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线 这些韩星都曾对抗抑郁症

从2005年开始的14年间,自杀过世的韩国艺人超过30名,原因不外四点,即压力大、抑郁症、经济问题和网络霸凌。

字体大小:

韩国歌手雪莉(Sulli)轻生事件轰动一时,韩国和华人世界媒体密集追踪,前阵子每天占据各大网站的热搜排行榜。

雪莉生前身影靓丽。(IG)

从2005年开始的14年间,自杀过世的韩国艺人超过30名,原因不外四点,即压力大、抑郁症、经济问题和网络霸凌。这四点又互有关联与重叠,如果一定要选出最主要的单一夺命原因,应该是抑郁症。不过14年间超过30个韩国艺人,远高于其他国家,也难怪有人说在韩国,艺人是高风险职业!

四成罹患抑郁症 三成想自杀

根据统计,40%韩国艺人罹患抑郁症,30%想过自杀,大部分原因除了是当地“酸民”文化猖獗,不然就是过分现实的社会阶级风气,压得人喘不过气,让艺人入行后产生心理病。

从艺人移到素人,原来韩国的自杀率高居亚洲国家第一、全球第四。自杀也是韩国人第四大死因、10至30岁民众的第一大死因。一般人尚且如此,何况承受高压的明星。

翻开过去比较知名的自杀艺人记录簿,可以总结以下几点:

1)女人比男人略多,可见无论男女,想不开的程度差不多一样。

2)23岁到48岁都有,30岁以上者比以下者略多,其中25岁和26岁各有三人,是“高危期”。但是只要还未到不惑之年,艺人们看来对人生都有困惑。

3)演员比歌手多出一倍;歌手之中,组合成员比非组合的多约一半。

崔真实最大咖 钟铉本地最轰动

2008年9月,36岁男星安在焕借高利贷无力偿还,在车内因吸入过量废气窒息轻生。同年10月,40岁女星崔真实也被发现在家里轻生,她是安在焕好友,却被指是故意放高利贷逼死安的凶手,面对排山倒海的谣言,她最后选择了断生命。她曾获百想、大钟、青龙各电影大奖,也是各电视台奖项得主,可以说她是自杀的演员中最大咖的一位。

崔真实曾获各电影大奖,也是各电视台奖项得主。(剧照)

2009年,27岁女星张紫妍在家中留下遗书上吊轻生,原因是生前遭到公司高层强逼进行“潜规则”——被迫向31名企业机构高层、提供过百次性服务,甚至多次遭性侵。即使她离世多年,张紫妍的案件被侦查至今,似乎仍无明朗结果。

张紫妍尸骨已寒,案子未了。(剧照)

2010年,电视剧《冬季恋歌》的33岁男星朴容夏被发现在房间内轻生,据悉他因为父亲罹患重病,加上工作压力过大,喝醉酒后一时想不开结束生命。

朴容夏当年来新参加联合早报主办的ZPOP大型演出,留下永远的英俊笑颜。(档案照)

前年,韩团SHINee的27岁成员钟铉因抑郁症烧炭自杀。今年6月,他的师妹、女团f(x)成员雪莉也因抑郁症及网络霸凌结束年仅25岁的生命。钟铉、雪莉与朴容夏一样,都来过本地演唱,是自杀歌手中本地人气最高的,钟铉甚至在本地有追思会。

本地歌迷当年为钟铉办追思后。(档案照)

抑郁症尽管可怕,但有些韩星不再默默受苦,他们把受尽困扰、折磨的内情和感受公开,借以勉励他人跟抑郁进行斗争。

1)防弹少年团Suga

例如防弹少年团BTS红遍全球,但一些成员与抑郁症也发生过关系。

Suga在青少年时期曾饱受抑郁症、强迫症、社交恐惧症等心理疾病折磨。他做音乐之前,因环境艰困而做了机车外送员,却不幸发生造成肩膀粉碎的车祸意外。

他在2016年发表了亲自创作的歌曲“The Last”,歌词完整呈现了自己亲身的体会与情感:“不安感和孤独感好像永远存在,这似乎是一辈子都要学习的功课。”他说:“我想要透过歌词告诉更多人,我也很不安,和你一样,既然如此我们一起寻找答案,一起学习吧。’”后来他领悟生而为人的价值和幸福也很重要,于是努力寻求。

2)防弹少年团RM

另一个成员跟爸爸一样成为抑郁症的受害者。他说:“我的爸爸患耳鸣患了25年。他说,专注于某件事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他不觉有任何症状。但是,一旦承受压力或面临抑郁时,这些症状会阻碍他日常生活。焦虑就像阴影一般,在耳朵里嗡嗡作响,对我来说就像一个阴影。我长得越大,它就变得更大声,尤其是到了晚上。”

他从爸爸的经历领悟出每个人都需要一处憩息地,否则很难面对难以避免的孤独或黑暗。对他而言,音乐就是一块憩息地。他通过音乐遇到了好朋友,事业和经济也都取得成功。他不想患上焦虑症,于是收集人偶,买喜欢的衣服,随意游逛观察人们如何生活。“我会坐公车出去走走,在不知名的城镇下车,然后意识到我离世界其实并不遥远。然后,我的焦虑感开始消散。”

防弹少年团的RM(右一)和Suga(右四)都曾和抑郁症搏斗。(法新社)

3)BigBang G-Dragon

BigBang的灵魂成员G-Dragon(权志龙)日前退伍,引起全球关注,原来他也有不堪的过去。2009年他的单曲《令人伤心的人》(Heart Breaker)因被怀疑抄袭而惹来外界猛烈抨击,他于是逃避所有认识的人,甚至拒绝与父母和朋友说话,整个人沉浸在孤独和悲伤中。他说:“我没做错任何事,但感觉自己像个罪犯,我很沮丧。”

2017年,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图片暗示自己身处黑暗,疑似又陷入另一轮沮丧。他曾说在几万个粉丝前的公演结束后,感觉被空虚包围着。他承认是自己的身份造成这种压力。幸好,在队友和歌迷的支持和爱戴下,他克服了长期的苦恼,在军训期间变得既快乐又健康。

权志龙入伍后克服苦恼。(档案照)

4)Super Junior利特与希澈

韩团Super Junior团长利特,当年入伍后陷入严重抑郁,服役期间,他家中发生顿失三亲的悲剧----父亲疑因照顾失智的两老压力大,加上经商欠债,结果先掐死双亲,自己再上吊自杀,悲剧发生后,让他一度想轻生。不过,想重新开始工作的决心支撑着他,让他坚持熬过难关。

SJ前成员韩庚突然脱团回中国后,跟他最亲密的希澈也陷入了深深的沮丧中,有将近三个月足不出户,拒绝上台。还是团友银赫给他当头棒喝:“兄弟,我们不需要你唱歌或跳舞,但是没有你,Super Junior就不一样了。”这才把他从困局中救了出来。

SJ成员希澈(左一)和利特(右二)携手抗抑郁。(档案照)

5)秀智

秀智在2013年承认自己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她说有时和朋友聊天开玩笑,会突然就哭了。她一度曾想:“要这样继续生活下去吗?”“我还撑得过明天吗?”和朋友诉苦的同时,她也会陷入无止境的哭泣中,对方聆听并劝她把心敞开,她才逐渐获得安慰。

秀智曾经和朋友诉苦时,陷入无止境的哭泣中。(剧照)

还有IU、T.O.P、少女时代成员泰妍、Baro(车善玗)等也都先后跟抑郁症搏斗过,至今还没有认输。

情绪若受影响 可打热线求援

艺人的悲剧很容易对粉丝的情绪造成影响。但不要忘了,生死往往只是一念之间,那些以为过不去的坎,其实你事后回想,也没那么大不了,留一条命好好活下来,人生其实还有许多值得庆祝和留恋的美好。所以,觉得自己一样面对抑郁症、经济问题,生活压力或网络霸凌的困扰时,给自己一个机会,向以下热线求援吧!

●关怀辅导中心:
1800-353-5800
●新加坡心理卫生协会:
1800-283-7019
●新加坡援人协会:
1800-221-4444
●心理卫生学院:6389-2222
●银丝带机构:63861928
●圆缘助线(华语):67410078
●“叮铃朋友”儿童热线:
1800-274-4788(针对7岁至12岁儿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