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回顾2020:歌影视跃上科技舞台解困

疫情下的娱乐圈虽苦,但也有结出果实的快乐时刻。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严重打击演艺圈,戏院暂时关闭,演唱会纷纷取消,电视制作出现库存告急,更有几名艺人被冠病夺走性命。

但有危机就有生机。歌手改线上开唱,中国开启“云综艺”,本地电视也采线上制作,除了辟新路,艺人也学习新技能,包括在家自己拍摄,做直播等。

疫情也加速电影业转型,中国贺岁片《囧妈》在串流平台上播映的“壮举”,让好莱坞电影《花木兰》效仿。本月中公映的《神奇女侠1984》采串流平台与戏院双轨出击。双轨出击,在未来恐怕是常态,戏院不得不接受串流平台的存在和冲击,但串流平台无法完全取代戏院,毕竟有些电影还是得看大银幕才有效果。

当Tom Hanks(汤姆汉克斯)成为第一个知名度最高的染疫艺人时,大家期待他能敲醒警钟,让美国人加强防疫,但瞧一下今天疫情依然严峻的美国,也许是我们过于一厢情愿吧!

许多艺人在疫情期间工作停摆,也有艺人觅得新商机,在疫情掀起的直播带货风中获益。但消费者会把产品与艺人画上“诚信”等号,消费者该如何保护自身的利益,艺人又如何确保所代言的产品没问题,都是不可忽视的问题。

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演艺圈每年都有艺人陨落,但今年好几个艺人走得突然,让人难以接受。

疫情下的娱乐圈虽苦,但也有结出果实的快乐时刻。本地音乐人陈文华、服装与造型设计师Azni Samdin(阿兹尼萨姆丁)在金马奖获得肯定,对幼嫩的本地电影业起了鼓舞作用。只要有才华,并努力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就会有收获。

音乐:演唱会取消 歌手线上开唱

受冠病疫情影响,各地演唱会纷纷取消,歌手改在线上开唱。线上演唱会多姿多彩,有歌手在家中或工作室开唱,像董姿彦、蔡淳佳、孙燕姿、动力火车,气氛轻松悠闲。有歌手维持高规格,有完整乐队、灯光和视效,例如刘若英。五月天租下可容纳1万6000人的台北市立体育场开唱,灯光和视效比照实体演唱会,更为“高规格线上演唱会”重新定义。

孙燕姿无预警在线上开唱,送歌迷惊喜。(Make/Music提供)
孙燕姿无预警在线上开唱,送歌迷惊喜。(Make/Music提供)

也有歌手为慈善而唱,许冠杰、郭富城和陈奕迅为受疫情影响的业界伙伴筹款,美国流行乐坛天后Lady Gaga(女神卡卡)也在疫情暴发初期,统筹抗疫慈善演唱会“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汇集近百名艺人献唱。不管规模大小,这些歌手都希望在疫情期间,让音乐不断,用音乐送暖。

20201227_lifestyle_showbiz_Large.jpg
郭富城率近百名舞者在香港海港城举办慈善演唱会。(互联网)

台湾疫情控制得当,已恢复大型演唱会,其他国家和地区则仍遥遥无期,大家只能继续看线上演出止渴。

虽然在家看演唱会成了新体验,但演唱会的精髓是现场气氛,几千几万人一起欢呼及合唱的“嗨”,是线上演出无法复制的。业者也提出大部分线上演唱会是赔钱的,因为制作成本高,华人歌手的市场也不及西洋和韩国歌手,还有不少技术上的挑战,所以对线上演唱会的“钱”景并不乐观,也不担心线上演唱会取代实体演出。

对歌手而言,也没有什么比现场听到掌声和欢呼声更有满足感,所以不管是业者、消费者或歌手,大家都希望各地疫情尽快受控,演唱会市场再次蓬勃。

电影:片商采双轨放映

疫情给海内外戏院带来大冲击,本地戏院今年3月26日起关闭,7月13日重开,重开后每个影厅只能有50名观众。戏院10月1日起进一步放宽,获准开放更多座位,拥300个座位的影厅,观众人数从50人增加至150人。虽然戏院做了安全措施,但不少电影观众依然有顾虑,电影票房大不如前。

国泰院线与嘉华院线在疫情中宣布要探索合并的消息,引起市场关注。两个院线合并将占本地戏院市场的61%,成为龙头老大,有片商担心会造成垄断,发行的片子要在这两家院线的戏院放映的话,对方或会调高收费,恐怕没有谈判空间。再来,也担心戏票起价,影响消费者。

《囧妈》是中国影史上首部在串流平台推出的院线电影。(档案照)
《囧妈》是中国影史上首部在串流平台推出的院线电影。(档案照片)

中国农历年前疫情已暴发,包括《囧妈》和《紧急救援》多部贺岁片撤档,本地也受波及。《囧妈》力图突破困境转为线上放映,成为中国史上第一部在串流平台播映的戏院电影,结果受到戏院业者的讨伐。疫情在美国日趋严重时,漫威《黑寡妇》、007电影《生死交战》等都延后公映,一延再延的《花木兰》后来决定也在串流平台推出,同样遭到戏院业者的不满。

紧接着,一些电影公司的作品采串流平台与戏院双轨出击,包括本月推出的《神奇女侠1984》。华纳兄弟影业本月也宣布,明年上映的17部院线大片包括《梦幻科技4》(The Matrix 4)和《沙丘》(Dune)等,将在美国戏院及串流平台HBO Max同日推出。名导Christopher Nolan(克里斯多夫诺兰)公开向老伙伴华纳兄弟影业开炮:“有一些这个业界最大的电影工作者与最重量级的电影巨星,上床前还心想他们是为最棒的电影公司工作,一觉醒来却是为最烂的串流平台卖力!”

《神奇女侠1984》在美国的放映采双轨出击。(档案照)
《神奇女侠1984》在美国的放映采双轨出击。(档案照片)

疫情的冲击,造成明年的奥斯卡延期举行,今年的康城等影展也采线上举行,刚落幕的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则是双轨出击。

全球许多影视作品因疫情一度延后制作,包括好莱坞男神Tom Cruise(汤姆克鲁斯)的《不可能的任务7》(Mission: Impossible 7),以及本地长信传媒制作的《灵魂摆渡·南洋传说》。

奖项:《男儿王》和陈文华擒金马

本地音乐人陈文华、服装与造型设计师阿兹尼萨姆丁,分别凭台湾电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主题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及本地电影《男儿王》,摘下第57届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和最佳造型设计。

陈文华夺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档案照)
陈文华夺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档案照片)
阿兹尼萨姆丁夺金马奖最佳造型设计。(档案照)
阿兹尼萨姆丁夺金马奖最佳造型设计。(档案照片)

这两奖是新加坡在金马这两个项目第一次获肯定。萨姆丁在这行约30年,从服装设计做起,一针一线为林忆莲等巨星打造亮丽的舞台服装,《男儿王》一口气和团队做了超过35件服装,成为金马最吸睛之作。陈文华身为律师,工作之余不忘创作,写了孙燕姿的《爱情字典》等,后来一度因工作太忙停止创作10年,再次写歌,即获华人影坛最耀眼的奖项。

视频:中国开启“云制作” 本地也采线上制作

冠病疫情在中国暴发时,一时间出现库存告急、节目断档的窘境,各大卫视和视频网站迅速行动,采取“云制作”,即线上制作,节目主持和嘉宾分散在各地,通过视频设备实现交流。

“云制作”除了确保常态节目正常更新,也“应疫而生”不少“云综艺”,例如《嘿!你在干嘛呢?》《我们宅一起》,请艺人以Vlog分享“宅家”生活,同时传递温暖。

林俊杰(左)参与“云综艺”《嘿!你在干嘛呢?》,与何炅线上互动。(互联网)
林俊杰(左)参与“云综艺”《嘿!你在干嘛呢?》,与何炅线上互动。(互联网)

“云综艺”对准明星作为普通人的常态生活,艺人也得做出改变,例如在没有专业妆发、灯光及多角度摄影的情况下,甚至就穿着家居服素颜出镜,但也因为少了“设计”,出现不少有趣画面,艺人也更显亲切。

本地电视制作也因疫情做出改变,《宅星刀叉战》和《那一段听歌的日子》节目,让艺人自己在家拍摄,还有以远程遥控方式拍摄三部短篇网剧《柠檬苦茶》《14天的同居人》和《谁是凶手?》,导演通过视讯执导,演员在各自家中自拍自演,对导演和演员都是新的挑战。

“云制作”解决燃眉之急,也为节目制作开辟新路,但发展前景有待观望。“云制作”的局限包括技术问题、音色画质差强人意,节目内容大同小异、缺乏现场感。内容是节目的灵魂,“云综艺”若要成为常态,就要发掘更多优质内容,不能局限于现在的运动、谈话、美食、歌唱。随着5G、AI等技术的发展,“云综艺”未来是否会创造出更多具创意性和互动性的节目,依然值得期待。

艺人直播带货

20201227_entertainment_recap_Large.jpg
李荣达(中)直播卖房子。(档案照片)

近年不少海外艺人进军网络直播界开拓新财路,疫情也促使这股“直播带货”风潮延烧到本地,投入直播的包括电视主持人Pornsak、歌台阿姐刘玲玲和阿哥王雷,以及美发师李荣达等。最“火红”的是“卖鱼哥”王雷,直播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艺人直播带货产品种类多,可以小到一尾鱼,也可以大到一栋房子,李荣达就卖高档的千万大洋房。

20201227_entertainment_recap2_Large.jpg
王雷在直播中卖鱼而爆红。(档案照片)

直播有多火,看一下中国的节目就知道,由优酷、淘宝直播共同发起的网络综艺节目《奋斗吧主播》,最终就是选拔出最强四名电商主播,入驻天猫官方直播间。节目中蔡少芬、李彩华、陈法蓉和黄奕等25名女艺人一同推销产品,阵容鼎盛。

各地艺人染冠病

20201227_entertainment_recap3_Large.jpg
汤姆汉克斯夫妇曾染上冠病。(互联网)

不少好莱坞艺人感染冠病,包括Tom Hanks(汤姆汉克斯)夫妇、巨石强森全家、《暮光之城》系列的万人迷吸血鬼Robert Pattinson(罗泊派汀森)和Mel Gibson(梅尔吉逊)。香港女歌手施匡翘、昔日影星谢玲玲、韩团Up10tion成员Bitto、日星广濑铃和中川大志,以及本地歌手曾咏恒也都染疫,所幸都战胜病毒。

日本艺人志村健,旧版《星际大战》三部曲扮演“黑武士”(Darth Vader)的英国演员David Prowse(大卫鲍罗斯),美国摔角选手出身、曾演出知名电影《第五元素》的62岁男星Tommy“Tiny”Lister(里斯特),以及韩国名导金基德,则都不敌冠病,人生永远落幕。

20201227_entertainment_recap4_Large.jpg
韩国名导金基德因冠病去世。(法新社)

艺人猝逝与自杀

今年多名艺人离世,其中几人走得突然,让粉丝难以接受。

20201227_entertainment_recap5_Large.jpg
黄鸿升因主动脉剥离猝逝。(互联网)

最令人错愕的是台湾艺人“小鬼”黄鸿升的死讯。小鬼(36岁)9月16日早上被父亲发现倒卧家中,无生命迹象,由于他前一天还在IG限时动态贴出狗狗萌照,所以消息传出时,大家都不相信。小鬼的死因确定为主动脉剥离造成心因性休克,让大家好奇这究竟是什么病,为何能瞬间夺命,媒体都有相关报道。

43岁好莱坞男星“黑豹”Chadwick Boseman(查德维克博斯曼)8月28日因大肠癌病逝。他低调抗癌四年,《黑豹》演员与工作人员都不知道他罹癌,对于他的离世感到震惊,同时也对他的敬业精神敬佩不已。“黑豹”四年前确诊罹患大肠癌,意味着他是抱病完成2018年2月上映的代表作《黑豹》。

今年过世的还有台湾艺人刘真、罗霈颖、吴朋奉、导演张毅,美国乡村音乐教父Kenny Rogers(肯尼罗杰斯),“第一代007”Sean Connery(辛康纳利),宝莱坞男星Irrfan Khan(伊尔凡可汗),澳门赌王何鸿燊,香港艺人曾伟权。本地则有资深艺人陈美光,前新广戏剧处处长梁立人,作词人邢增华和卡斯。

20201227_entertainment_recap6_Large.jpg
《黑豹》Chadwick Boseman抱病完成电影拍摄,敬业精神令人敬佩。(路透社)

日本艺人接连自杀

日本演艺圈发生多起艺人轻生事件,七个月内八名艺人殒落,包括实境节目《双层公寓》女摔角手木村花(23岁)、日本少女团体KissBee成员鹰野日南(20岁)、三浦春马(30岁)、芦名星(37岁)、藤木孝(80岁)、竹内结子(40岁)、乐团“赤色公园”吉他手津野米咲(29岁),以及洼寺昭(43岁)。

日本自杀率一向偏高,但一线艺人自杀近年算罕见,所以三浦春马、芦名星和竹内结子自杀的消息,最令人震惊,尤其三人死前都没有征兆,经济上也没困难。

20201227_entertainment_recap7_Large.jpg
三浦春马(右)和竹内结子生前一起拍摄电影《行骗天下JP:公主篇》。(互联网)

三浦春马离世前的几天还在社交媒体宣传新剧,为高考学子打气,唱歌给粉丝听,散发满满正能量;竹内结子生前最后一部电影《行骗天下JP:公主篇》正是和三浦春马合作,两人在片场吃着冰淇淋,跟工作人员聊天。三浦春马去世后被发现曾在笔记中写下“想死”的字句,显示有情绪问题;竹内结子死后被揭家庭关系复杂,父亲再婚让她喘不过气。

艺人把好的一面呈现给大家,华丽背后的忧郁、难过,只能压抑和自己承受,令人唏嘘。

日本媒体及专家分析,即使是大咖艺人,或许也难以适应疫情下的生活,包括工作停摆,长期困在家中压力无法释放,以致累积许多负面情绪,或原本的情绪问题恶化,导致他们走上绝路。

木村花的死则让网络霸凌问题再次受到关注,有指她是受不了严重的网络欺凌而自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