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法证先锋4》演法医 李施嬅狂看解剖纪录片反胃做恶梦

李施嬅克服心理障碍看了一个星期的解剖纪录片,“看到我整个星期都反胃做恶梦!”(TVBI)

字体大小:

《法证先锋4》中饰演法医,李施嬅克服心理障碍看了一个星期的解剖纪录片,“看到我整个星期都反胃做恶梦!”

李施嬅为演好剧中的法医闻家希做足功课,她接受《联合晚报》访问时说:“我看了一些女法医写的书和关于法医的纪录片,也通过朋友认识女法医,通过电话了解她们的想法。”

此外她还看了解剖纪录片,“我害怕血腥场面但为了拍这部戏我连续看了一个星期的解剖纪录片,结果整个星期都反胃发恶梦,感觉很不舒服!”但她后来也慢慢习惯,“幸好真正拍摄时基于电视尺度的关系,我不需要真正去解剖,所以还OK。”

她多年前曾参与《法证先锋2》的演出,在其中一个单元饰演女强人,“在那之前没有演过女强人,所以压力挺大的,但现在演出《法证4》的挑战是当时的10万倍!哈哈哈。”

难倒她的是台词,“这是我演艺生涯中最难念的台词!”她之前拍过《宫心计》,“那时以为那是最难念的台词,因为对白文绉绉又是文言文。但这次演法医,有很多专业医学名词,台词要说得快还要说得有自信,有时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有时一天要拍16到18小时的戏,每一场戏都是她一个人念几页纸的台词,“所以真的很困难,我觉得念台词念到脑都结冰了,背台词背到头痛。”

幸好一班演员如黄浩然、谭俊彦和陈炜等都互相扶持,“大家会互相照顾互相鼓励,即使拍到凌晨四五点,脑已经不清醒了大家仍保持正能量,黄浩然也会开玩笑让大家放松。因为对手很专业人都很好,也就不觉得辛苦。”

李施嬅拍完《法证4》便离开了TVB,“我很开心离开前可以拍到《法证》,这也是监制小青姐(梅小青)退休前的最后一部作品,能够参与我非常感恩,这部戏是我们两个人的告别作,真是很巧的缘分。”

20200211_showbiz-fa-03_Medium.jpg
《法证先锋4》演员。左起:谭俊彦、朱晨丽、黄浩然、陈炜和李施嬅。(TVBI)

不习惯看‘尸体’

面对坦荡荡的“尸体”无所适从,李施嬅说:“男男女女,不论年龄和身形我都看过了!”

在拍“解剖”戏的时候扮演死者的演员几乎裸体地躺在她面前,“他们都很专业也很辛苦,拍摄时只穿很少很单薄的衣服,男生只穿底裤。有时拍完一个又接一个,男男女女,各个年龄各种身形就在我面前!”

她坦言会觉得不好意思,“毕竟我们不是很熟,他们这样‘袒露’在我面前是有点尴尬的,我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播出碰上疫情 黄浩然盼带来正能量

20200211_showbiz-fa-02_Small.jpg
黄浩然在剧中饰演法证部的高级化验师。(TVBI)

这次《法证4》由黄浩然领军,他希望剧集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肆虐的时期带给观众正能量。

他在剧中饰演法证部的高级化验师,“能够参与演出是很荣幸很开心的事,因为《法证》系列是小青姐的王牌,也是很受欢迎的系列。之前的三个系列有欧阳震华和黎耀祥两位很有分量的演员领军,这次我被小青姐选中,当然很开心,也很期待让观众看到台前幕后都那么用心的作品。”

剧集的播出碰上疫情,但他没有收视压力,“我觉得在疫情爆发期间会有很多观众呆在家,心情也不是太好,我对收视的得失心不是那么重,反而希望给观众带来正能量,陪伴观众度过这段不太开心的日子,让他们获得一点正能量,这比较收视更重要。”

因黄心颖‘偷吃’ 剧集重拍影响大

《法证4》因为有份参与的黄心颖闹出“安心偷吃”事件,TVB去年6月份抽出她的戏份,改由汤洛雯演出。

黄浩然和该角色徐意对手戏多,因此重拍对他影响很大,“这是我演艺生涯中第一次一部戏拍两次。但我也觉得很感恩,公司很重视这部剧,所以为了重拍投入不少资源去补救。”

问及重拍的困难,他说:“已经演过一次了要如何给自己新鲜感?重拍之前要自我调适,但我觉得因为演员不同,出来的效果也不同,我相信观众一定会喜欢的。”

《法证先锋4》2月17日开始,逢星期一至五,晚上8.30通过翡翠台(星和Ch838,新电信Ch511)播出。观众也可在Starhub Hub Drama First(860频道)、Go Select及TVB Anywhere+ App观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