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明星搏命演出猝死 真人秀夺命秀 ?

韩国综艺节目挑战高难度,艺人站上飞机机翼拍摄(上图)。台湾男星高以翔和香港乐团主唱黄家驹,都在参与综艺节目游戏时猝死。(下图,互联网)

字体大小:

1993年,香港乐团Beyond 31岁主唱黄家驹在日本参加综艺节目时,不幸跌下舞台,英年早逝。26年后,台湾艺人高以翔上月底在中国大陆拍摄综艺节目《追我吧》期间猝死,年仅35岁。事件再度掀起人们对节目拍摄时间是否过长、游戏是否太危险的争论。

香港乐团Beyond 31岁主唱黄家驹,1993年在日本参加综艺节目时,不幸跌下舞台,英年早逝。(电视画面截图)

近几年综艺遍地开花,各种类型的真人秀齐上阵。都说明星录综艺赚钱快,但背后的艰辛也是很多人不了解的。随着电视行业竞争激烈,各电视台为了让节目有独特卖点,纷纷提高节目的惊险程度吸引观众,有关现象见诸全球,但背后尽是幕前幕后人员的血汗故事。

梅花桩飞檐走壁

奥运冠军都喊累

高以翔的悲剧事件,让外界一窥电视行业的“血汗”风险,在高薪背后,录影时间长达17个小时,从早上拍到隔天凌晨。另一方面,《追我吧》名为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节目,节目中设置的高难度环节就有梅花桩、飞檐走壁、平衡滚筒、70公尺爬楼和高空速降等。在录制时间有限,且多数是在夜间录制的情况下,参与节目的嘉宾须要全程奔跑,考验的是体能极限。

黄景瑜在《追我吧》里过肩摔范丞丞,不过还好没人出事。(互联网)

年轻偶像范丞丞便曾跑吐过两次,累到被抬进救护车吸氧等,就连得过奥运金牌的体操选手李小鹏、拳击选手邹市明,都在录制时喊累。更甚的是,电视台亦卷入忽视嘉宾安全的争议。

《追我吧》要求参加者在重重关卡中进行比赛,当中涉及大量高难度及高运动量的动作。(电视画面截图)

综观全球,随着竞争加剧、观众要求更高,电视节目不单要提高制作规模,也要更加搏命,明明不是专业,艺人却都要临急学跳水、障碍赛、花式溜冰等,以制造话题,但也造成参加者的更大风险。

“节目超时很平常”

柴智屏险休克

台湾“偶像剧教母”柴智屏在拍偶像剧前,曾凭综艺节目《超级星期天》获好评。在大陆担任过选秀导师的她指出,一般大陆综艺节目和台湾很不同,台湾一天顶多是录八小时就到顶了,有时甚至两小时就录完了,但大陆的最高纪录可以从上午11点录到隔日凌晨7点。她自己也曾因身体负荷不了差点休克。

她透露,大陆节目一集超过200万新元,人员分组多、所需镜头通常安排过百,随时拍摄各种角度,最后选取当中最好的使用,加上架设器材、灯光,所费时间多,超时很平常。

柴智屏指出,演员拍完一部影剧,等上映要一年的时间,若长期没有曝光会减少观众熟悉度,节目单位正是抓住艺人需要曝光机会的弱点,通常都不需给艺人太丰富的酬劳,使得很多大牌艺人愿意配合上节目玩游戏。据了解,这一次高以翔是受好友黄景瑜之邀,才降价参加《追我吧》。

外国真人秀有人伤亡

高难度节目一箩筐

外国综艺实境秀过去也多次出现伤亡例子。例如英国版真人秀《明星跳水秀》(Splash!)找来明星学跳水,结果出现多宗受伤事件,电视主持人Rav Wilding (拉夫怀尔丁),甚至控告节目令他受伤变“长短脚”。节目播出两季后,就做不下去了。

拉夫怀尔丁参加明星跳水真人秀节目后受伤。(互联网)

2013年,法国版《幸存者》(Survivor)于柬埔寨拍摄拔河环节期间,一名25岁的参与者因心脏出现问题猝死,导致法国政府部门后来介入,警方也展开调查。

法国版《幸存者》发生参赛者猝死事件。(剧照)

另一名12岁的女杂技表演者,在拍摄法国电视节目《法国最爱的纪念碑》(France’s Favourite Monument)时,从一座灯塔上坠下,在她父亲面前毙命。

韩综艺节目和欢笑挂钩

艺人受伤片段不播出

韩国作为“综艺大国”,电视节目高度竞争,例子大把。长寿综艺节目《跑跑人》(Running Man)的多名成员,也曾多次公开因拍摄节目而受伤。主持之一的Haha(河东勋)曾叹说:“拍摄时,大家都以为我们是运动选手。”爆料各成员有“颈椎间盘突出”等生理缺陷。他说,通常在节目内受伤的话,片段不会播出,以免违背综艺节目带给观众欢笑的宗旨。

《跑跑人》成员挑战“在机翼上行走“,惊心动魄。(IG)

随着主持成员的年纪渐大,《跑》制作组近年刻意减少一些身体对抗激烈的环节,包括节目的招牌“撕名牌”环节,结果有观众批评节目不够刺激。

Haha(左)与宋智孝(右)在《跑跑人》里玩撕名牌。(面簿)

其他实境节目如《丛林的法则》《明星跳水秀》等,同样有艺人受伤的情况出现。像女艺人U-ie在拍《丛》期间头部撞向岩石,必须缝针;李奉元参加《明》时面部骨折,导致节目播了四集便被腰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