑可为说:“我妈本来要阻止她的,我妈要晕倒了,但我说不能阻止,这样不公平。”

郑可为和妹妹相差五岁,郑妈妈透露,可心很崇拜姐姐,中学就开始参加歌唱比赛,当时瞒着爸妈,拿到奖杯还放在朋友家。

郑可心先是加入姐姐的公司,当驻唱和婚礼歌手,后来也独立发片,之后加入本地声乐团“麦克疯”(MICappella)。“麦克疯”近年海内外成绩亮眼,郑爸郑妈也放心了。

与父母一样音乐牵出姻缘

郑爸郑妈因为华乐结下姻缘,郑可为和老公沈志豪也是因为音乐结缘。“麦克疯”成员黄烈传在成立“麦克疯”之前,是独立歌手,他有一次办专辑发表会,邀请音乐圈好友郑可为、沈志豪等当特别来宾,促成了这段良缘。

郑可为和沈志豪爱情长跑10年,2015年结婚,两年前诞下儿子Momo。结婚四年,郑可为从父母的相处学到不少夫妻之道。她说:“我爸妈的相处很温和,他们很少吵架,吵架也是‘念念念’而已。他们有自己的脾气和习惯,可以在一起这么久(拍拖四年,结婚38年),因为他们都很包容。”

儿子Momo是不是长得很像妈妈郑可为小时候?(受访者提供)
儿子Momo是不是长得很像妈妈郑可为小时候?(受访者提供)

女儿结婚时,爸妈有给什么叮咛吗?郑妈妈说:“也没有特别叮咛,只跟她说,老公家的长辈也要照顾。”

郑可为笑说:“我们都拍拖这么久了,他们也都认识Alfred(沈志豪)这么久,没有什么需要交代啦!”无需多交代,也因为两老非常放心把女儿交给沈志豪。郑妈妈灿笑说:“我很满意这个女婿,Alfred真的很好。”

郑可为与丈夫沈志豪二月间带儿子到曼谷旅游。(取自沈志豪面簿)
郑可为与丈夫沈志豪二月间带儿子到曼谷旅游。(取自沈志豪面簿)

妈妈当年辞掉工作,全心投入家庭,也让郑可为感受到照顾孩子亲力亲为的可贵。她说:“我都是因工作才把孩子交给爸妈或家翁家婆,不然都是自己来。我很感激他们的帮忙。”她记得Momo四个月大的时候,她得去香港表演,当时还在喂母乳,必须带着Momo同行,爸妈就跟着去,帮忙照顾小孩。

郑妈妈忍不住夸赞女儿:“她是很好的妈妈,真的做得很好,(孩子方面)不依赖女佣,女佣只帮忙做家务。”郑妈妈还让记者看一则简讯,是女儿生日时她传给女儿的,赞女儿是“棒棒的妈妈”。

有催女儿生第二胎吗?

郑可为坦承自己想再生,没想到郑妈妈却说:“我比较自私,我觉得她一个就够了。”原来郑妈妈看见女儿有了小孩后,很多工作停了下来,她不希望女儿跟自己一样。“我希望她不要放弃事业,所以我都尽量帮她照顾孩子。”

郑可为照顾儿子Momo亲力亲为。
郑可为照顾儿子Momo亲力亲为。(叶振忠摄)

郑可为望了妈妈一眼,有些感慨。“我妈妈为了我们放弃了她的事业,还有她的音乐。”郑妈妈幽默地说:“我现在整天看着他(老公)拿着二胡,很难受,羡慕又嫉妒,哈哈!”

嘴上是说嫉妒,其实郑妈妈心里是满满的欣慰和自豪吧!女儿如此优秀,证明她当年的牺牲是值得的。郑爸爸就说,女儿家庭事业皆顺心,两老也很放心,现在就享受含饴弄孙之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