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琢磨的特拉华达

在40年的银幕生涯,约翰特拉华达似乎每过十年都有一个起伏。他在《我怒了》似乎没能进入角色。(剧照/邵氏)
在40年的银幕生涯,约翰特拉华达似乎每过十年都有一个起伏。他在《我怒了》似乎没能进入角色。(剧照/邵氏)

字体大小:

影评

微言

特拉华达不是一个“可靠”的好演员,他缺乏兢兢业业的精神。他需要强大对手的激发、唤起,表演天分才能淋漓尽致地得以发挥。

如果不是约翰特拉华达(John Travolta)担纲,相信不少观众和我一样,根本不会去看《我怒了》(I Am Wrath)这样一部没噱头没宣传而且延期上画的小成本电影。特拉华达毫无疑问是个“现象级”的巨星:他是《周末狂热》(Saturday Night Fever)掀起全球迪斯科狂潮的舞王;他是好莱坞拥有最多私人飞机并能驾驶各种机型的专业飞机师;他还是人到中年凭借《断箭》(Broken Arrow)和《夺面双雄》(Face/Off)华丽转身的一线打星。正是这两部动作大戏奠定了吴宇森的A级导演地位,而这是华人导演在好莱坞的第一次。

没人敢说特拉华达不会演戏,就连众多奥斯卡实力派影帝,如达斯汀贺夫曼(Dustin Hoffman)、罗拔迪尼路(Robert De Niro)、丹素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西恩潘(Sean Penn)在和他对戏时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因为不小心就会被他比下去。可当你开始相信他是个好演员时,他却总有办法出人意料地 “烂”给你看。

他在1978年获奥斯卡提名而爆红,可进入80年代就陷入低谷,还在1983年遭美国金酸莓奖提名年度最差。就在人们认为少年得志的特拉华达可能一蹶不振的时候,他却在1994年凭借《恶人故事》(Pulp Fiction)站稳脚跟,然后在95、96、97、98、99年佳作连连,风头一时无两。

进入21世纪后,特拉华达又开始“恍神”,直到2005年的《黑道比酷》(Be Cool)才又重新发力。可不久后,他的“恍神”就又发作了。特拉华达从影40年在事业上飘忽不定的表现让人感觉“不可琢磨”。

胡乱拼凑的大杂烩

《我怒了》片名很有气势,可是看电影就一点儿气势都没有了。也许制作费都给了特拉华达当片酬,再也没钱打造阵容或增加特效,就连故事也不愿意好好编了。整部影片结构松散,衔接随意。特拉华达饰演的史丹利拥有惊人背景,但他对决的不过是群街头混混,根本侮辱了他的“专业身份”。编导后来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让大反派下令找“职业高手”来对付疯狂复仇的史丹利,可一大群所谓的高手还没看到脸就被干掉了,最后还得靠史丹利的搭档交代一句,观众才醒悟:高潮已经过去了?!

影片中每个人物的行为都缺乏逻辑:动辄杀人的大反派州长却对付不了黑帮混混,包庇罪犯一手遮天的探长头脑简单到可笑,一家大小落入敌手还要无脑反抗的史丹利的女儿,以及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的黑帮老大,就这么凑成了一盘菜,这是把观众当空气呀!

特拉华达似乎没有进入角色,史丹利从一个洗心革面20年的好丈夫,变回满身杀气的煞神过程难以让人信服。片末史丹利杀尽仇人后“举枪求死”以求得到救赎的桥段更是不知所云。平心而论,让一向跩得离谱的“风骚”舞王饰演一个假装平庸的暮年汉子,实在难为特拉华达了。

不羁的野马

梳理特拉华达40年的银幕生涯,似乎每过十年都有一个起伏。往往是在一个十年的中段开始发力,在尾段冲上高峰,然后在新十年的初段陷入低谷。特拉华达不是一个“可靠”的好演员,他缺乏兢兢业业的精神。他需要强大对手的激发、唤起,表演天分才能淋漓尽致地得以发挥。就像1997年的《危机最前线》(Mad City),在遇到达斯汀贺夫曼这样的超强对手时,特拉华达的表演天分被完全 “唤起”,将一个被社会挤压到底层的绑架犯演绎得我见犹怜。老戏骨贺夫曼在他面前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特拉华达就像天才的比赛型选手,遇强则强,遇弱则弱。从这点来说,他是一块不能被“琢磨”的天然美玉。

我们只能期待特拉华达下次能遇到巅峰之战的对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