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文驰骋球场 却禁爱儿打高球

陈天文爱驰骋高尔夫球场。(受访者提供)
陈天文爱驰骋高尔夫球场。(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儿子要学高打尔夫球,本地艺人陈天文说:“不行!”

陈天文爱打高尔夫球,妻儿曾跟他到球场,他接受《联合晚报》访问时说,太太兴趣不大:“太阳是女人的劲敌,她怕晒太阳。”大的没兴趣,他说小的反而想学,但他说:“我不允许,一来明年他要上小学,二来现在高尔夫球场人比较多,也不适合让他学。”

陈天文称儿子“小老板”,“小老板”活泼好动,前阵子陈天文割白内障,“小老板”看到他戴眼罩,竟也学着戴想要当“咸蛋超人”。陈天文把照片晒上Instagram,他的追随者打趣留言:“哇塞!这是什么超能力啊?千里眼吗?顺便也教教我!”

20210306_showbiz-chen-02_Small.jpg
儿子看到陈天文戴眼罩也想要当“咸蛋超人”。(取自陈天文Instagram)

因疫情,大家都留在本地打球,他都在俱乐部打,他说去年3月到5月没得打,6月才打到一场,接下来至今平均每月打两到三次。他说:“要抽签,我们五六个朋友,每周把名字放上网去订球场,机会大一点。”他的球友有李铭顺和郑各评等,也有圈外朋友。由于疫情,大家拍戏时间受到影响,比较难配合,他目前都与圈外朋友打球。“有些艺人不是俱乐部成员,也无法一起打。”

疫情前他去过很多国家与地区打球,包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中国和香港等:“出国主要是打球消遣,唯一一次出国比赛是到马国,当时球艺差,只是去拿个经验。”陈天文喜欢的高尔夫球明星是美国的格雷格·诺曼(Greg Norman)和老虎伍兹(Tiger Woods),他说格雷格·诺曼打过几届满贯:“伍兹也特别厉害,有时打到草丛过了界,但又可以从草丛打回果岭。”

打高球20多年 获不少奖杯

陈天文打高尔夫球20多年,他说80年代中保龄球盛行时,他打保龄球,每次拎着两个又大又重的保龄球出门很不方便,朋友建议他打高尔夫,从此爱上。他没拜师学艺,只是向朋友学。

陈天文有武术底子,打起球是不是相对轻松与敏捷了?他说:“打球靠球感,有武术底子球感不好也打不好。”他驰骋球场多年,曾得不少奖杯。

每次打球大概5小时,运动量是不是足够?陈天文说:“不见得。都会坐草坪专用车。”为确保打球速度,且一般球场球道较长,走路打球费时又费力,所以少不了使用草坪专用车。

球星诺曼和老虎伍兹等都曾因肩伤而退赛休养。据国外调查,高尔夫球常见的运动伤害中,肩部受伤排名第四位,比例仅次于下背部、手肘和手腕。问他打球可曾受伤过,陈天文回说:“有。姿势不对,发力不对,手肘、肩膀受伤过。”最长多久复原?他说:“半年,找中医治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