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 艺人在感悟中怀抱期望

字体大小:

  “恶灵恶灵”,有人说2020年就像是被恶灵诅咒的一年,冠病疫情大暴发,各种抗议示威,暴雨暴洪猛火等天灾,导致全球陷入困顿。踏入2021年,受访的海内外艺人除了对去年有所感悟,也为新的一年许下期望。

何维健期待派红包

本地歌手何维健去年2月22日注册结婚,同一天办了婚礼。他说:“2020年,很多很好的事情发生在我的生活里,包括结婚,买了房子,也发了两首歌(《爱情字典》《写一首歌给你》),很开心。”

虽然喜事连连,但他也遗憾因为冠病疫情耽误了新家的装修,所以赶不及在去年年底之前搬家,还有因为忙着适应新婚生活,没能推出更多歌曲。他许诺今年要有更多音乐作品,也计划多在荧幕前跟大家见面。

何维健目前忙着新家的装修,希望尽快迁入,也期待农历新年的到来,因为他将第一次派红包。他说:“虽然不知道是否有机会见到亲戚朋友,但是派红包的感觉很好,呵呵!”

插班生将举办演唱会

本地组合插班生去年庆祝出道十周年,原本要办一场大型演唱会,但被疫情打乱计划,后来改在YouTube频道办线上音乐会,也推出了新单曲《静静》。回首2020年,插班生感慨:“2020静静地过去了,希望2021一定要热闹起来。”

她们也为歌迷带来好消息:“现在陆陆续续开始可以有现场观众了,所以插班生也要赶上这趟列车,在2021年上半年举办演唱会,和喜欢我们的朋友们聚一聚。也希望大家都平安健康!”

文慧如盼提高睡眠品质

问及新年愿望是什么?本地歌手文慧如说希望提高睡眠品质:“因为我很爱熬夜,有时深夜灵感一来就会马上记下来。熬夜是很不好的习惯,我希望能改掉这个坏习惯,让自己健康一些。”

黄靖伦盼父母飞台摸摸孙子

黄靖伦长期在台湾发展,由于工作关系暂时无法回新,因此希望父母在新年赶快飞台湾摸摸孙子,“不然等到疫情缓解,宝宝都‘长大了’,感觉会不同。”

陈泂江希望大家莫忘2020年

相较于圣诞,陈泂江迎接新年的方式较为简单,“通常是和几个朋友度过。”2020年是让人难忘的一年,陈泂江感慨地说:“疫情在过去一年打乱了我们生活的模式,阻断措施让我更珍惜亲情、友情和看似平常的日常生活。我更懂得饮水思源,也了解到所有东西都得来不易。”

对于2021年的展望,陈泂江说:“我希望大家不要忘了2020年!回想起国人在窗边唱《家》,一起鼓掌为医护人员打气等……去年教会我们很多事,但人是善忘的,所以我建议把去年的感受和所学到的东西记录下来,写在记事簿或者手机里,甚至是拍张照片都行,那会是很可贵的记录。”

陈欣淇计划写剧本

陈欣淇希望今年能顺利出国,因为有国外的戏剧邀约。她目前正在编写剧本,不急于接戏,“其实有几部戏找过我,但我没有接,因为想写剧本,希望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她提到,三年前离开新传媒是为了好好体验生活,“希望观众再看到荧幕上的我时,会觉得我的演技不一样了,这是我追求的目标。”

赖怡伶挂念外国生意

谈到新年愿望,老板级的赖怡伶希望疫情快点过去:“要不然每天在新加坡很闷。我想赶快出国,其实我在缅甸和柬埔寨有泡泡茶生意,想过去巡视。”

洪丽婷想出国看世界

对于新年展望,洪丽婷开朗地说:“希望保持现在的工作状态,有工作就好了!我也希望出国看世界,想去没去过的日本,因为我是日本动漫迷。”但旅行与否,她说视疫情而定,若未平稳,她也不敢贸然出国。

郭书瑶期许更有智慧

台湾女神郭书瑶期许自己更有智慧,待人处事更圆融,“我每年都这么期望着。人一定有情绪和感受,但现在的我比较懂得停下来反思,想想为什么会遇到某件事,当中肯定有我需要学习的东西。”

禾浩辰:能不断地工作

台湾新生代男星禾浩辰笑说,去年的代表词是“封闭”。喜欢旅行的他,希望可早日解封出国。至于新年愿望,去年有三部电影、两部电视剧出街的他不假思索地说:“可以不断地工作,有新的作品出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