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我的沧桑你不懂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也许,你对日本动画片向来都不感兴趣。也许,你从来没听说过漫画名家贰瓶勉将近20年前的科幻邪典神品“Blame!”。也许,你未曾领略过“Blame!”的独特魅力——它那些诡异的造型,神秘的氛围,那无始无终而又只能一点一滴逐步诠解感知的故事。

无论如何,在欲雨不雨的寂静夜晚,倘若你在Netflix翻找了老半天,最终无可奈何选择观看2017年剧场版动画“Blame!”,我很难想象你会失望。

永恒的流浪者

由Polygon Pictures制作的“Blame!”请到贰瓶勉本人参与剧本的讨论并担任总监修,大体上忠实重现了漫画原著的感觉,并且在此之外又注入了一种不太一样的惊喜元素(具体指什么,容后再谈)。

原著故事过于宏大浑匀,前前后后一气交织连贯,实在难以独取一节,剪裁成在一个多小时内易于品赏吸收的剧场版。本片制作团队在摘选情节之际,选择了重手改写的进路(比如原著中非常重要的反派群体——“硅素生物”,在此竟全无踪影)。其精心重组重塑的结果自成一体,应有的清楚明了和高明的隐而不述都有了,且又颇能体现原著主要的框架、意念与精神,绝对是极为成功的节录改编。

“Blame!”的故事背景是遥远的未来。剧中的人类早已经历了后人类/超人类式(posthuman/transhuman)的深度自我改造,与完全掌握生活各个层面的科技网络紧密结合。然而,世界在很久很久以前发生了可怕的灾难,永久切断了人类与网络的连接。城市硬体从此自行暴走,不仅不再支持人类的生存,而且还不断自我扩建增殖,释放防卫机制

歼灭人类。整个世界变成了无边无际、无数层级的超巨大空荡城市。男主角雾亥(Killy)背负着救世的使命,在废楼死巷之间不停攀升行走,至少应有数千年之久。他有如永恒的流浪者,一直在寻找让人类重夺控制权的基因钥匙。在无止境且战且走的过程中,他穿越了好些挣扎求存的零星聚落,但始终无意落户生根,只有不断向前向上……

英雄的社交距离

有人说,本片的战斗完美体现了《魔鬼终结者》(Terminator)式机器人对决的美学,完全冰冷无情,讲求纯粹的机械效率与暴力破坏,丝毫没有无聊幼稚的造作与作秀感。这话真是一语中的,点出了本片的一大亮点。

然而,“Blame!”的3D画面感,初看之下容易被某些动漫迷排斥。我们如果忍一忍,往下看,却至少会惊叹于它对光线的处理。比如武器的火光,女主角希波进行无线信号

连接时凝现的光环,另一女主角祖露房间里的沉静照明,均是效果奇佳,绝非传统2D画法所能企及。“Blame!”的设定本来也就强调世界的非人性氛围,3D画面些许的不自然和疏离感其实与此相得益彰。

雾亥本身即有如疏离感的化身。从一开始,从伤痕累累的外表到异于常人的气质和体质,他就让人感觉到他已经历了太多太多,绝非任何人所能想象,自然也就谈不上搭建同感同理的心灵桥梁。他沉默得有时令人生气,永远不哭不笑不怒不恼。他仿佛心中只有不变的使命,丝毫不会关心别人或别的事物;但我们很快就会跟祖露一同发现,他骨子里终究是个热心而坚忍的真汉子、真英雄。

走不进去的心

到头来,本片给老吴印象最深刻的,让老吴忍不住重看几遍的,正是这一点,也就是上文所说的惊喜元素。这一元素就是与残酷硬冷的机械世界互为反差,为原著所没有的少女内心之细腻感受。

这份感受在剧中并没有明说,只有点到为止的些微表现,借着高妙的适时点染,显得特别晶莹剔透。祖露的少女情怀经过一再的转折,深知自己心生欣赏之情,但又逐渐意识到:“我很想跟你站在一起,一同前行;但你真的属于完全不一样的层次,我永远不可能走进你的世界,只能当被你拯救的小女子。”

这份落寞感最终只能掺合颤抖的忧伤、担心和感激,牵绊终生。在此不怕承认:老吴看到结尾是跟祖露一起落泪的。因为这个雾亥确实宏伟遥远而令人拜服。看着他无言的背影,我们只想默默祝福这位无限孤独的探寻者,祝福他最终能获其所求,为苍生开启光明。

到头来“Blame!”所要高举的,是可贵的“希望”,是人在比自己巨大得多的问题中间长年孜孜开凿出路的过程。一个人即使无力擎天撼地,至少也该像祖露那样懂得感激英雄,在危难中极尽一己之所能支持英雄救世。

当值得英雄去拯救的对象,无憾无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