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知交主持告别式 彭秀梅:邢增华“双倍”活过她的人生

邢增华的告别式昨晚举行,今早出殡。(陈佩敏摄影)

字体大小:

新谣出身的本地知名作词人邢增华,1月9日逝世,今早11时出殡,葬礼采佛教仪式。

她的家人和亲朋戚友,约30多人,昨晚聚集在她位于淡滨尼的灵堂,为终年59岁的她进行了一场低调、庄严而亲密的告别式。仪式由她的中学同学、多年知交,也是本地知名媒体人彭秀梅主持。其他出席者包括音乐人梁文福、黄宏墨,以及新加坡海蝶音乐总裁吴剑峰、报业控股中文电台台长洪菁云、资深媒体人冯慧诗等,大家悲痛聚合、分享,也相拥互慰、打气,现场弥漫一股淡淡的哀伤。

文创美编一手包办

彭秀梅在告别仪式上分享说,过去几个晚上看到好多她在各个领域认识的朋友都到来跟邢增华告别,觉得邢的人生非常丰富。

彭秀梅和邢增华是中学隔壁班的同学,以前念书的时候邢增华的文笔好,字也写得好,所以在学校颇有盛名。因为有这样的天赋,学校里凡事相关的作业、报告大家都交给她做。高中的时候邢增华就负责起设计校刊的工作。彭秀梅说,可以同时负责创意、美术、文字、编排工作的人大概只有邢增华。

告别仪式上也播放了一段彭秀梅和邢增华的访谈。邢增华在访谈中分享自己很满意的人生。彭秀梅说,邢增华“双倍地”活着她的人生:“增华是在120岁的时候离世的。因为她活了双倍的日子。”

彭秀梅也分享说,从高中到大学到后来的许多日子,她们一直是最好的朋友。20岁才出头的邢增华就搬到她的家,并找到一份花店写字员的工作,负责写花蓝的祝语、花圈的挽词,“有一次,一位老先生经过看到邢增华写字,还特别称赞她的字写得好,那位老先生就是本地书法大师潘受。”

梁文福约定来生相遇相知

梁文福告诉《联合晚报》说:“昨晚从增华的灵堂离开后,回到家里,想到今天真的要送别增华了,我静静重看2018年她为我的作品慈善演唱会所制作的一系列视频。最后一个视频完结时的几句话,恰好就是此刻我想对这位朋友说的心语:“下一场人生,我们还要相遇相知,相爱相守,让我们这样相约。”

黄宏墨:她对病情冷静到我以为她没事

音乐人黄宏墨感慨自己失去了一个知音。他的《野人的梦》和《笨鸟的表白》专辑都经过朋友介绍,由邢增华在封面提字。他的感叹略带幽默:“人就是这样,很容易把事情视为理所当然,没认真地想这是一个大师的杰作。”两人是在2012年之后才频密交往。那一年黄宏墨办演唱会,邢增华的视频制作完整地表达了他的想法,让他很感动。

去年12月份黄宏墨到医院去探望邢增华,当时心想她会没事。在黄宏墨眼中,她是一个很冷静的人,“对待自己生病这件事她也非常地冷静。她的冷静让周围的人以为应该会没事,没想到竟然会失去她。”

他也说,邢增华是一个很愿意帮助朋友的人:“常常因为她很随和,随时都愿意帮忙,所以我们不懂得珍惜,现在失去了才知道可惜。”

洪菁云叹:缘分太浅

洪菁云告诉《联合晚报》说:“我跟她的缘分很浅。从十几岁就一直知道的名字,一直到两年前才真正认识她,很敬仰的一位大姐。有幸跟她有机会认识,但很遗憾,真的太短了。最后见她时,她说了句‘很温暖’。看她淡定面对挑战,我很不舍,但是增华姐最后有满满的爱,所以我相信她怀抱着温暖离开。”

资深媒体人冯慧诗和邢增华等一群朋友20几岁开始玩在一块儿,她记得邢增华是群里文笔最好的,朋友的结婚喜帖都是由她执笔。

吴剑峰:年后策划纪念活动

吴剑峰和邢增华过去10年来合作过很多大大小小的企划。他回忆2010年自己争取到上海世博会的企划案。“当时决定用音乐和文学来呈现,因为是代表新加坡,所以压力非常大,于是找邢增华合作。结果她的作品受到很大的肯定,还被部长安排在世博会新加坡馆播放。”之后两人一直都有合作。他透露,等农历年过后,他会和新谣人再策划看怎么办一场纪念邢增华的活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