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惊爆患惊恐症两年 甄珍:谢贤对我从来没变过

甄珍坦言,倘若人生能重来,不会与谢贤离婚。(网络)

字体大小:

压力太大无从宣泄?昔日影坛玉女甄珍惊爆患惊恐症两年,重提谢贤,她抛出一句:“他对我从来没变过!”

压力来自崎岖的婚姻道路、高雄影展、冠病疫情蔓延......长年累月压抑内心的闷气,如千斤重担,个性温润的她从不在人前发作,却因此憋坏自己!

甄珍去年在高雄举办从影50年经典展,同步推出自传《真情真意:一代玉女巨星甄珍的千言万语》,今年原本应新加坡华语电影节来新,奈何疫情暴发,只能打住,她希望明年来新,见见新马老朋友。

甄珍在新马拥有千名忠实粉丝,不少粉丝对她拥有难以割舍的青春情意结,《新明日报》记者为此与甄珍做了独家长途电访,了解其近况。

甄珍接受《新明日报》专访,声音很柔和,就像闲话家常,她笑说闲来约朋友饭聚、看中国剧,喜欢看胡歌等,感恩新马粉丝长情:“在去年影展生日还送花、送蛋糕,影展之后大家成为好朋友。”

20201018_enews_smzhenzhen2_Small.jpg
好友区伟毅(后排左一)带粉丝与甄珍台湾欢乐聚首。 (网络)

偶像与粉丝之间不存在丝毫利害关系,粉丝抵台,甄珍抽空接机、送机,尽地主之谊请他们饭聚,浓情厚谊令粉丝受宠若惊。

年轻时的甄珍有“盛世美颜”美誉,她曾在《鲁豫有约一日行》节目里回首和谢贤、刘家昌两段失败婚姻,坦言和谢贤可以再当朋友,和育有一子的刘家昌则选择避之则吉......

《新明日报》记者重提谢贤,甄珍并不忌讳:“我们一直都非常好,没有吵过架,什么事都没发生,如果不是刘先生在‘搅和’,造成婚姻破裂,我们应该不会离婚。”她以“刘先生”形容刘家昌。

两人于1974年结婚,短命婚姻仅维持两年,仅为港台定居事僵持,谢贤以激将法负气说不留港则“离婚”,撂下重话导致婚姻破裂。

问起谢老四,甄珍淡淡一句:“谢贤对我从来没变过!”

20201018_enews_smzhenzhen4_Small.jpg
甄珍以“刘先生”称呼刘家昌。(网络)

谢贤疫情期间频送暖

“谢贤经常晚上打电话来,约我去运动、去吃饭,一如既往对我好(你们有可能复合吗?)不能,真的不可能了。”甄珍说。尽管离婚近半世纪,两人情义不灭。

至于“刘先生”,甄珍很感慨:“本来夫妻好来好散,不需要变成仇人,但他一直在乱编故事、乱骂人,严重伤害我与儿子,离开他之后,再见还是避开的好。”

甄珍在这两年来备受惊恐症折磨,病源只因压抑的情绪忽然爆发了。

“影展之后送入急症室,血压最高188/112,又查血压、又看心脏科,后来找上精神科,才诊断出患了惊恐症。”

惊恐症于她在这两年间成了无休止的梦靥,手脚发麻、血压如过山车、心律不齐,看了多名专科、花掉巨额医药费,情况仍时好时坏,直至她在一个月前看了另一名专科医生,对谈三小时释放她积压内心绷紧的那根弦,医生给予安抚、配药,棘手的病居然奇迹般痊愈。

20201018_enews_smzhenzhen1_Small.jpg
甄珍年轻时拥有盛世美颜。(网络)

婉拒名导片约

有麝自然香,尽管甄珍淡出影坛多年,这些年上门的名导片约不曾少,她透露:“大陆有两三部戏找我拍,说可以根据我的年龄、个性,量身定做写剧本......”

但都被甄珍一一婉拒:“哎呀,我已没有这个信心,放下电影四十七八年,已经忘了怎么演戏,我赚不了这个钱了。”

当年凭台湾文艺爱情片红透半边天,真的一点戏瘾都没有?

“没有啊!”追忆当年在片场一天赶四部电影,过“非人生活”,台词到片场才死背牢记,接了太多戏也太累,后期对工作有倦怠感,退休之后,头也不回。

“但那个年代的演艺圈非常单纯,就像公务员上下班一样,回想过去,还是开心的。”

70年代台湾掀起文艺片风潮,双秦双林都是甄珍朋友,她赞林青霞率直、林凤娇纯朴、秦祥林幽默、秦汉内向,至今除了秦汉,其他红人都有联系。

儿子章立衡目前在演艺圈发展,一心想当武打明星,奈何事与愿违,提到爱儿,甄珍说:“他求好心切,推了两部戏,演艺圈不像我们以前那么容易,得看他自己的命......”

成龙难忘恩情

演艺圈从不树敌,甄珍自嘲:因为我头脑简单!

尔虞我诈演艺圈就像大型斗兽场,甄珍处于红人的风口浪尖,却不曾被抹黑、攻击,圈内人缘一级棒,这是为什么?

“哈哈,我这人不经大脑,糊里糊涂,人家即使想争、对我有敌意,我也完全看不出来,胡锦曾说跟我合作时在抢戏,我却一点都没发现!”

立心良善,回报自是正能量,连影坛大哥大成龙也感恩甄珍,追忆当年还“什么都不是”的他与秦祥林到片场,受冷落瑟缩一角蹲着,甄珍见到,立即要人搬一张凳子、倒一杯水给成龙。

点滴之恩,成龙难忘至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