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周星驰顾影自嘲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看周星驰的电影,须以完全铁粉心态去捧场,才不会有期待方面的落差感。

很多很多人,对他爱之深,因此这20多年来,星爷也一直背着“江郎才尽”四个字,并无时无刻不面对“不如以前好笑”的惶恐。

喜剧大师最可悲的是,大家看他的作品或演出,再也笑不出来。我记得,小时候也追着许冠文的电影狂笑傻笑。然后不懂哪天开始,我却只能对着银幕张嘴,忍不住为他挣扎抛空笑弹,只得到沉默回应的尴尬,而不忍,而阖眼。

挣扎好一下,到底要不要去看《新喜剧之王》,因为之前的《长江七号》和《美人鱼》多少把我吓坏。

后来,就决定,纯粹抱着#是粉丝就不管前因后果是非成败一头栽进零理性全支持的态度,进场。

没有了先入为主的预设和期待,看《新》,我反又找到最初看星爷片的纯粹与乐趣。

原来我很想念,看他电影,笑着流泪的那些日子。

最“不要脸”的自恋导演

不想谈太多关于戏的剧情和演技,因为看周星驰作品,基本上在看周星驰这个人。

《新喜剧之王》基本延续了20年前《喜剧之王》的架构,讲述了当了十几年龙套的小镇大龄女青年如梦(最新“星女郎”鄂靖文饰)努力追逐演员梦想的励志故事。

女主角中规中矩,王宝强的夸张呱噪大于沉潜,带不出星爷式的写喜唱悲。饰演父亲的老演员张琪是亮点,对女儿的爱,因尊严而扭曲暴烈,也最温柔。

当年周星驰在《喜》里饰演一样追明星梦的“尹天仇”,新版虽然主人翁“变性”,但一样扣住他擅长的小人物小悲小喜视角。每次采用新人,戏里戏外,都发挥和实现“素人也能成大牌”的电影梦想。

小人物的悲喜,也是周星驰早年奋斗的悲喜。

周星驰初出道时相当困难,若说《喜》是一种对自己生存能力的自我致敬,那《新》则是星爷过去20年来,转战中国、商业妥协、粉丝咒骂、影人排挤等外来攻击下,继续生存的立证成绩单。

星爷,又再一次,毫不汗颜地,自我致敬。

只要活着,只要活下来。他不断的翻拍和重现过去的经典,无疑是一次次扮影圈甚至生活中的“大神”,经过他幸运神之手的点名和眷顾,哪个素人也能点石成金,一跃成角。

也是让普罗大众及怀有娱圈梦的千千万万众生,有弥补梦想不可及和缺憾,的一种布施。

周星驰自恋吗?自恋啊。狂妄吗?狂妄啊。他也是少数超爱向自己“致敬”的人,但我觉得星爷是个生存者,在生活中演艺圈内,一个对所选择的生存之道unapologetic(毫无歉意)的电影人。

对狠批他的观众,对诅咒他的朋友,对封杀他的影视巨头。他从不回应,置身事外,自顾自拍。

对自己最残忍的导演

1999年,《喜剧之王》开拍时,周星驰对“创作”的理解有这一番话:“现在我不懂创作了,我只能欣赏。你看,那个人多有趣,竟然有那么大的嘴,他又可以胖成这个样子,总之‘三尖八角’,‘甩皮甩骨’,由他们演喜剧,会比我更加好笑。”

喜剧人物的自觉和自嘲,需要对现实有近乎认命的认知,才能对生活的残酷,那么大度。

然后,就听到星爷要拍《功夫2》。呵呵。

无论你多强大,都得为生活出卖点什么。

《新》全片一如星爷过去典型的作品,毫无基本戏剧铺陈与人物动机刻画,只是死命粗暴的将其踩在脚底,试图用反复的践踏激起观众的心理波澜。这也一直是星爷看待世界的价值观和视角吧。

他不相信。不相信世间的过度美好与纯粹,但却又不断追求这份单纯的绮想。值得玩味的是,若抛开现实影射,单纯将影片还原成一个鲁蛇(Loser)将自尊和梦想反复抛起又摔下的臆想,其实《新》颇具Cult意味。

周星驰一直用一种对世界极为通透的冷漠与鄙夷,对待戏里戏外的一切。很少有导演能做到如此六亲不认,而且面不改色。

他是对别人也对自己最残忍的导演和演员。也或许因为他的对世间一切的质疑,让我相信,他才是最相信这一切的人。

你问我,看《新喜剧之王》有没有笑?

人生的得失挫落碰多了,见多了,若说笑是悲哀的极致,那连我自己都猜不出看不透的表情,应该比悲哀更悲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