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伦载客出海不出国 寻访“水上秘密花园”

字体大小:

冠病19疫情几乎断绝全球往来和旅游,人们被迫呆在家里。但是47岁本地男星林明伦,却每周出海好几次,原来他搬上陆地居住后,爱船变成了客艇,一解人们无法出游的苦闷。

应林明伦之邀,《联合早报》记者和摄影同事,这天登上他的“优雅号”,随他和两名顾客,还有一名助手开始两日一夜海上游,从南部的圣淘沙One°15滨海俱乐部(Marina Club)出发,航行六小时到东北部的乌敏岛海域一带,过一夜后再回返。

航程不能“出国”

林明伦以前最远带大家去过南中国海和泰国海湾,邂逅海豚,现在政府鼓励本国在地游,这样的行程正好。

疫情前,可以乘载20人的游艇,现在只能载10人;航程最远只能在本国海域巡游,不能“出国”,但是不少人像这次同行的乘客莫文浩(50岁)、蔡丽儿(49岁)夫妇一样,爱海如痴,抓紧这样的机会出海透一下气。

上了船,大家尽量保持社交距离,全程戴口罩,一切安全措施如常。在船长林明伦的掌舵下,游艇缓缓优雅地投入大海的怀抱,我站在甲板,想喊:“终于逃脱牢笼了!”

从南部海域,穿过新加坡海峡,再抵达东北部海域,同样是大海,景色慢慢变更。四周原先是供休闲使用的圣约翰岛、姐妹岛等,慢慢变成繁忙行驶的汪洋巨轮,等靠近乌敏岛和吉胆岛(Pulau Ketam),沿岸所见的鱼排、奎笼,仿佛甘榜风光再现。

林明伦根据近几趟的观察说,以前南部的拉扎鲁斯岛(Lazarus Island)人烟寂寥,没想到疫情期间的周末,岛上游客暴增,可见大家都闷坏了。

船在东北海域抛锚,林明伦带领大家分乘小舟,穿入沿岸的沼泽地带。划着划着,在林荫垂枝之间,眼前水道居然壮阔起来,只觉不可思议,这还是新加坡吗?轻声前进中,这里变成观鸟佳地,只要你够耐心,在丛丛树影间,可以发现躲藏着的翠鸟和苍鹭,我们甚至听到野猪叫声。

最爱风景:日出和日落

林明伦说这里是他以前练滑水的地方,所以对环境很熟悉,我笑说这是他的“海上秘密花园”。

在这里过夜,游泳、划舟、垂钓、浮潜都可自便。不要错过的是林明伦百看不厌的两道风景:日出和日落。

自称是“海的儿子”,林明伦对海一往情深:“坐飞机你会发现世界很小,一下子就到目的地;坐船世界很大,一个小岛上人家的生活就可以观察好几天。”

有兴趣出海,可洽询hello@ximulasail.com

“两日一夜游”记者最爱什么?

记者坦承,出海的首三个小时非常兴奋,接着发现我原来没有太爱出海,看着同行的人下水下得不亦乐乎,我怕热独自留守在船舱中,直到太阳隐没。见我躲太阳,林明伦分享正针对国人特性,想推出“两日一夜游”,“晚上看新加坡夜景和灯光交织而成的风景线,跟白天大不同。”

跟喜爱蓝天碧海阳光沙滩的人不同,记者会告诉你这次出行,我爱什么……

1)林明伦和助手

林明伦是船长和导游,不仅会“见风使舵”,还懂得电工、木工、引擎维修,他讲出海经历,我都听得津津有味。他听到远处连串急切的鸟鸣,顺手一指(我都还看不清鸟踪)说:“这是白腹海雕,它的孩子饿了,它要下水捕鱼了……”话音一落,果然闪过一只鸟掠水的身影;在沼泽处划水,他顺手在水间一捞,说:“这是无毒水母,来摸摸看,是不是感觉像果冻?”

对我这个对大自然有点孤陋寡闻的城市人来说,眼前这个梦想当生物纪录片主持的人不是明星,但是知识丰富得闪现魅力。他的“活到老学到老”哲学不是理论是实践,让人佩服。

然后我不小心发现他的容貌有好几个角度神似香港型男任达华,他听了,淡淡地说:“很多人说过了。”

就连他聘雇多年的38岁菲律宾船员维德(Victor)也是有故事的人,维多跟林明伦一家出海五年,两人是宾主却像朋友甚至家人,他还笑说要跟林明伦打一辈子的工,又认老板为爸爸,林明伦竟然给他取中文名:“我的孩子都是道字辈,我又常叫他‘德’,于是给他取名林道德,哈哈哈!”

2)和人交流

莫文浩和蔡丽儿经常出海,听他们的出游经历颇有趣。遇到有趣的灵魂也能扩大生活圈子。

3)烹饪

林明伦喜爱下厨,在家里也负责烹饪。这回他为两日游准备了四道菜式,有泰式猪肉饭、日式牛肉饭、马来炒面、印度尼西亚式鸡饭,别出心裁地让人也体验一遍“舌尖上的旅游”。那他的厨艺如何?这么说吧,船上不太方便烹饪,所以他先在家准备好,船上用餐前取出加热,我会以“好吃的飞机餐”来赞美。

记者觉得林明伦找到了最适合他的岗位,可以聊天(如主持人)、烹饪(如厨师)、接触大自然(如探险家),可以同时做多项他最爱的工作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