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光影不辍 似是故人来

汤唯(左)与黄觉在《地球最后的夜晚》关系暧昧难明。(互联网)
汤唯(左)与黄觉在《地球最后的夜晚》关系暧昧难明。(互联网)

字体大小:

电影和记忆的最大区别就是,电影肯定是假的,是由一个又一个的镜头组成的,而记忆分不出真假,它随时浮现在眼前。

《地球最后的夜晚》,堪称奇葩的中国大陆电影。它是爱情、奇情、犯罪片?是黑色电影(film noir)?是承载(看不懂的观众会说是“充斥”)着庞硕象征符号网的前卫电影?甚至,它是后设电影(metafilm)——辨证电影的手法与本质的电影?

片中男主角罗纮武(黄觉饰)旁白忆述12年前跟情人万绮雯(后改名陈慧娴,汤唯饰)常看电影,补了一句:“电影和记忆的最大区别就是,电影肯定是假的,是由一个又一个的镜头组成的,而记忆分不出真假,它随时浮现在眼前。”——片中与娱乐圈名人同名的角色,还有左宏元(陈永忠饰)和邰肇玫。

2D+3D编织重逢梦境

两小时的影片分两大段,长短大致相同,但手法相反;上半段是2D电影,下半段是3D电影。2D段是罗纮武回老家奔父丧时,寻找12年前消失的情人万绮雯,过程中时时忆起当年跟万和她的黑道老公左宏元,及罗的死党白猫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今时和回忆并行叙事,可以靠罗的头发是黑是白分辨。影片刚过一小时,罗进入戏院,戴上3D眼镜(提醒现场观众也戴上),看着看着睡着,进入3D段,罗的一小时梦境;2D段里他最在意的人,在梦中改头换面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2D段因是今时和回忆交替切换近40次,必须分镜,但每一场戏里几乎都是一镜到底。而3D段的梦境却是一气呵成(其实有特效剪接)的一小时长镜头,鬼魅式地随着罗周游几个场景,其中一小段还以主观镜头飞上夜空俯视地面上的一切。

这与前面提到的“电影跟记忆的最大区别”看似矛盾?电影作者借罗的口说“电影肯定是假的,是由一个又一个的镜头组成的”;但那个确定是“假的”3D梦境,却是一个单一长镜头;反而2D段为了表现真假难分的记忆如何“随时浮现在眼前”,导演分镜了。

2D段采取的是意识流手法,让观众进入、追随罗的主观意识和认知。若单看2D段,信息量不但超大,且大多被打散隐藏在细节里,连喜欢看这种“解码电影”的我都有认知负荷,甭说习惯“填鸭式叙事”的观众了。2D段结束时,我在脑子里重构了形而下的剧情和形而上的符号网,却老觉得还是有些信息缺口,我无法完全了解这些人、这些事。

情感和意识的信息缺口

我以为3D段会把这些缺口补上,让我豁然开朗。往下看,3D段竟是弗洛伊德名著《梦的解析》的应用。弗老认为:梦是一个人与潜意识的真实对话,是自己向自己学习的过程。3D段成为罗从意识流通往潜意识的桥梁;现实和记忆中的许多零碎经历,通过压缩、扭曲、象征、移置等方式重组成梦境,以伪装现实,但又隐隐指向他的愿望的实现(符合《梦的解析》的学说)。

例如梦境中罗进入矿洞遇见一个孩子,跟他打乒乓球,换取后者带他找出路——2D段里万说她怀了罗的孩子,觉得是男孩,但打掉了;罗说要不然以后可教他打乒乓。但孩子又是罗的那位被他间接害死的好友白猫少年时的形象,带他走出矿洞,走出愧疚。

另一段梦境是罗看到长得像现实中白猫的妈妈的红发女子,去找她的姘头说要他带她走,男人不肯,罗用枪指着男人逼他就范;女人问为啥帮她,他说要抢她身上最贵重的东西,女人就把手表交给他——2D段里罗说妈妈在他小时候就偷情而失踪,他记不得妈妈的脸;另一场戏里他说要找回万绮雯,因为她拿走了他最贵重的东西(爱情);罗做梦前见了当理发师的白猫母,聊起说他猜自己的妈妈会染红发。梦中的女人是罗母的化身,红发,但因记不起妈妈的脸而换上白猫母的脸;他不忿妈妈“拿走”了儿时最贵重的母爱(他在现实中直觉万绮雯长得像妈妈),但他在梦中送走了妈妈,得回她的表(罗父生前也把罗母的旧照藏在他开的小凤餐厅的壁钟背后——小凤是罗母的名字),如同时间的救赎,他原谅了妈妈,或许也放下了万绮雯。

3D段里每一个细节几乎都是2D段里的打散重组,没有一个元素是多余的;补叙的不是事件的信息缺口,而是情感和意识的信息缺口。它让我们更了解罗的内心世界;郁积几十年的心结,在这个梦中一次过(所以要以长镜头呈现?)被解开。

(新加坡电影协会将在3月23日下午12时50分于嘉华新达城放映2D+3D版的《地球最后的夜晚》,会员免费入场,公众可购票观赏。详情参阅:www.singaporefilmsociety.com/event/longjourney/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