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洪赐健否认妻子指控:离婚必将争取儿子抚养权

字体大小:

31岁本地男演员洪赐健被29岁妻子刘佩萱在IG作出家暴、偷钱、恶待儿子等超过20项指控,他昨天听取律师的意见后报警。他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所有指控都不实,我没有做亏心事!”他之后会和律师商量,看是否告妻子毁谤,除非她公开道歉。

女方申请保护令败诉

针对太太对他作出许多不实的严重指控,用英文称他为“恶心的胖子”,他决定捍卫自己的名誉,首度跟记者透露许多内情。他说,刘佩萱稍早前才以这些罪名向法庭申请个人保护令,但法官认为证据不足,10月已判她败诉,没想到她现在又公开对他作出同样指控。他把法庭宣誓书内容传给记者看,证实所言非假,也请刘佩萱出示对他指控的证据。

记者问,太太的指控没有一样属实吗?他说:“没有……啊,只有一项她说对了,她说我肥了,我是真肥了!”

刘佩萱对他的指控当中,最严重的一项可能是:吵架时持刀或钻头威胁她,让她心生恐惧。洪赐健说:“我在做菜时她来跟我吵,我手上当然拿着菜刀。”

刘佩萱还指他对邻居多次恶作剧,洪赐健全盘否认,并表明跟邻居不熟。

讽刺的是,两人至少在两点上都对对方提出相同的指控:一是双方都指对方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二是双方都说自己离开对方后更快乐。

已190多天没见到儿子

洪赐健透露,夫妻俩之间目前还有一个官司,他已经超过190天没见到儿子,因为妻子不让见,他已经向法庭申请儿子探视权,他估计可能妻子因此不满,所以胡乱指控他以求发泄。

至于被误传“离婚”,他澄清“还没有离”,但照目前情势看来,他觉得这个婚会离,“我不是吃回头草的人。我很遗憾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他也说,如果离婚就会争取儿子的抚养权,因为儿子对他最重要,远大于任何物质包括房子,“我可以为儿子放弃所有。”

说来讽刺,据洪赐健说,他们原本一家三口年头要飞苏格兰度假,后来因冠病疫情才取消行程,连预付的一些订金都无法完全取回。

洪赐健受访时淡定中带着感慨。记者问他,照他所说,太太在法庭才败诉,手上又没有证据,为什么还要家丑外扬?他想了想说:“她想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幼稚吧?可是‘幼稚’太负面了,有什么字可以形容她呢……”

他说:“我不是会后悔的人,我们确实有过欢乐时光。我还是儿子的爸爸,她毁灭了我,儿子没有爸爸会比较好吗?”

夫妻俩常为钱失和

洪赐健2018年3月与女友刘佩萱结婚,同年8月生下儿子,如今,婚姻才两年就破裂。洪赐健说:“也许我们不适合(彼此),今年初开始出现问题,我们经常为了钱财吵架。”

他说,因为冠病疫情的影响,从事销酒业的他收入大减,夫妻俩常为钱失和,他说过去一年多来的家庭开支两人多数各付一半,但他该出的都会出。他说,自己没有出去拈花惹草,但太太有时会怀疑他不忠,“可能是我有时工作太忙,让她没有安全感。”

洪赐健声称他今年曾给太太1万元做生意,可惜生意失败。他也说自己生活平实,不爱炫耀,但太太则有上百个名牌包。

他指刘佩萱5月向他要求“私人空间”,所以他自愿搬出去和祖母同住,并非如她说的被她赶出门。到了6月,她忽然表示愿意和好,但要求他付1万元,弥补之前她的家庭支出,以及未来每个月除了给家用之外,还要另外给1000元。洪赐健不接受,他8月要回家取东西,发现家门换了锁,于是惊动四名警察到场要求开门入屋。

婚姻受创,父亲患癌

今年对洪赐健来说,悲痛和挑战特别多。除了收入锐减,婚姻受创之外,他的父亲也患了白血病,癌症病情已到第四期,老人家听到儿媳不和,很难过。洪赐健则如蜡烛两头烧,各方面都得应付和照料。

对洪赐健提出多项指控 刘佩萱:他戏里戏外均“爱演”

刘佩萱前晚在社媒上载多篇贴文,指控洪赐健恶待妻儿甚至邻居。她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她是看到洪赐健公开要离婚的消息,还叫大家恭喜他,才决定讲出真相。

记者问,她之前因证据不足而申请个人保护令失败,又在社媒上作出那么多指控,难道不怕被洪赐健告毁谤,再进法院又吃证据不足的亏吗?她说:“他这么喜欢告人,我等他来告。我的律师准备好了。他在媒体上指控我一直跟他要钱,不是一样没证据?”

目前只等着“离婚”

刘佩萱形容洪赐健脾气暴躁,对老人缺乏耐心,又指他戏里戏外一样“爱演”,她目前只等着“离婚”。

她曾在社媒上感性对儿子喊话,她给儿子的贴文说:“只要我们过得更好,其他都不重要。 我只要你安全、平和地长大。你不应该有一个虐待性、暴力、不负责任的爸爸。你受够痛苦了,妈妈会尽所能来保护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