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大奖改制 议论炮火不断

字体大小:

洪铭铧/报道(图片/档案照)

今年的“红星大奖”因为改制,除了首设常青演绎奖,将综艺节目与资讯节目主持人奖合并,也取消区域奖,结果引发读者质疑,“议论炮火”不断。

新传媒“红星大奖2016”较早前因为首设常青演绎奖而遭炮轰,再传区域最受欢迎艺人奖全取消是针对欧萱,以及综艺主持人被打压,能角逐的奖项今后仅剩一个。

今年综艺主持人和资讯主持人合并成一个“最佳综艺及资讯节目主持人”,加上网络投选早已不关主持人的事,等于只能角逐一个奖项。难怪有艺人受访时笑问:“是在打压综艺部吗?”

受访艺人指出,综艺节目讲求气氛欢乐多玩闹,资讯节目则重知性诉求,两者标准不同,主持人当然也会根据节目调性作出不同表现,现在合在一起评审,要怎么评审?

取消区域奖项,“玩阴的”?

另一方面,本报接获欧萱影迷郭思瑾来信指出,新传媒今年取消区域奖项是“玩阴的”,似乎是针对去年区域奖项大赢家欧萱。

欧萱在2014年赢得柬埔寨区域奖,瑞恩得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奖,林湘萍得中国奖,但到了2015年,欧萱横扫所有四个区域奖。

郭思瑾与其他读者质疑新传媒几点:

1)欧萱每年在网络奖项都有斩获,如果明年这些奖项都要取消,加上今年取消的区域奖项,暗示这种行为是针对欧萱。她也说,每年这些网络投选都是欧萱与瑞恩之争,其他新传媒自家男艺人都难撄其锋,取消掉网络投选似是为保障自家人利益,有“输不起”的感觉。

2)新传媒“悄悄”的把最喜爱角色等网络奖项移到颁奖礼后的庆功派对,和其他不入流的商家赞助奖项一起颁发,而不再把它当成是首场的主戏,这样对得起投票的粉丝吗?粉丝们要投选两个月,到最后,这些奖项变成完全无足轻重。

3)十大最受欢迎男女艺人奖比最喜爱男女角色网络投选更重要,但前者只有一个月的投选时间,后者则长达两个月,我觉得不合理。

4)新传媒把十大女艺人和十大男艺人拆开,分别在第一场和第二场颁奖礼揭晓,感觉很随意,为什么两者的投票期会不同?

5)新传媒曾经说过办两场颁奖礼,是因为第一场要表扬幕后英雄以及网络奖项得主,现在这两个奖项都已不在颁奖礼上颁发了,那还有必要办两场颁奖礼吗?

郭思瑾质疑新传媒此举是担心欧萱(或可能瑞恩,两者的经纪约都属于艺人网络)今年再度囊括第一场颁奖礼的奖项,为了保护自家亲生女(指电视台全合约艺人)。她觉得新传媒不应该把欧萱过去得过的奖项全部端走,“即使我是欧萱粉丝,我也不敢断言她一定会得奖。”

新传媒在2014年增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柬埔寨、中国四个区域奖,当时圈内人受访时表示,这显示电视台有正式进军区域的决心,希望奖项给得公正、公平,为推动本地剧有所贡献。受访艺人认为这是一大突破,也可推动艺人在海外的知名度。孰料才颁了两年,区域奖从大变小,缩水了。

幕后人受访时说,如果增设这些奖是表示电视台有正式进军区域的正面能量,反过来意味什么还不明显吗?一名年轻艺人叹说:“我以为电视台有进军区域的雄心,现在看来意志不强,才维持了两年,让我感到很失望。”

“常青演绎奖”最先挨轰

今年的红星大奖首设常青演绎奖,最先挨轰。虽然新传媒表示常青演绎奖是为了让年龄50岁以上、至少25年经验的资深艺人角逐,不影响他们同时竞争最佳男女主角、配角奖,但已引起艺人与幕后人质疑,担心为了让更多年轻演员出位,排除掉资深者参与,会导致最佳男女主角、配角奖的含金量下跌。

例如,常青演绎奖入围者陈天文、洪慧芳、林梅娇、陈澍城、向云,但只有陈天文同时入围最佳男配角奖,有艺人问:“那么,意思是说洪慧芳、林梅娇、陈澍城、向云的演技不如入围最佳男女配角的吴劲威、张振寰、陈邦鋆、方伟杰、蔡琦慧、陈欣淇、黄思恬、罗美仪、沈惠怡。

读者有什么话说?

针对以上红星大奖的各项改变,读者有什么话说?

读者May Ong在本报面簿留言说:“观众都知道新传媒只会捧年轻和美丽的艺人,演技烂也不要紧。电视台从来都不会在乎资深和有多年演技的艺人, 只会把他们当配角,要是剧里有需要,他们才有那么几次机会露面,可悲啊!”

读者Fang Yi说:“这家公司从来就没有好好栽培它的艺人。台湾有演艺学校,中国大陆也有,日韩的娱乐公司训练系统也极佳, 它们的艺人都有一定的素质, 可迈向国际, 因为他们的训练是全方位的。反观新港,艺人自生自灭,没礼貌的没礼貌,演技口才差的一大堆。”

Chooi Ping说:“看了入围名单大跌眼镜,摇头叹息。感觉奖项是赐给受力捧新人,而实力老将则有被冷落的感觉。 如果要以年龄/戏龄分奖项,以后干脆设立‘最佳长青男女主配角 ’还有‘最佳新生代男女主配角’奖就好了!”

Missy Pingaporean则为其他落选艺人叫屈,包括王祿江、周崇庆和钟琴。她也认为新传媒不该为了力捧新生代艺人而拿专业奖项來作典当。“一个颁奖礼要办得有说服力,专业奖项要让大家觉得实至名归,不然感觉就是场家家酒盛会。”

Sandy Lim则支持停办网络奖项, 因为“没有意义”。她指出:“今年的入围名单让人百思不解。《志在四方2》里欧萱和戚玉武已经不再是情侣,怎么还可以入围?还有《起飞》的郑斌辉和郭舒贤在剧中也不是一对。瑞恩和陈泓宇、张振寰和陈欣淇在《信约:我们的家园》虽然是一对,但在剧中互动不多也没擦出火花,反而是徐鸣杰和雅慧在《初一的心愿》让人喜爱更应该入围。

新传媒高层怎么说?

对于观众的反应,新传媒高层怎么说?

新传媒中文媒体副总裁陈国明回答:“鉴于综艺节目和资讯与娱乐节目的区别越来越模糊,加上娱乐性和知性兼具的节目也越来越受欢迎,大部分主持人都能胜任各种类型的节目主持风格,因此今年红星大奖筹委会决定综合最佳综艺主持人和最佳资讯节目主持人为一。”

他解释,把幕后英雄颁奖礼提前在场外举行,目的是让颁奖礼可以安排更多富娱乐性的短剧表演、海外嘉宾的表演,也让得奖人有更充裕的时间致感谢词。

至于取消区域奖是为了避免跟柬埔寨的最受欢迎奖重复,但陈国明没有进一步解释为什么连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中国也一并取消。

关于明年起取消完全由观众网上投选的最喜爱男女角色和最喜爱荧幕情侣奖项,他说大会将探讨如何在未来设立其他让观众参与的新奖项。

新传媒华文综艺部高级副总裁林培琴说,每年入围资讯节目的主持人选不多,综合为一个主持人奖可以提高竞争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