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后”惠英红:拍鬼片比当打女轻松

惠英红拍鬼片的经验丰富,故有“鬼后”称号。(互联网)
惠英红拍鬼片的经验丰富,故有“鬼后”称号。(互联网)

字体大小:

演过数部惊悚电影却没演过鬼,惠英红解释:因为鬼戏份少!

香港影后惠英红拍鬼片的经验丰富,因此有“鬼后”称号。红姐日前为惊悚片《绑灵》接受《联合晚报》访问,问她当“鬼后”是否比当“打女”轻松,她不假思索答:“拍鬼片很轻松的!我拍过很多部,可我都不是‘鬼’,演的都是很有故事的人,跟着角色故事去演绎就好。”

一身正气的红姐,除了在2011年版本的《倩女幽魂》演“树妖姥姥”,就无人找她演鬼怪。她笑说:“我演过的恐怖片,最恐怖的情节都放在我的角色上。通常一部鬼片,鬼的戏份不多,对吧?要我去演鬼,只能是客串了!”

20200515_showbiz-hui-02_Small.jpg
问惠英红当“鬼后”是否比当“打女”轻松,她不假思索答:拍鬼片很轻松的!(互联网)

红姐分享,惊悚片的片场,一点都不恐怖,灯打得很亮,剧组的人很多,“我相信有灵魂有鬼,但我没有触动它们,也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基本上没有心理压力。”

疫情期间,红姐认为居家观看惊悚片是不错的选择,“任何戏种对观众来说都是很好的,一天的时间除了煮煮菜吃吃饭,其他时间要不看电视,要不看电影,如果有像《绑灵》这么刺激的电影,看看也挺好的。”

香港放宽冠病防疫措施前,红姐已居家两个月,这期间最大的支出是随选电影费用,“哈哈!每次收费32港元(约6新元),看了不少新电影。”

20200515_showbiz-hui-03_Medium.jpg
惠英红在《绑灵》中饰演一名失去女儿的母亲。(档案照)

还清‘戏债’后 将去支持武汉人

红姐接受本报访问隔天,为无线新剧《刑侦日记》开工。她说,有鉴于疫情措施,暂不拍外景,先拍室内场景。

疫情爆发后,红姐有多项工作计划被迫延后,她下半年得把这些“戏债”还清,之后放长假旅行,首站赴中国武汉。

她说:“去支持武汉人,去消费,他们经历了很多事情(指疫情),我觉得他们都是英雄。就算不能去很多地方,我也会先去武汉。”

10年来看事情淡泊 没以前那么拼了

红姐今年2月步入花甲之年,在疫情下悄悄度过生日,“当时只想着疫情怎么办,武汉怎么办,香港怎么办。生日每年都有,不怎么重视生日。”

请红姐分享十年间的个人转变,她言谈间流露淡看浮云散,潇洒天地间的心态。她说:“思维更成熟了,看事情淡泊了,没以前那么拼搏,没那么辛苦,选择的权利也比较大了。”

她认为,现阶段处于感恩、稳定、有安全感的状态,“很多事情不是说你努力或有理想就必然得到的。我很努力,我有很多理想,而上天给了我这个缘分和成就,所以感恩。我日后会偷懒吗?不会。机会给了我,我就要把这个机会运用到最大。”
本地观众可在明天(16日)晚上9时,通过新电信CAST手机应用免费观看《绑灵》。新电信电视订户也可从17日起,透过cHK香港台自选服务(新电信电视510频道)随时观看此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