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各评:60多人团圆 拜年要排“班表”

郑各评、洪慧芳全家福。(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今年要过不一样的新年!响应政府防疫过春节,郑各评戏言:团圆饭分组限时、拜年要排“班表”!

华人农历春节最讲究热闹团聚、捞生大家一起喊Huat ah(发啊!),但疫情持续蔓延,本地为预防第二波疫情劵土重来,安全至上,随着金牛年脚步越来越近,拜年、捞鱼生,甚至派红包都有了新法则。

本地姜对于拜年人数须分组、“静音”捞鱼生、电子红包怎么看?且听他们春节应对妙招。

郑各评:分两轮吃团圆饭 每轮1小时

我和慧芳的亲戚加起来至少60多人,哈哈,大家族,要安排团圆饭很伤脑筋。

为了响应政府呼吁,今年团圆饭会分两班,第一轮是1点到2点,限时1小时,之后则轮到第2轮,2点到3点。

大年初一到我母亲家,初二是我弟弟、姐姐......我们设了群聊,商量拜年“班表”如何排,我拍戏忙,由弟弟去安排拜年“Run down”(行程表),我看“班表”拜年,似乎有点像艺人看行程表拍戏,只是可以因情况“调班”或“换班”,哈哈。

往年试过一天跑5组拜年,今年每天最多两组,以亲人为主,朋友就先说sorry(抱歉)啦!

我和慧芳爱吃烧肉,也喜欢捞鱼生,有一年几乎初一捞到十五,今年捞起既然不能喊叫,就开手机APP“代喊”罗。

因为拜年次数减少,红包没“见到面“的就省起来,这也是前所未有的,至于新钞,我都还没时间去换啊!

cjemjamweo1_Medium.jpg
陈汉玮为拍节目在牛车水取景。(受访者提供)

陈汉玮:一年多未见家人 年夜饭与好友吃

因为疫情已有一年多未见父母家人,天天通过视讯联系,如果除夕无法与家人团圆就派电子红包表孝心,每年少不了4位数!

母亲每逢春节都会与姐姐过来陪我一起吃团圆饭,但今年恐怕很难,这么多年来的团圆饭都是我张罗的,今年相信她们也会很失落,幸亏我有个很要好的朋友,除夕会跟他以及他妹夫三人一起享用年夜饭,只是到处订不到餐馆,搞不好只能打包盆菜与几样好料回家弄热吃。

除夕我必定守岁到天亮,几十年不变,祈愿父母健康长寿,如果初二初三不聚会,我就自己做运动、骑脚车自得其乐,初四继续开工拍《味之道》。

yi_min_yu_tai_tai__Medium.jpg
林益民与太太。(档案照)

林益民:拜年名额“让”给女儿女婿

我家里人不多,我与老伴、女儿女婿与2孙,加起来共6人。

大女儿在日本,春节只能线上见面,今年响应政府过一个既安全又不添麻烦的新年,自从政府允许8人聚餐,我平时已有跟这些多年老友聚会了,春节拜年名额就留给女儿及其夫家。

疫情底下,人少也有人少的好。

以往餐厅一开始捞鱼生,我就有机会捞了,自从疫情来袭,身为高风险群已经减少在外捞的活动,上星期台湾华视电视台新闻组还越洋访问我有关捞鱼生趣谈,个人相当欣赏以蔬果为主的鱼生,其实捞鱼生最讲究的是酱汁,不喜欢偏甜的,捞鱼生没得喊确实少了那股喜气洋洋的气氛,不过这阵子传得很热的手机录音喊Yam Seng多少弥补了那点失落。

chen_li_zhen_1_Medium.jpg
陈丽贞。(档案照)

陈丽贞:不习惯派电子红包

疫情阴影笼罩,大家都知道再也不可能回复以往的正常日子,过年一尽公民义务,考虑安全,大家为预防冠病也得互相体谅。

大年除夕姐姐可来我家团圆;双亲已不在,长兄为父,大年初一或二,我与另一半和姐姐及妹妹上老哥家拜年,加起来人数没超额。

至于说为避免接触派电子红包,可能我比较老派,感觉拿红包是一种幸福,反正日常生活已经常接触数码了。至于包几位数?哈哈,老公会包4位数红包给我,我外甥刚入伍当兵,希望给他派个红包。我爱捞鱼生,捞得最多的一年是八九次,都在捞鲍鱼。

chen_tai_ming_yu_chen_li_ping__Medium.jpg
陈莉萍与陈泰铭。(互联网)

陈泰铭:我家捞鱼生“静静”的

我家成员不多,与莉萍、儿子及岳母一家四口同住,除夕会去妈妈家吃团圆饭,哥哥与姐姐就看从初一到十五,他们哪一天“方便”才上门拜年。

捞鱼生大家喜欢高喊助兴,其实我无所谓,我家捞鱼生也没什么声音,至于派红包,我比较传统,觉得派红封包多了华人春节的气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