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派红包 潘嘉丽:欢迎来拜年 黄靖伦:有“出”有“入”

字体大小:

第一次派红包,潘嘉丽好兴奋,欢迎朋友来拜年,黄靖伦则有“出”也有“入”。

潘嘉丽和黄靖伦分别于去年2月及5月在台北登记结婚,两人的另一半都是台湾人,今年都因为疫情无法回新,留在台湾过年。他们与本报分享异乡过年,以及第一次派红包的心情。

第一次派红包,潘嘉丽直呼兴奋,但她起初对于需不需要派红包,该派给谁,都有点搞不清楚。“我妹妹结婚了,她跟我说有一种习俗是新婚第一年不用派红包,但也有人照派。而在台湾,只要工作了就不收红包,即使未婚也是这样,但在新加坡,只要未婚就能收红包,所以有点乱。”

潘嘉丽决定按照新加坡的习俗,欢迎未婚的朋友到她家拜年,她会大方派发红包。“派红包是吉利的象征,而且我是新加坡人嘛,我还设计了两款红包封套。”她也打听了红包行情:“要双数,但不能有‘4’,所以有台币200、600、800(9.5、28.5、38新元),就看交情。”

新加坡的亲友收不到她的红包,会采用电子红包吗?她说:“不会。我觉得电子红包少了人情味。”

潘嘉丽上个月底就到迪化街逛年货市场,买年货、年花和装饰,她说:“要布置家居,要有过节气氛,还买了麻将桌请朋友来打麻将,顺便当新居‘暖屋’(housewarming)。”

除夕当天,她和老公一起回老公的台中老家,跟夫家一起吃团圆饭。有下厨吗?她笑说:“我会越帮越忙,所以负责添饭、摆盘就好了。”

无法与新加坡的家人一起过节,潘嘉丽坦言觉得有一点空虚。“很想念大家一起在外婆家吃饭、玩乐,气氛很棒、很温馨。”

还好她在台湾有不少朋友,她会约黄靖伦一家聚一聚,也会到林湘萍家拜年。

黄靖伦赶不及回新 心疼爸妈抱不到孙

黄靖伦多年前到澳大利亚工作,赶不及回新过年,今年是第二次无法回家团聚,而这次的心情特别觉得可惜,“因为我爸妈抱不到孙子”。

黄靖伦说,农历新年期间,大家都回故乡或外出游玩,所以台北很冷清。他也和太太及儿子回太太娘家,在彰化度过春节。因为没有车子,所以黄靖伦得搭高铁,差点还买不到车票。他说:“本来买不到高铁的票,只好买普通火车,后来高铁加班次,终于买到车票。”

除了和亲友团聚,黄靖伦一家也到庙宇拜拜、逛夜市、放鞭炮,这也是他第一次放鞭炮。

谈起第一次派红包的心情,黄靖伦说:“没想到第一次派红包,是在台湾。我有打听行情,好像是600台币(28.5新元)。”他不只派红包,也“收”红包,是代儿子收,所以有“出”也有“入”。他自己也会包100新元的红包给宝宝,并会帮宝宝开一个户头,把红包钱都存起来。

黄靖伦在拍长篇剧《女力报到》,他透露最近胖了不少,导演有暗示他要注意一下,只是新年期间美食当前,他难以抗拒,笑言:“过年就先吃,身材管理之后再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