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让你想到什么?钟琴、陈凤玲:Singlish

左图:钟琴示范新加坡“语言”,一句话参杂华语、方言、英语、马来语。右图:陈凤玲曾在蒙古吃到熟悉的新加坡味道。(新传媒提供)

字体大小:

本周进入国庆周,今年惊爆冠病19疫情,所以今年的国庆特别不一样,危难当前,特别能凝聚人心。

《联合晚报》采访多名艺人,问他们从新加坡联想到什么,找出最能代表新加坡的一件东西,看看是否和你心目中所想的一样。

钟琴:中英方言参杂说

“本地人说话最有新加坡感觉,一句话里掺杂了不同的方言,比如说‘最近CB期间,我都是nua(懒散没事做)在家里,lepak(游手好闲)在sofa(沙发)看电视,边看戏边吃chips(薯片), jin song(真爽)!’出国时间长的话,偶然听到有人说‘新语’,马上就会想家 。”

陈凤玲:在国外听到Singlish好亲切

“每当我在国外听到熟悉的Singlish,吃到熟悉的味道,就会想家。几年前,因为拍戏去到蒙古,在离开新加坡快要两个星期后,开始对家乡的美食思念万分。有一天,朋友邀请我到移民蒙古好几年的一户新加坡家庭吃晚餐,听到熟悉的Singlish,就感觉一股暖流。她们为我亲手准备了rendang(椰浆牛肉咖喱)和斑兰蛋糕,能在蒙古吃到熟悉的味道,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20200803_showbiz-xin-03_Medium.jpg
左图:郑秀珍为新加坡英语而感到骄傲。右图:郑琬龄会带外国朋友到她政府组屋的家参观。”(档案照)

郑秀珍:独一无二的Singlish

‘我们独一无二的Singlish,它是各个民族的共同语言,代表了种族和谐。英语不是我们的母语,但为了了解、包容彼此,和谐生活,把英语说成大家都听得懂的语言,所以它是我的骄傲。多少国家能够不分种族、语言、宗教,团结一致?唯有新加坡! ’”

郑琬龄:政府组屋让人赞

“政府组屋象征新加坡的良好管理,每次有外国朋友来访,我都会带他们来我政府组屋的家参观,他们看了都会很赞赏,很羡慕!”

20200803_showbiz-xin-02_Medium.jpg
陈罗密欧小时候常光顾家楼下的Mama Shop。(陈罗密欧提供)

陈罗密欧:童年爱去Mama Shop

“在我的印象中,Mama Shop最有新加坡的感觉。尤其是在政府组屋楼下的,虽然只是一间小小的店铺,却能看到男女老少不同种族的顾客。小时候一有机会就会跑去那里买零食和汽水,还记得那时候的‘冰包’一支只要一毛钱。那里是同学们放学后聚集,以及邻居碰面聊天的好地方。”

20200803_showbiz-xin-08_Medium.jpg
左图:何维健在台湾吃绿蛋糕心情激动到哭。(Cross Ratio提供)右图:杨志龙觉得猪肠粉才应该是本地美食代表。(档案照)

杨志龙:古早味猪肠粉最具代表

“我觉得新加坡的古早味猪肠粉最能代表新加坡,它是简单又完美的早餐, 它的味道有咸有甜又有辣,名字又很特别,每次我在外地,都会想到它。”

何维健:绿蛋糕

“有一次在台北工作,那里的朋友刚刚从新加坡办活动回去,他们说要给我一个惊喜,接着端出绿蛋糕(班兰蛋糕)。那时候我很久没有回家,结果吃了一口就哭了。”

20200803_showbiz-xin-04_Medium.jpg
左图:宗子杰来新加坡前没看过“食格”。右图:小寒会带美禄给在台湾的蔡健雅。(档案照)

宗子杰:装食物的Tingkat

“小时候刚来新加坡,都一个人在家,妈妈准备了食物就会装在Tingkat(食格)里面,等我放学回家自己打开吃。我在中国时没看过它,来了新加坡才认识,所以它会让我联想到新加坡,也联想到妈妈的爱。”

小寒:绿蛋糕和Milo

“当我到台湾跟同乡蔡健雅碰面时,我深刻感觉到自己是新加坡人。我会带绿蛋糕(班兰蛋糕)给她的同事,他们一看到绿蛋糕就会说,‘你是新加坡来的’。我也会带美禄(Milo)给她,因为她要做‘Milo Dinosaur’。跟台湾人谈话,我们会字正腔圆,可是我们自己人聊天,很自然地就说起Singlish。”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