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广播员之前 德明曾在银行 当“合法大耳窿”

德明在银行任职的贷款部门主要批贷款,与同事老爱自嘲是“合法大耳窿”。(受访者提供)
德明在银行任职的贷款部门主要批贷款,与同事老爱自嘲是“合法大耳窿”。(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曾在银行工作8个月,96.3好FM DJ德明当年任职个人贷款部门,自嘲是“合法大耳窿”。

电台96.3好FM早班DJ德明当年从理工学院毕业后,曾在银行工作8个月,他接受《联合晚报》访问时说,从大众传媒系毕业之后,有到澳大利亚深造的计划,不过当年没直接出国念书,除了回营受训之外,原来是因为跟同学一起应征当空中服务人员,“当然没有被选上,那就好好找份工作,多等一年于1998年才去念书。”

47岁的德明说,当时在银行任职于个人贷款部门,经他处理的包括房屋贷款、学业贷款等,还笑说“很虚荣地”自豪能在珊顿道金融区工作。

他任职的贷款部门主要批贷款,与同事老爱自嘲是“合法大耳窿”,“要贷款的人会来找我们,他会呈报资料,我会看个别项目如是否有不良记录、曾破产等,来决定批不批贷款。”

2020102_showbiz-de-02_Medium.jpg
德明曾在银行工作8个月,图为他(右一)当年参加公司尾牙,笑说作为新人经常被点名唱歌娱乐大家。(受访者提供)

打电话追债遭投诉

“借钱”之余,也要确保贷款人还钱。

遇到不还款的人,他必须打电话“温馨提醒”,印象最深刻一次,是曾向一名律师电话“追债”。

他表示,对方借的是读书贷款,念法律系毕了业,一想到跟律师说话,有些战战兢兢。

他记不太起来是自己出错没看清楚,或是对方已还款,但记得对方的态度语气不佳,事后还投诉他。

“他在电话对我发飙,后来他到底有没有还(钱),我也忘了。反正提醒人家还钱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这份工作最大的得益是什么?德明直言:“让我很明确地知道我不能做行政(工作),很多行政与文书工作,我都不善于。”

他在银行工作8个月,离开是因为到澳洲念书,“人家都说做银行好薪水高,但我的起薪是1300元,扣掉公积金才千出元。但1997年金融风暴,对理工学院毕业生来说已经不错了,我有朋友找不到工作,有工作有薪水拿很好了。”

放下工作赴英留学 打兼职工赚生活费

2020102_showbiz-de-03_Small.jpg
德明曾到英国念硕士,期间先后于餐馆、酒店打工赚生活费。(受访者提供)

在广播打拼7年后,德明放下工作,到英国念硕士一年,期间于餐馆、酒店打工赚生活费。

他在澳洲毕业返新之后,加入广播界,工作了7年开始感到很无聊,想要离开一下,于是30多岁时毅然放下工作,到英国里兹(Leeds)念硕士,读的是国际关系学系,还边念书边打工。

他在第一学期进度超前修了三门课,到了第二学期只须修一门课和写毕业论文,原本算好应该还有时间欧游三个月再回来。

到了第二学期,他每周上课四小时,笑言“第二学期工作时间比读书时间多”,自豪那一年里赚了2000多英镑(约3500新元)的生活费。

他曾在餐馆工作,不过待的时间不长,“打破了一瓶红酒,觉得有点被人暗算,可能不小心得罪了比较资深的侍应生。”

之后,德明到当地一家郊区的酒店任职酒店客房服务员,负责打扫酒店房间、铺床单等;与此同时,他在一家印度西餐餐厅打工。问他为何那么拼?德明幽默说:“赚钱赚上瘾,哈哈。”

最后他因打工荒废了学业,迟迟未动笔写论文,等到最后三个月才冲刺,游欧计划也因此泡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