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雨》明晚决战金马 黄文鸿:奖项意义是“还债”

黄文鸿(左)说陈哲艺(右)就是一个艺术家,要求太完美,常让他崩溃。(受访者提供)
黄文鸿(左)说陈哲艺(右)就是一个艺术家,要求太完美,常让他崩溃。(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奖项对本地电影制作人黄文鸿的意义是什么?是“还债”!

《热带雨》明天将在台湾金马奖竞赛,制作人黄文鸿带队赴颁奖典礼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坦承:“奖项对我的意义主要是拿来‘还债’,拍一部电影欠很多人情债,投资人的信任,媒体的力挺,还有很多赞助以及帮忙的朋友,希望让他们觉得没有帮错人。”

《热》入围本届金马六奖:最佳原著剧本、杨雁雁的最佳女主角、最佳导演、最佳剧情长片,许家乐和杨世彬的最佳男配角。能全拿最好,若不能的话,最希望哪些突围?黄文鸿说:“真的要选择的话,希望雁雁拿,为了拍好这部电影她付出很多很多,还有杨世彬老师可以拿,真的演得很好。当然最好是哲艺也可以拿,最辛苦是他。虽有点贪心,不过奖不嫌多的。”

继《爸妈不在家》后再参赛金马,心情和上次有什么不同?他说:“已忘了第一次的感觉,当时刚加入电影领域,懵懵懂懂,纯粹只想帮哲艺,只知忙上忙下就结束了。这回也因做了几年电影,参加了不少影展,知道幕前幕后一些细节,知道得越多更忙。现在最期待是典礼结束办完庆功宴的那一刻,我要敬自己一杯!”

“都是沾陈哲艺的光”

不断制作出优质电影,黄文鸿是金牌制作人。金牌制作人背后有什么心酸的一面?

黄文鸿说电影的光环,都是沾陈哲艺的光,他对品质把关非常严格,才有好作品:“制作方面我能出的力有限,这次遇上另一个好制作人陈思恩。没有她《热带雨》无法完成。”

他吐露:“电台工作那么久,通常只有我选工作拒绝别人,做电影常常有吃闭门羹的可能,心理须调适得很好。也因这样,回到电台时,是一个比较容易相处的文鸿了,没那么难搞,我的同事应该都会举双手双脚赞成。”

黄文鸿说,陈哲艺常让他崩溃:“要求太完美,就是一个艺术家,要配合他,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连电影字幕上的一个句号一个逗号,看漏了都会被念很久。但他对我的脾气是很好的,印象中没对我发过脾气,我算是唯一有特殊待遇的吧。”

“所幸周围有贵人”

找资金不容易,因为要找的是合作伙伴,也不完全考虑金钱而已,所以见每位投资人都要先聊过,观察过。所幸周围还是有一些贵人,甚至还有听众主动提出要投资电影。“最近一个听众联络我,说准备了一小笔钱参与我们的投资,完全不求回报,也不问任何细节,他说相信我跟哲艺,每次遇到这些人都还是会很感动的。”

制作《热》最大挑战是什么?他说:“还是资金吧,拍摄初期遇到一些挑战跟困难,需要更多的资���,花了很长时间,直到片子拍完才找齐所有的投资者。”

《爸》团队见成长

距离《爸妈不在家》六年了,演员与导演有什么变化?黄文鸿说陈哲艺没改变,对作品的坚持始终如一,是他最佩服的:“遇到困难都站得最坚挺。有时连我都想放弃了,可是看到他就觉得还是应该力挺他到底。真是有改变的话,就是以前打电话来都是有麻烦要解决问题,现偶尔打来,是给我跟他可爱的小朋友视讯,还会传一些小朋友的照片给我看。”

他说杨雁雁更懂得要什么了,会据理力争想做到的:“在她身上看到一个演员的坚持和毅力。也因为这样,她跟哲艺的‘对抗’变多了,但我觉得很健康,才有更多火花,也可互相刺激对方一起成长。”

他认为许家乐长大了,《爸》电影宣传时,他不敢独自睡,现在敢了:“长大的家乐多了一份真挚,没有太多心机,纯粹享受演戏的过程,对于一个年轻演员,我觉得难能可贵。”他觉得大家在某方面都成长了,当然也包括他自己。

黄文鸿似乎是团队的“保姆”,得为导演演员打点出席金马的行头吗?他说:“团队不大,有时真的要看头看尾,他们的服装、发型、访问内容,拍照好不好看,吃得高兴吗,精神的状态啊,我都必须要观察留意。”顿了顿提到自己的服装,他幽默地说:“拼凑手头上的,再买一些便宜货就可以了,毕竟我是幕后不用太抢镜,头发就自己来喽,还好平常当DJ训练有素,应该还是见得了人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