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被妈妈掌控20多年 郑爽是这样长大的

郑爽(左)和母亲20多年来的关系不时处于类似战争状态。(互联网)

字体大小:

29岁中国女星郑爽上周爆出瞒婚、找代孕、弃养连串丑闻,前途尽毁。她是怎么一步步从未红、爆红,走到转黑这步田地的呢?

腾讯新闻2017年深入访问她的父母郑成华和刘艳的一篇特稿,透露许多外人难以想象的“培养明星女儿”的内情。郑爽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凭借偶像剧《一起来看流星雨》成名后,跻身中国一线女星行列至今,但母女间控制与顺从的关系开始脱序。郑爽坚持妈妈欠她一个道歉,因为妈妈年轻时无法成为演员的缺憾,推动着她主导自己的人生20多年,但自己并没有想要当演员。这个母女争吵、冷战、疏远的故事,值得许多人借鉴和参考。

1991年,24岁的刘艳大着肚子,看相的说是个男孩,她不高兴,直到3.8公斤的女娃诞生,她才乐了。郑爽这名字,取自沈阳之前的一个明星。

郑爽小时招人喜欢,看到电视里死了人,会跟着哭。刘艳想到自己破灭了的明星梦和了无生机的家庭主妇生活,决定把女儿培养成演员,便制定了考北京电影学院的十年计划。

1岁半起的明星栽培之路

郑爽自1岁半起就被母亲控制饮食,防止变胖。牙牙学语年纪的她,要反复背诵母亲为自己安排的“演员梦”对白。她开始学舞蹈、钢琴、长笛、声乐、表演、自行车、骑马、游泳、英语,还要独立完成一切家务。第一次去舞蹈班时,老师就对刘艳说:“爽妈,你记住,她将来就是一个明星的料。”

老师的话让刘艳信心倍增。所有的家长都被禁止陪女儿上课,只有她硬闯,且从未缺席过一堂课。

刘艳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小时候每天唱歌,跳舞,奔跑,做梦,父母宠爱但无所要求。因此她要求女儿不得浪费时间,一周只能玩两个小时;回家练琴,弹错一处,小棍打手,如果打瞌睡,凉水就迎面浇来。郑爽偶尔抱怨,刘艳就说:“上台表演不就是玩吗?”

刘艳极少用言语肯定郑爽的肯定,让母亲或别人满意几乎成了郑爽最大的使命。郑爽的爸爸觉得老婆对女儿过于严厉,但拗不过她的强势。

郑爽完成小五后,刘艳决定把12岁时的女儿送到成都,跳级上中一。在成都几年,郑爽被孤单与挫败的情绪所笼罩。数学课跟不上,哭着说“自己变成了坏孩子”,刘艳只得通过电话远程授课,依然分秒必争。

郑爽小时候就被老师认定是当明星的料。(互联网)

“东北乡巴佬”在学校被霸凌

郑爽一直是被母亲隔离的孩子,没太多和同龄人打交道的经验。同学喊她“东北乡巴佬”,支使她跑腿,她难受,却不知道这就是“欺负”。

2007年,演艺学院招生开始,刘艳带着16岁的女儿到北京,亲自指导她的每个面试;她发现郑爽竟然偷看韩剧《大长今》,气得不行。两人的矛盾激化。

刘艳从小有歌星梦,可母亲不懂得培养她,让她一辈子遗憾。她报名过业余的唱歌班,爱唱邓丽君的歌,可惜人生很快被结婚生子占满。郑爽4岁那年,刘艳每晚6点半把她交给母亲后,带着几件借来的晚礼服坐公车去夜总会唱歌。有鲜花和掌声,她觉得自己就是明星。如果之前有人亲力亲为地安排她参加艺考,她会感激涕零,怎么女儿就不知感激呢?

终于郑爽收到北影、上戏和中戏三所学校表演系的录取通知,完成说不清是她的、母亲的还是两个人的梦想。

毕业后,郑爽星途出奇顺利,人们纷纷称赞她是“清纯的小仙女”。出道剧《一起来看流星雨》在2009年8月播出,家里庆贺的电话此起彼伏,刘艳感觉“特别特别幸福……终于等到结果了……”

郑爽(左一)凭处女作《一起来看流星雨》一炮而红,男主角俞灏明(右起)和张翰过后也事业起飞。(剧照)

母亲愿望是和郑爽交换人生

她没想到,女儿红了烦恼也迅速接踵而来。先是学校老师投诉郑爽不听话,不愿意接一个林黛玉的角色,之后又接到公司的电话,说郑爽不配合安排,失联了。

受关注让郑爽手足无措。出席现场活动时,她被人盯着提问,不会回答,又不知怎样拒绝,一旦张口,说出来的话又过于诚实。偏偏她又很在乎外界怎么看她,被非议多次之后,不愿再抛头露面,又不好意思拒绝公司,索性玩失踪。

刘艳并不理解女儿的反应。她研究成名之道,如今明星就要尽可能地抛头露面,有负面报道就找危机公关。明星大都如此,怎么女儿就不行呢?在镜头面前笑一笑,讲几句圆滑又无关痛痒的谎话,怎么就这么难呢?

郑爽早年被母亲植入了人生态度,先苦后甜,凭着一股狠劲做到最好。但她的基因天生追求平淡和安逸。有次和母亲逛首饰小店,半天舍不得走,脱口而出,“要是来这打工该有多好”。刘艳就看不惯她“知足常乐”,听到就浑身难受。

为了逃避现实,郑爽想到结婚。与《一起来看流星雨》男主角张翰的恋爱五年期间,她全心全意地投入感情,向往着未来相夫教子,却把刘艳气炸了,指责她践踏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

郑爽投入和张翰的恋爱,曾想嫁他。(剧照)

活在热搜和评论里的红星

当年刘艳恋爱,头脑发热,稀里糊涂做了母亲。她坚决不让女儿重蹈覆辙,“家庭主妇最没出息,你过几年就得让人淘汰。”她觉得老天爷瞎了眼,不爱这行的女儿给她捧当明星,热爱的自己却从无机会。

矛盾持续到郑爽单方面宣布与张翰分手,坦诚自己在盲目付出的过程中失去了自我。看到以前差不多同等级的女演员在片酬上已经超过了自己,她也着急地复出了。刘艳很欣慰,发狠劲的女儿又回来了。

重回名利场,郑爽感觉到被取代的危机。身高168公分的她减肥到35公斤;为了不重复“清纯”的标签,她染黄头发;还成为演艺圈首个大方承认整容的明星。

她的生活变成一场大型真人秀,她不懂掩饰,更无力阻拦;暴瘦、整容、旧爱新欢、真人秀上的情绪崩溃和各种直言屡屡将她送上微博热搜。合作的明星发现她常自言自语,有人猜测她已患上厌食症和抑郁症,疯狂的粉丝更加心疼她的脆弱与真实。

2015年,郑爽选择让父母更多地参与自己的工作。让他们多了解自己的工作,三个人也可以多相聚。可观念的相异促使熟悉的争吵再次爆发。母女俩总是意见分歧。刘艳她看不惯女儿拿到剧本就压力重重,觉得那本应是幸福而轻松的工作。她恨不得代替女儿去做,并且相信自己能做好。她盯着各种报道,一有负面新闻就致电责问,也不给女儿机会解释,骂累了就挂电话。郑爽彻底失望,放弃交流,最后干脆拒绝让父母出现在片场。

郑爽(左一)一度让父母多参与自己的工作。(互联网)

郑爽坚持妈妈欠她一个道歉

郑爽瘦到厌食,心情抑郁,那时已经游走在暴瘦和心理崩溃的边缘。

2016年,郑爽主动提出带母亲去洛杉矶学英语,顺便缓和一下母女关系。聊天时,郑爽突然问:“妈,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道歉吗?”

刘艳觉得不可思议,家长养育孩子,不图回报,最后还要给孩子道个歉?她激动又委屈。女儿给她找的心理咨询师,跟她分析:“你太强势了,总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孩子。”要她站在孩子的角度去思考问题。道理简单,行动却难。她去五台山上住了一周,每天跟方丈和住持聊天。五次心理咨询结束,她给女儿发了一条特别长的微信,就长期以来对她的不倾听和不信任道歉。郑爽收到后特别感动。

刘艳终于下定决心不再管女儿工作上的事情。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女儿身上20多年后,她给自己换一种生活方式——带领一支团队做美容产品的直销。

至于性情平和的郑成华,因为经常呆在女儿的片场,偶尔有导演找他客串小角色,他觉得娱乐圈好玩又充满机遇,就成立了工作室,在母女之间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郑成华步女儿后尘,也当了演员。(互联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