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网民酸缺钱做戏 大明珠泪洒直播室

左图:趁“大明珠”朱玲玲(左)回澳门之前,明珠姐妹做客电台96.3好FM DJ安娜直播节目。右图:“大明珠”朱玲玲谈到网民酸言酸语委屈落泪。
左图:趁“大明珠”朱玲玲(左)回澳门之前,明珠姐妹做客电台96.3好FM DJ安娜直播节目。右图:“大明珠”朱玲玲谈到网民酸言酸语委屈落泪。

字体大小:

封麦后暌违10年回新再唱,“大明珠”朱玲玲提及网民酸言“缺钱用”“很会演”等,委屈泪洒直播室:不想大家误会我是这样的人!

明珠姐妹的母亲月前病逝,本地歌台台主陈志伟为一圆老人家的心愿,在朱妈妈的丧礼上办歌台,姐妹俩为了“报恩”,阔别10年破例合体,于刚过的农历七月歌台上献唱,这也是“大明珠”朱玲玲封麦多年之后献出的明珠姐妹的最后一唱。不过,大明珠朱玲玲此举却惹来网民酸言,指她“缺钱用”“说不唱又出来”“很会演”“香港很乱就跑回来赚钱”,让她今早(9月10日)上电台96.3好FM DJ安娜节目时委屈落泪,泪洒直播室。

明珠姐妹四岁就登台,出道至今超过半个世纪,备受本地歌迷爱戴,但大明珠朱玲玲2010年移居澳门封麦之后,姐妹两未曾合体,此次是为“报恩”破例。

20190910_showbiz-ming-03_Small.jpg
DJ安娜(中)与明珠姐妹不忘来个大合照。

暌违舞台多年,大明珠朱玲玲说,此次再演出,事前还为乐队老师等准备乐谱,印了几十张,结果拿了一叠乐谱到现场,乐队老却说现在不用纸张看乐谱,改用大屏幕和平板电脑。

她有感而发说:“十年的差别那么大。现在还多了直播,直播有好有坏,也有担心的地方,要担当一个责任。”

在意直播观众人数

她表示,像是若没有人上线观看直播,她会觉得有些“丢脸”,“所以每一场会看直播有多少人在看,会有负担压力。此次回来压力特别大。”

除了关注收看人数,她也会看到网民的留言,虽说大部分网民都乐见姐妹两合体,不过仍有酸民说话难听,让大明珠朱玲玲心情受影响。

今早她在节目中透露,最初看了留言会难过得掉泪,甚至会有好几天睡不着,“有时候干脆不看了,让他们讲,反正我做的跟他们说的不一样。今天我要讲出来,不讲没有机会了,不想大家误会我是这样的人。”

她强调,此次合体会是最后一次,“我已经不唱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之前做了一个大手术,手术之后好像消了气的气球,气没有办法完全回来。”这次回来再演出,她表示,第一个星期唱得有些吃力,一直都用丹田发声,后来在家自己练气,才找回以前演唱的感觉。

小明珠单飞感到孤单

没有姐姐在身边,“小明珠”朱莉莉感到孤单,“大明珠”朱玲玲:“这次回来觉得她变得有主见了。”

大明珠朱玲玲移居澳门之后,小明珠朱莉莉单飞,她说,没有姐姐的感觉很孤单,也会有压力,少了姐姐“好像少了光彩,自己一个比较暗淡”。

大明珠朱玲玲知道妹妹的想法,坦言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姐妹组合她们算久了;过去妹妹比较不爱讲话,所以“发言”、不冷场重任自然落在她身上。她表示,这次回来感觉妹妹变了很多,赞她变得有主见,不会依赖她,“就算我不讲话,她也能收放自如,能控制气氛场面。”

谈到年过半百的姐妹两保养得不错,姐姐透露心境保持开朗、游泳是秘诀,妹妹也有“运动”,不过是“游干泳”(打麻将)啦!

向晚辈喊话:成功要靠努力

明珠姐妹向晚辈喊话:成功不是侥幸,要靠努力。

纵横歌台多年,明珠姐妹语重心长跟晚辈喊话:“成功不是侥幸的,要自我提升、自己要努力。”

她说,当年也没学唱歌,只是曾拜师学练气运气,唱歌技巧是靠姐妹俩自学的。

小明珠朱莉莉觉得现在后辈都很幸福,走的路比她们更舒坦,“我们是一步一脚印走出来。现在大家都叫我大姐,我这个大姐是挨来不易的。你们只要努力向上,早晚有一天会跟我们一样。”

节目中,明珠姐妹也忆起当年看《声宝之夜》时会跟着唱歌,阿嫲发现姐妹俩爱唱歌,于是当掉裤带得来的40多元,买了一台唱机;而当年她们开始学唱歌,先学的是姚苏蓉的《不得了》《爱在虚无缥缈间》和《海棠姑娘》这三首歌。欲回顾更多明珠姐妹的精彩访谈内容,可浏览https://www.facebook.com/963haof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