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刘德华甄子丹斗恶 使坏理由各不同

字体大小:

两大华人巨星甄子丹与刘德华在电影中使坏的次数都不多,难得在香港导演王晶的华语大片《追龙》里分别饰演经典角色跛豪与雷洛,一黑一白两手遮天,互相“斗恶”。对于演出反派,两人持有怎样的态度?

“以前很少有人说我演技好打得好,只说我帅;对于子丹,大家也是关注他的打戏而忽略他的演技。希望这次观众可以把注意力放在我们的演技上!”——刘德华

“八爷”袁和平说过:“电影是一种遗憾的艺术。”

对八爷来说,电影营造不出他要的感觉,动作做不到他要的,就是遗憾。但对两大华人巨星甄子丹与刘德华来说,也许在电影里当坏人,就是遗憾。

54岁的甄子丹凭香港导演袁和平1984年的《笑太极》出道,30多年来演出的电影大概60来部;56岁的刘德华1982年演出电影,至今演出大概151部电影,但是两人非常爱惜羽毛,电影中使坏的次数不多。香港导演王晶明天在本地推出的华语大片《追龙》成为影坛焦点,因为难得邀到两人一起“斗恶”。

《追龙》改编香港“跛豪”的故事,背景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英国殖民的香港,权势腐败,社会混乱。穷困潦倒的青年阿豪(甄子丹饰)1963年偷渡到香港,抱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之心决意一搏人生。阿豪带着几个兄弟,从底层一路刀刃舔血成为香港毒枭,过程中因遭敌人打断腿而被称“跛豪”。雷洛(刘德华饰)则从一名普通探长一步步爬上华人总探长高位,为垄断香港黄赌毒三大经济产业,跛豪与雷洛一黑一白两手遮天,独霸香港直到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

20171004_showbiz_andy1_Large.jpg
刘德华(中)饰演的雷探长坐拥大权。(邵氏提供)

甄子丹:演坏人违反理念

演出反派,甄子丹与刘德华的态度还是略有不同,一个陷入天人交战,一个则说视合作“团队”来决定要不要当坏人。

20171004_showbiz_andy2_Large.jpg
甄子丹(前)饰演的阿豪带着兄弟在街头搏斗。(邵氏提供)

甄子丹在香港五星级酒店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流露演出坏人的挣扎,他说:“我是有孩子的人,孩子回到学校,同学如果问,为什么你的爸爸是坏人,怎向孩子交代?我近几年拍电影的理念是,希望透过电影传达出正能量。所以接拍《追龙》犹豫了,拍摄时的过程也很纠结,我每天抱着入戏的心情在片场,回家时却是抱着压抑的心情,我活在两种心情的世界里,因为演出坏人违反了我的理念。”

可是,《新龙门客栈》与《黄飞鸿之二:男儿当自强》,甄爷不也是演坏人啊!

甄爷解释:“这些都是古装或有年代感的戏,可以比较有多一点想象空间,好像做什么都可以。《追龙》是时装戏,是近代,而且是改编跛豪的真实故事,与我们比较贴近。”

希望观众看到跛豪的演技

甄子丹边说眼神边带无奈,但提到跛豪这个角色时,眼神突然发出光亮并说道,作为演员有欲望演出能发挥演技的跛豪:“很多人对动作演员的注意力是放在他们的功夫与动作上,觉得我演叶问是‘演’出来的。透过像跛豪这样复杂的角色,大家会看到我是个不错的演员,我希望打破动作演员在观众心目中的想法。”

他说:“跛豪虽是个坏人,但不是杀人机器,而是有血、有肉、有骨气的反面人物。”

20171004_showbiz_andy4_Large.jpg
遭设计的阿豪差点断魂枪下。(邵氏提供)

甄子丹2014年与好莱坞第一大经纪公司CAA签约《卧虎藏龙2》时就表示,希望演的角色能带给观众正面信息。事实上演出正义之士“叶问”掀事业巅峰后,除了《追龙》,都没再演坏人,即使是演出好莱坞大片《星际大战外传:侠盗一号》(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的盲侠,也是好人,而西片《满极限特工:重返极限》(xXx: Return of Xander Cage)登场时看似坏人,谜底揭开后却是用心良苦的好人。就他的说法,《追龙》应该是最后一次使坏。

前跛豪吕良伟没给意见

甄子丹坦承第二阶段的“犹豫”是:要如何突破吕良伟的“珠玉”《跛豪》。 1991年的电影《跛豪》是吕良伟的代表作之一,曾获第1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也开创了香港传记电影的一时风潮。甄子丹说:“吕良伟是我的好朋友,我去找他,不过他没给意见,只认为我拍戏多年,应该有自己的想法。”作为上一代“跛豪”,吕良伟虽没给甄子丹意见,却在《追龙》快上映前多次在微博友情宣传《追龙》,对朋友称得上力挺了!

还原跛豪面貌

甄子丹认为片中讲潮州话是突破的一种手段:“不容易,潮州话还要带点广东音,更不容易。”

现实里的跛豪是土生土长的潮州人,为了还原角色,甄子丹向一名潮州语言的大学教授学习潮州话,在伦敦拍《星际大战外传:侠盗一号》时教授跟在身边24小时在他耳边“疲劳轰炸”,和家人出游时老师也在身边,结果甄太大吐苦水:“不要再说潮州话了,再说我要疯了!”

电影后期配音老师也一点点与他修整,力求做到潮州仔发音。甄子丹满意地说:“那时我和许多潮州朋友讲潮州话,他们都觉得我是潮州人,我觉得努力没白费。”

甄子丹使出浑身解数演“跛豪”,在实地走访跛豪家乡后,觅得第二突破的灵感:因跛豪不胖,他没效仿吕良伟增胖,而聘请了美国特效化妆师,将嘴唇加厚来表现潮州人的地域特征;他也用“歪鼻”的细节来展现跛豪身经百战的人生经历,还在腿上绑木板以让跛脚逼真。此外,量身定做的多套“大佬”服装,翻领西装、颈项的粗金链,还有一头那个年代的鬈发。动作上他也抛弃“套路”而采“地痞式”的打法,还原了当年该有的风貌。

弥补王晶26年前的遗憾

《追龙》由王晶与关智耀联导,片子是王晶一个遗憾的“弥补”。原来26年前王晶参与制作《五亿探长雷洛传》时,内心便略生“遗憾”,认为在英国殖民时香港混杂的年代既然有两个这么厉害的人,为什么没有一些精彩的交集呢?所以筹备了四年,耗费两亿人民币(约4123万新元),把这两个人交集在《追龙》里。当年《跛豪》里的跛豪和雷探长(曾江饰演)其实已有对峙戏份,但并非该片重点,这次专门讲述两人联手干坏事的故事。

甄爷与华仔片中惺惺相惜,一路扶持两手遮天,共同谱写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最黑暗时期的一段史诗性传奇,两人片中亦友亦敌,跛豪安排了“线人”监视雷洛,而雷洛为了自己的性命,三番屡次阻止跛豪杀英国警察为亲弟复仇。两人暗地里斗恶斗勇,最终撕破脸。

首度合作,刘德华却表明当电视演员时就关注甄子丹,欣赏他加了节奏的动作戏,与别人不同。刘德华还打趣为两人“伸冤”:“以前很少有人说我演技好打得好,只说我帅;对于子丹,大家也是关注他的打戏而忽略他的演技。希望这次观众可以把注意力放在我们的演技上!”华仔也认为《追龙》是甄子丹转型的电影,表现出彩,有望获最佳男主角奖。

华仔再演雷洛“有灵魂”

泰国拍广告坠马受伤后的华仔复原得快,没前阵子香港媒体报道的消瘦与憔悴,他精神奕奕地谈到自己的雷洛探长,说道:“与我90年代演出的不同,以前有形象,这回是有灵魂。”

20171004_showbiz_andy3_Large.jpg
雷探长身边总带着女助手。(邵氏提供)

他认为雷洛的行为是时代所逼:“我认为他是时代的平衡者,那时候很动荡,黑白分不清。他是正派还是反派,我觉得明显的是性格,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比如是事业,能为朋友放弃什么。”

他认为现在的观众成熟,演出坏人没什么压力:“只是担心粉丝会反弹。”

他幽默说演出坏人不影响拍摄广告等的机会,只是拍戏多年,电影公司就是喜欢找他演好人。接坏人的角色,也不是没有要求,他说:“我要看整个配套,组合是什么,因为拍戏是团队工作。”

提到组合,当然包括演员与导演。王晶的电影水平不一,对此华仔也不回避地说:“我们认识很久,是朋友。王晶认为不好的片观众很快就忘了,但喜欢他的人会心痛。我可以说《追龙》他又回到轨道上了!”

华仔、甄爷的“坏史”

甄子丹的“坏”史:  

在徐克所执导的《新龙门客栈》演出东厂公公大反派,片中造型夺目,脸上白色粉末涂得比女人厚,唇色带点桃红,眼神充满邪气。片中所属的年代是明朝中叶间,太监刚好握权,梁家辉饰演的周淮安不满甄子丹饰演的太监曹少钦利用特务机关“东厂”党同伐异,建立私人势力,愤然辞官遁入江湖,并结合忠义之士对付东厂。曹少钦于是陷害周淮安前上司兵部尚书杨宇轩,将杨之遗孤掳走至龙门作饵以引出周。 甄子丹饰演的这个太监为了自己的势力,祸害无辜的遗孤,人神共愤。

至于《黄飞鸿之二》,甄子丹饰演满清大臣纳兰元述,下令对付革命党人,连就读洋校的小学生也不放过,天地不容。

刘德华的“坏”史:

在《天下无贼》铁了心要当贼,最后被王宝强饰演的傻根的善良感化,无奈还是小命不保。在《门徒》饰演毒枭,最后选择自行了断。在《无间道》系列是效劳犯罪集团而在警方那里当卧底,最后杀了梁朝伟饰演的陈永仁,却人格分裂出一个陈永仁的角色,最后被警方击毙。在《龙在江湖》饰演代客泊车小弟,却阴差阳错介入黑社会斗争,最后被人所杀。《暗战》里他身患癌症寿命将尽,却为父报仇而打劫财务公司,最后被捉也死于癌症。

总归华仔与甄爷过去的“坏史”,甄爷就是坏得彻底,人神共愤。华仔的坏人最后一定死掉,因为他希望警示观众,珍惜生命,远离犯罪。华仔的坏人常常处于“灰色地带”,《无间道》系列的卧底面临道德挣扎,《追龙》也处于黑白间,反观甄爷就彻底摆明要做毒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