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桂纶镁新片水上缠绵

胡歌与桂纶镁为《南》牺牲“色”相,湖面缠绵引人遐想。(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夜里小船湖面摇曳,中国名导演刁亦男披露桂纶镁与胡歌挑战水上亲热戏比跑1万步更累!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刁亦男最新电影力作, 今年5月作为第72届康城影展唯一的一部入围主竞赛单元华语片; 《南》也登上今年新加坡第30届国际电影节, 订于本月23及24日于电影节放映两场,《南》片也登上了今年中国金鸡奖!

《南》导演刁亦男日前难得抽空接受《新明日报》独家电访。

《南》片讲述了偷车头目周泽农(胡歌饰) 在逃亡路上自我救赎和忏悔的故事,全片多夜景,刁导更被誉为“夜与冷的诗人”。

diaodao1_Medium.jpg
导演刁亦男(右)。(互联网)

刁导受访时表示这个评价或因电影《南》而生,《南》 夜景占百分之八十,剧情讲述逃犯于夜间逃亡, 隐藏在幽暗与隐秘角落,雨夜漫漫,霓虹光影的调性因此显得抽象、 带点舞台感,甚至有点与世隔绝, 观影后有感影片主角确实充满琢磨不定的迷离感, 却又带有紧迫的焦灼性,诚如刁导所说,《南》 除了想给观众一个故事,还想给观众一个世界。

刁导的创作灵感是否也在夜间特别汹涌?他说:“写剧本自由一点, 一般在白天工作。”

导演眼中 胡歌是“乖乖虎”

刁导曾说过其母亲是胡歌《琅琊榜》的粉丝,《南》 片她是否已先睹为快?刁导回说母亲还未看过《南》片, 但第一次听到“胡歌”二字确实从母亲口中听到:“他(胡歌) 给我的印象就是偶像演员,我喜欢他的样子,但决定找他演《南》 片,是因为看到他颠覆自己、一张像是‘匪徒’的黑白照, 就想找他试试看。”

问起合作印象,刁导赞胡歌“服从导演、很敬业,不娇气”, 在片场是“乖乖虎”:“但当我需要他战斗的时候,他又像‘虎’ 一样扑过去!他(胡歌)很有前途,这部电影为他打开了一扇门。”据悉,胡歌为《南》片浸泡泥塘4个小时,冷得直打哆嗦却毫无怨言。

其实胡歌在海外受访曾感恩刁导在他碰到“创作瓶颈”时找他拍了《 南》片, 说来刁导确实为形象儒雅的胡歌在演艺生涯开启了多面向可能性。

huge11_Medium.jpg
胡歌为《南方车站的聚会》罕见秀出线条分明的好身材。(受访者提供)

男被动 女主动

据悉,胡歌拍《南》片曾担心表现不佳被刁导撤换,问起这事, 刁导淡然表示当时只是胡歌发型有些问题需要调整,找化妆师跟他交代那事而已,没换人之意,是胡歌误会了:“ 这也说明他对自己要求很高啊。”

提到《白日焰火》之后再与桂纶镁合作,刁导的语气带点怜惜:“ 她的敬业精神有目共睹,在水面上与胡歌的亲热戏,男方是被动的, 她采取主动,演那一场亲热戏很不容易,比跑上1万步更累!”

胡歌也幽默形容湖面亲热戏“这辈子没那么浪漫”, 刁导补充那场亲热戏拍了几天,是因为当地8点天色才晚,但4点天就亮了,原来情欲戏也必须与时间赛跑。

另一场是在小巷遭遇性暴力的戏码,为了《南》片,小美挂彩了, 不只胳膊严重烫伤得去医院,脸也受伤了,刁导透露桂纶镁抱恙出演,脆弱病体作无限付出。

昆汀大赞《南》

好莱坞大导演昆汀塔伦提诺在康城看了《南》片深表赞叹, 是全片弥漫的江湖侠义气息打动了他吗?

“他说是对这种类型片作的变化产生共鸣, 我也在看昆汀导演的影片,对电影本体的探索, 我们的语境有相似之处。”

怀有艺术片之心、影像风格鲜明的刁导为《南》片做出调整, 希望开拓商业电影新的空间,雅俗共赏,不会曲高和寡。

《南》片预订12月6日中国放映。

胡歌为电影唱金曲

胡歌为《南》片哼唱片尾曲《美丽的梭罗河》,《美》原是印度尼西亚民歌,原名“Bengawan Solo”,他先以清唱表征人物际遇,嗓音低沉悦耳,带出逃犯祈求的静谧与安宁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