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跟沈雁跑码头演出 陈建彬:她文静害羞

字体大小:

被誉为台湾歌坛第一代玉女偶像的沈雁(本名周美麟)惊传在美国辞世,终年60岁。本地资深艺人陈建彬在1980年代初曾经跟沈雁与高凌风一起跑码头演出,记得沈雁是一个文静和害羞的女生。

陈建彬昨天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我当时跟高凌风和沈雁到全马来西亚和文莱跑码头演出,在一起两个星期,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我们表演两个小时,我唱前面45分钟,沈雁之后唱半小时,高凌风最后唱45分钟。”

谈到对沈雁印象,陈建彬说:“我们其实没有很多交流。她当时应该20岁左右,是玉女型歌星,感觉她比较害羞,不爱说话。我们演出后去吃宵夜,她也不吃,只有我跟高凌风,阿珠、阿花一起去。”陈建彬自那次巡演之后便再也没碰到沈雁。

对于沈雁的死讯,陈建彬叹息说:“跟我跑码头的两个艺人都走了。我觉得60岁还很年轻,沈雁有点太早过世,应该还可再活多20年。她可能生病吧,有点惋惜。”

陈澍城受访时说跟沈雁没交情,但惋惜说:“听说她是在睡梦中去世,好像是心脏问题。她曾是我们熟悉的歌星,真的感到很唏嘘。”

徐惠民:
犹记沈雁歌友会盛况

沈雁早期常来本地宣传,本地资深广播员徐惠民与她多次接触。他与本报记者分享10年前在报章专栏写的一篇文章《沈雁匿迹不销声》,内容是他与沈雁的结缘。

徐惠民在文中透露,1979年进入“丽的呼声”工作,恰巧那一年沈雁来新宣传《踏浪》,他第一次主持电台的大型歌友会,就是沈雁在新加坡的第一场歌友会。徐惠民记得当时的盛况,只有300个座位的丽的呼声礼堂竟挤进了600个歌迷。

徐惠民也认识沈雁当时的经纪人夏春涌,他在文中透露,当时就察觉夏春涌与沈雁关系十分亲密,那时候的唱片公司市场经理曾私下跟徐惠民抱怨,公司给沈雁的酒店“埋单”,一个晚上就花上几百元长途电话费,“可以想象他们之间的情话是多么地绵绵”。

徐惠民前天受访时说:“沈雁每次来新宣传,都会上丽的呼声受访,她很疼爱我的女儿徐冰,我们常到珍珠坊一带逛街。对她最深刻的印象是,她很青春。”30多年没有见面,听闻沈雁过世,徐惠民说:“她一直很低调,真希望不是真的。”

摄影师梁福勇:沈雁很低调

退休12年的本地资深摄影师梁福勇透露,过去常为到本地宣传或登台表演的艺人拍照,以便艺人回去后有宣传照可以发。他印象中的沈雁很低调,“她是比较低调的艺人,通常就是来拍了照,然后匆匆被带走。”他说当时江玲、银霞这些玉女歌手都很红,他反而对江玲印象最深,“因为她拍完照还会留下来一起喝茶。”

欧伟毅:
在纽约花店见过沈雁

本地梦田音乐及飞鹰唱片负责人欧伟毅受访时说,与沈雁没有太多交集,但以前带艺人宣传时见过她,学生时代曾访问她,她很漂亮。欧伟毅称十多年前去纽约,听朋友说沈雁在那里开了家花店,就去看看。有看到她在店里,但没上前打招呼,因知道她已淡出歌坛,不想被打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