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有懿宅家边学边做 圆网络节目制作梦

有懿疫情期间在家办公,顺便上课。(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冠病19疫情下,许多人面临收入减少的压力,本地主持人有懿告诉《联合晚报》:“我很幸运,好像都差不多。”眼见许多小企业受雨打风吹,她透露小心愿,希望抢救它们。

有懿透露,她在2月初本来就要为本地独立公司“运行视觉”(Moving Visuals),出发到巴林录制新的资讯娱乐节目《远方的华人》,临行前见到疫情恶化,当机立断取消行程。她舒了口气说,还好没出发。

有懿透露,疫情爆发后,类似《远》这样的主持工作的确有所减少,但是她在网络节目上有所弥补,因为无法出门,还赚得不少时间可以做自己的事。

她说,有制作公司邀请她采访本地小型企业,并录制成《有懿点想法》在面簿播放。她在访问过程中,聆听到本地小企业面对疫情求存的问题,产生想利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对方的想法。

比如,本地有农场生产鸡蛋和蔬菜,但运作成本高,如果要生存,每周的销售得突破一个目标,有懿于是想到利用社交媒体来克服困难。

疫情让一些工作停顿,也让有懿可以尝试去实现多年实现不了的愿望,就是想了一两年要做的网络节目。为了达到目标,她最近甚至报读网络制作课程,她说,从主持到包装都要一脚踢并不简单,希望上课增进知识,把工作做得更好。

不过,变成学生身份在家上课,对她又是另一个挑战。她笑说:“通过电脑上课,必须全神贯注,才能接收老师讲的每一句话,稍一分神,就很想按回放键!”老师是现场教学,当然不可能“回放”,错过就错过了,这让有懿必须在九小时内神经紧绷,一下课就喊累:“现代当学生真不容易,我要疯掉了!”

还好,这样的日子,一周只有一天啦!

花很长时间走出婚姻失败

有懿五年前结束两年短命婚姻,好一阵子走不出情绪阴霾。今天重提往事,她对时间点的记忆也模糊了,问:“有七年了吗?”

记得记者当时访问她时,她并没有说出离婚的原因,这回她说:“因为彼此成长的脚步不一样。”

她目前和父母住在一起,看回过去,她承认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接受婚姻失败,但此刻“我相信人生会是一切最好的安排。”

至于对未来感情的展望,40岁的她说只要适合的人出现,她随时可以谈恋爱,但是想到自己经常为工作飞来飞去,她不禁叹道:“太难了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