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居家防疫 权怡凤母女常做“白痴事”

字体大小:

如果说冠病19疫情对本地主持阿姐权怡凤来说有带来一件好事,那就是,它给她和女儿制造了三年来最长的宝贵相处时光。在这段居家防疫的时光,两人自爆在家会做很白痴的事:“在脚趾上画笑脸”和“滚身体量地板”!

21岁的李凯馨在2016年到北京完成高中和准备艺考,2017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又签了当地的经纪公司“盛夏星空影视传媒”,半工半读。权怡凤在本地也工作忙碌,只能一有空档就请假飞到中国和女儿相聚。

去年10月,权怡凤向新传媒请了半年长假,飞到中国陪伴女儿身边,但顶多不超过两星期。没想到1月底疫情暴发、蔓延,接着中国剧组纷纷停工,李凯馨无戏一身轻,于是跟着母亲、外婆周游各地,最后回到新加坡,至今李凯馨和权怡凤相处长达七个月,创下了三年间两人相处“之最”,非常幸福感恩,尤其在病疫蔓延的不安时刻。

记者问她们:“以前难得一见备觉珍贵,如今朝夕相对可感厌倦?”

李凯馨笑说:“之前离开新加坡去中国时,有感觉自由了,呵呵呵,因为每个小孩总有想要出去看看世界的一段时间嘛,但是隔了一阵子,就会想念妈妈的温暖。”

拜疫情所赐,李凯馨这回终于有机会放下繁忙的课业和工作,回到久别的老家。权怡凤说这就是华人常说的“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了。

谈到女儿离家时后的失落,权怡凤的描述特别具体:“以前她像影子,都跟在我身边,突然‘影子’不见了,我仿佛失去了方向。”

在家时,她会保留打开女儿房门的习惯,有时不经意回头,看到房里无人,就会心房触动:“啊,女儿不在。”

微妙的是,母亲的心,女儿仿佛心领神会。李凯馨回来之后,房门依旧打开,她在房里画画、唱歌,做自己的事,权怡凤仍然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偶尔回头看看房间,这时心里涌起充实的幸福:“女儿回来了!”

不少人居家防疫闷坏了,记者好奇权怡凤和李凯馨怎么苦中作乐。

权怡凤说:“我们的共同点是笑点很低。我们家不大,闷到躺在地上滚来滚去,用身体测量房子有多大,哈哈哈!”

李凯馨说:“我们在脚趾头画笑脸,然后一起笑到流眼泪,在地上打滚……我们是疯狂母女,会在家里裸奔!”听到女儿劲爆爆料,权怡凤原本自在的表情差点“失控”,非常好笑。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0年4月28日《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