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金燕姐姐红星“闹场”

字体大小:

谢金燕在红星大奖表演,临时起意抛道具下台,差点打中坐在台下的部长,但也成功炒热现场气氛,谈到此事,她笑说:“我是来闹场的。”

台湾电音女后谢金燕上星期天晚上出席新传媒红星大奖颁奖礼,大唱电音歌曲,还临时抛道具下台,差点打中坐在台下的嘉宾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节目完后,她看到记者,笑说:“我是来闹场的。”

谢金燕第一次在本地电视上演唱,一出场,八人舞群、巨型道具全提出来,阵势惊人。媒体区有人喊道:“她在开演唱会啊?”

就是这样的压场阵势,压得全场一片安静,目不转睛看着天后的手势、脚步晃来动去,头脑不自觉跟着摆动,这就是谢金燕的“洗脑”功力。

谢金燕演唱《姐姐》《蹦蹦趴》两首歌,演唱时,舞群推着巨型甜甜圈道具助阵,唱到一半,谢金燕把道具抛下台,抛中坐在张志贤邻近的嘉宾。节目监制想必吓了一跳,但也因为这一抛,现场观众的情绪更热烈了,坐在前排的艺人更是直接互动,像李国煌甚至站起身对着“姐姐”手舞足蹈。

唱完的谢金燕换了衣服,到位于惹兰勿刹的“好彩薄饼”店吃晚餐。在本地资深经纪人潘娜丽的邀请下,记者采访完颁奖礼,继续赶到店里和谢金燕同桌。

记者抵达时,两大桌工作人员已差不多坐满,桌上有薄饼及各种烹煮方式的螃蟹,谢金燕很有礼貌地招呼记者,虽然表演时看来别具杀气的眼妆还在,但是她的笑容却显示她只是平民,不是天后。她旁若无人的吃着螃蟹,仪态自然,边侧耳听记者谈对一小时前演唱的反应。

谈到抛道具下台,她笑说自己在台湾也常有“惊人之举”,让节目制作人“吓一跳”,为的是娱乐效果和欢乐气氛。

“我是来闹场的。”说完嫣然一笑,仿佛要看你动不了怒的样子。

2013年舞曲《姐姐》最轰动

谢金燕这几年在台湾堪称最具叫座力的歌手。

2002年,她受香港天后郑秀文《眉飞色舞》一曲启蒙,专辑加入当年前所未见的台语(福建话)流行电音,随其前卫形态日渐走红。她的《呛声》《54321》两专辑主打台语嘻哈音乐,《呛声》获得第18届金曲奖最佳台语女歌手奖,创下台语流行舞曲受肯定的先例。2010年,歌曲《哔哔哔》混搭华语、台语、粤语与英语四种语言,打入香港市场。隔年《月弯弯》专辑,以一气呵成的现代情歌风格,获得第23届金曲奖最佳台语女歌手奖;2012年歌曲《造飞机》被选为十大华语金曲,也登上了各国媒体版面。

不过最轰动的,当属2013年的华语舞曲《姐姐》,它创下YouTube破千万的点阅率,也把她推上和蔡依林相等的天后地位。在每年的跨年演唱会上,她总受邀唱开场(因为要赶场)或压轴(最具分量),也是收视率的保证。

如果说“哥哥”是专属于张国荣的,那么“姐姐”就仿佛已经被谢金燕私有化了。谢金燕说:“时代不同了,这年头,姐弟恋很普遍,姐姐是老大,姐姐也是时尚!”的确,台语歌因为她,多了时髦、活力、品味,内涵改变,形象也高端了。

“你……真是说出我的心里话,呵呵呵!”她掩嘴一笑,“我比较喜欢表演完可以回家。”所以她通常在台湾或邻近地区登台。

当许多台湾歌手为了更大的市场而前进大陆时,谢金燕逆向发展,反而唱出一片天。她说:“很多人觉得唱台语歌上不了大舞台,我不相信。”于是,借助于服装、道具、舞蹈的配合与效应,她跳脱出语言的限制。

“把台语歌做到了这个格局,我接下来想做别的,不过还不能告诉你。”

不过在“做别的”之前,她要先完成满档的工作,五六月分别在台北、高雄开唱,之后要到美国康涅狄格州巡回。

她也很想来新加坡演唱,其实她过去每年都悄悄来本地“闭门”商演,没有惊动到媒体。之前电视台多次邀约,她都没有来,这回冲着本地资深经纪人潘娜丽的牵线,才抽出空来。

出道以来带过凤飞飞、梅艳芳、郑少秋、汪明荃、叶蒨文、赵本山的潘娜丽,和谢金燕的经理人球球相识多年,这回和谢金燕也一见如故。球球透露,已经有多家主办商为争办谢金燕演唱会,和她接触,问她会怎么接洽主办商,球球指着潘娜丽说:“这就是我的名片。”

因身世苦衷,维持低调

这些年来,谢金燕也是低调的代名词。她无论发片、开演唱会,都不接受媒体访问。据了解,连台湾电视大姐大张小燕、新闻资讯节目名主持方念华的节目邀约,她也婉拒。

谢金燕含笑,轻声说:“我是真低调。”

低调非无因,谁会故意得罪媒体大哥大姐呢?

首先要从她的身世说起。谢金燕的父亲是台湾知名主持人猪哥亮,母亲是猪第二任妻子林见如。谢金燕读小学四年级时父母离婚,并由母亲继续抚养长大。1989年,谢金燕隐瞒家世,参加综艺节目《欢乐周末派》“美腿小姐”选拔,脱颖而出,因而踏入娱乐圈,拍过多档长篇剧《天地有情》《欲望人生》《意难忘》《天下第一味》等。

后来,猪哥亮传出因欠下大笔赌债跑路,不少债主知道谢金燕的身份,要求父债女还,逼得谢金燕与猪哥亮做切割。

2009年猪哥亮复出主持,谢金燕不久被爆未婚生子,但没公开孩子的亲生父亲。多年来,未尽过父亲责任的猪哥亮不断喊话要和女儿相认,媒体也推波助澜,只是谢金燕母亲曾说如果女儿见父,她不会阻止,但也不会再认女儿,因此谢金燕始终尊重母亲,避开父亲。

球球解释,因为这些苦衷,谢金燕也从来不接受访问,因为她明白如果开记者会,媒体一定会问私事,毕竟那是大家的工作,所以她为避免记者难做,从来不开记者会。“即使唱片、演唱会不卖,她也不办记者会。”球球说。为了保护家人、不想沦为八卦人物,这就是谢金燕从不解释任何私人问题的原由。

所以当球球说:“我们现在一起吃饭、聊天,不是在访问喔!”已经让记者很感恩,这个机会太难得了。

来新度假,最爱自在逛街

吃完螃蟹,餐馆老板特地到芽笼选购猫山王榴梿来招待谢金燕和工作人员——她这回带了12名舞群和梳化等人员过来。

谢金燕拿起榴梿大吃特吃,毫不造作。她说自己吃不胖,睡觉前一定要吃夜宵。记者看了看她苗条的身材,只能叹老天疼她。

谢金燕说,她喜欢来新加坡,可能更甚于待在台北,因为来这里是度假,而在台北尽量宅在家里不出门。问她来新喜爱到哪里玩,她说最爱去逛街,但想想又说,如果在本地开演唱会,恐怕就哪里也去不得了。

经过这次的电视演出,相信更多人期待着尽快听到“姐姐……姐姐……跳针……跳针……”的回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