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以犀利导演亮相《演员请就位2》 尔冬升在片场不骂演员

尔冬升认为,拍戏像选美,得奖要靠运气。(互联网)

字体大小:

香港导演尔冬升在中国综艺节目《演员请就位2》,以犀利导演的姿态亮相综艺首秀,严厉评论年轻演员,又讲哭郭敬明,频频登上热搜。

他接受中媒专访时说,刚开始他不想参加,但经纪人一直洗脑:“因为疫情,我在香港家里憋了八个月……我就想,我也需要来认识年轻演员,也让他们认识我。”

他犹豫过,在节目中直接指出演员的问题是不是不太好,很年轻可能会受不了,后来想通了,他们既然来了这个节目,清楚这是综艺,已经准备好面对这一切。

拍戏时,他不会在片场责备演员。“演员很脆弱,他犯了错,我会把他叫到角落,跟他聊天。我不需要让其他工作人员知道。

“大家都希望工作环境开心,但一开心,心就散了,偶尔需要吼一下,让他们集中注意力,这些都是手段。”

他没有回看《演员2》,“身边的朋友告诉我,我红了,上热搜了……我就看了几眼预告片,表情好像有点凶……娱乐综艺嘛,就是有给人八卦的功能。八卦没贬义,娱乐圈的特性之一就是这个。”他觉得演员也不需要再看节目,因为“在过程中已经体验了。”

他觉得年轻演员演得不好值得原谅。“很多大明星年轻时都不会演戏,但通过努力可以进步。你看周润发有天分吗?他在TVB跑龙套的时候特傻。同样,有些明星有天分,但工作态度不好,也会被刷掉。”

他领悟拍戏像选美,得奖要靠运气。他仍想得奖,但拍戏首先要过瘾,然后要赚钱,至于得奖,“你欲望越高、失望越多。”

如今拍戏不走沉重风格

尔冬升40多岁开始看哲学、宗教书籍,看过一句话:“当你有欲望时,你第一样得到的东西就是没有。比如,当你想拥有一辆法拉利时,恰好证明了你还没有拥有它。这句话永远刻在我脑海里。我一直提醒自己,奖项什么的,这些东西我都有过,我到现在这个年纪还想要这些,我就是傻。”

“我以前开赛车。我知道赛车会死人的,但我那时想,哇,死在赛车上多浪漫啊。你如果现在让我死在片场,去你的,我才不愿意死在电影上。没错,电影是有艺术成分,但它是商品。你要买票,要有人付钱,成本很高的。”所以他导演的影片,从来不署名“尔冬升作品”。

他现在拍戏,“可以伤感,但不要沉重。散场时,观众觉得人生无望,你又不给他提供解决方法,没必要,这种沉重留给文学吧。我个人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足够了,看新闻已经觉得很惨了——世界上70亿人,有10亿人饿着肚子睡觉,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干净的水喝。我看电影这样‘虚假’的东西需要那么惨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